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暴戾太子总在装可怜在线阅读 - 第275章 只能相信穆歆

第275章 只能相信穆歆

        “张术!你到底让不让!”宁国公将刀架在了张统领的脖子上。

        原本已经冷静了半天,排排站等着洪熙帝召唤的大臣们,在看到太极殿方向有火光时,全都慌了神。

        三皇子因为德行有失被软禁在宫内,六皇子又不见踪影。

        别是这二位在里面打架,把太极殿给烧了吧?

        庞老将军又开始拉扯穆老太爷,努力用气音大吼:“快看!宫里着火了!到底怎么回事?”

        穆老太爷被喷得一耳朵口水,嫌弃地掏出手帕擦了擦:“太子不急,急死太监。”

        这句话的音量不高不低,在嘈杂的环境中,只有周边的一群人听得清。

        罗绍下意识看向神色未变的太子殿下,耳边又传来顾相的大呼小叫,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顾相今日的表现,过于浮夸了。

        “陛下有令,非召不得进宫。”张统领依旧是冷着脸,重复最开始的话。

        卫二老爷半是劝半是哄的将宁国公持刀的手挪开:“国公爷消消气,那点小火星,不是马上就灭了吗?”

        “再说这方向,诸位分辨不出来吗?那就是御花园边上,离陛下远得很。”

        连最擅长和稀泥的大理寺卿宋大人都忍不住了:“卫大人,你我不知宫里到底发生什么,你为何总要拦着?”

        “是啊,卫大人今日所谓,着实令人不解。”刑部尚书怀疑地审视着卫二老爷,“除非,卫大人早就知晓内里乾坤。”

        “别废话了,都往里冲,不信这帮兵痞子真敢动手!”一个御史振臂一呼,其他御史台的人纷纷响应。

        顾相见势不妙,大喊一声:“陛下,微臣前来护驾了!”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冲到了最前方,冲卫二老爷挤了个眼神。

        卫二老爷会意,立即用了巧劲将顾相制服,对着文弱的大臣们喝道:“都不准动,再动休怪本官不客气!”

        顾相......

        罗绍......

        众大臣......

        他们跟顾相很熟吗?

        为什么要用一个糟老头,来威胁他们?

        在场数百人像是被点了哑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连顾莫卿都尴尬地捂住了脸。

        “各位大人让一下,宴指挥使来了。”

        褚承泽开口说了到场后的第一句话,翻身下马。

        挤成一团的御史们闻言立即退下两边,既是对太子殿下表示尊重,也是怕被宴翎抓到小辫子。

        自锦衣卫成立以来,被整治得最惨的,就是喜欢聚在一起说人话坏的御史们。

        虽然御史不因言获罪,但宴翎面无表情地在大朝会上复述某些言语时,那滋味,比挨板子还让他们难受。

        “卑职叩见太子殿下,陛下有请。”宴翎似是没看到现场的一片狼藉,端正地行礼。

        不等其他人有异议,宴翎又点了二十三人的名字。

        这份名单不偏不倚,恰好囊括了不同立场的文武大臣,勋贵世家和皇亲外戚。

        在场都是朝廷的老狐狸,瞬间就放下心来,洪熙帝肯定没有大碍。

        否则不管是谁把这群人叫进去,都能把狗脑子都打出来。

        然而,洪熙帝的确有大碍,只是外表看不出来。

        在得知穆歆将怀虚道长的尸体提溜出通天塔时,洪熙帝气得吐出了一口血。

        “恭喜陛下,这口血吐出来是好事啊!”张太医提心吊胆了大半天,总算能报个喜,“郁结于心才是大忌。”

        “陛下,可有觉得胸口顺畅了些?”

