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委婉提醒一下

第六百五十四章 委婉提醒一下

        安澜微微皱着眉头,脸色有些不好,只走到了床边,看了一眼陆翌然身上的伤,没有说话。

        “宝贝怎么了?”陆翌然将手机放到了一旁,伸手握住了安澜的手:“怎么出去一趟就不高兴了呢?”

        安澜瞥了陆翌然一眼,心里暗自冷笑着,装,她倒是要看看,他能够装到什么时候。

        安澜在床边坐了下来:“我刚刚将领夹给了陈航……”

        “嗯。”陆翌然点了点头,神情没有丝毫变化:“怎么了?陈航怎么说?”

        “陈航说,陆怀明在那厂房里面放置了干扰器,他们想方设法放置的是录音和视频设备,即便只是单机没有信号没有联网的,也没有录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全都是干扰的白噪音。”

        倒是和他交代的一样。

        陆翌然脸上愈发波澜不惊:“是吗?这也没有办法。”

        “陆怀明本来就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之前我们也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些,带那些东西进去,也不过是想要试一试,这样的结果也并不意外。”

        安澜眯了眯眼:“你们不是有专门的科技公司吗?陈航他们不是技术比时淮他们还要好吗?你们都没有办法破解吗?”

        “宝贝,我们是技术比较先进,可是也只是比较先进而已,还是会受制于一些基本条件的。黑客再厉害,没有网络,能够做的事情也很有限啊。”

        “不过信号干扰器这个东西,我们以后会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应对的办法。”

        还装。

        安澜冷哼一声,既然陆翌然不想让她知道,即便是她已经拿到了录音,陆翌然说不定也还有其他办法阻止。

        不如先将这件事情隐瞒下来,等她先将录音给听完。

        安澜想着,便又低声道:“你这伤口,还要处理多久啊?这些伤口看起来很严重啊,疼不疼啊?”

        “只是看起来吓人而已,其实不怎么疼的。这种程度的疼,都不如我做一次腿部治疗的。”

        安澜紧抿着唇沉默了,心里是说不出的酸涩。

        虽然知道陆翌然其实是想要安慰她,但是她好像,一点也没有被安慰到。

        她突然有些后悔,之前她就知道的,自己对陆翌然的病,以及腿,都是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的。可是她在知道陆翌然想要用她治病之后,却生了很大的气,甚至和陆翌然分开了一段时间。

        陆翌然看着安澜脸色越来越差,忍不住地在心