        “快,端一碗燕窝来给陛下漱口,再将那枚九转救心丸化水。”

        因为袁公公被押入了天牢,整个太极殿的宫人再次被集体押入慎刑司,一时间没有贴身伺候的人可用。

        张太医带着自己的徒弟,兼任了大内主管和贴身宫女。

        “闭嘴。”洪熙帝满心烦躁,被吵得头疼。

        “陛下,宁远郡主求见。”

        “宣。”

        穆歆臭着脸进来,草草行礼后,就替洪熙帝下针。

        其实她根本不用扎那么多,主要是不想让半疯不疯的人耽误事。结果还是没赶上,白跑一趟通天塔。

        “怀虚道长是怎么死的?”洪熙帝如今看着穆歆,心情很是微妙。

        上一次,在祈明坛上看到穆歆冲来后,洪熙帝就失去了意识,也因此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这一次,洪熙帝意识是混乱的,眼睛却能看到穆歆的动作,只是太快了,根本看不清她是怎么夺走刀又将他按在椅子上。

        只记得分筋错骨般的钝痛,传遍全身后,就清醒过来了。

        穆歆用武力向他展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如果穆歆想弑君,随时可以做到。

        没等洪熙帝质问穆歆是如何闯进太极殿,为何要动手时,就被迎头泼了大一桶冰水。

        虽然事后穆歆给出了解释,说若不及时让头降温,会彻底变成疯子。

        但在场的几人,包括替穆歆担保的张太医和执行泼水任务的宴翎,都不确定这是不是穆歆的虚假说辞。

        洪熙帝被浇得浑身冰凉,然而紧接着,宴翎禀报的事,比冰水还要寒冷上万倍。

        洪熙帝怀疑过许多人,却没想到亲生母亲会捅上最狠的一刀。

        洪熙帝承认,他始终对穆歆心怀警惕,也不愿重用女子。但疑心真正压过理智,还是在永寿宫睡了一觉以后。

        至此以后,每一个决策,都失去了洪熙帝以往的洞察力,一步步滑向深渊。

        事到如今,洪熙帝唯一能相信的,竟只有身为医者的穆歆。

        身为帝王,洪熙帝天然就需要警惕所有人,审视所有话语,怀疑所有动机。

        现在,最值得怀疑的,反而是怀疑本身。

        这种悖论,让洪熙帝想不出对策。

        “自杀。直接喝了一坛涅槃水,顶级奢侈的死法。”穆歆刚看到时,甚至下意识换算了一下。

        在西域的黑市上,那一坛的价值,足够一个县的人吃一年冒尖的白米饭了。

        洪熙帝闻言却是面黑如炭:“噬心膏的毒性,不是只作用于人心吗?”

        “那是点燃的时候,喝进去的毒性有多强,陛下应该深有感悟。”

        “放肆!”张太医被吓得跳了起来,指着穆歆呵斥道,“宁远郡主,不准对陛下不敬!”

        穆歆一言难尽地转向张太医,这老头,当大内总管还挺入戏。

        “还不向陛下认错?”张太医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急得一头汗。

        “臣女心直口快,还请陛下恕罪。”穆歆无奈,只得敷衍下一惊一乍的张太医。

        这就是被皇权压迫惯了的太医,换了老药王在场,只会夸穆歆说得好。洪熙帝这种疑心重又刚愎自用的病患,不就是当代蔡恒公么。

        得亏穆歆这位扁鹊会的不仅是医术,否则洪熙帝就是能恢复神智,也会一步步走向怀虚道长的死法。

        单凭人的意志力,无法抵抗摧毁心智的毒药。

        洪熙帝并未动怒,他今日受到的冲击够大了,根本不在意这种冒犯。

        他的至亲,枕边人,心腹,是真的很想让他死。

        深吸一口气,洪熙帝平缓了下翻腾的心绪,沉声道:“让人进来,替朕更衣。”

        穆歆退到殿外,远远就看到了褚承泽的身影,笑着招了招手,一派悠闲自得的模样。

        褚承泽桃花眼映出暖意,露出了浅浅的酒窝,也招了招手。

        紧随其后的顾相只觉得错日重现,牙又酸了。

        两位祖宗,注意下场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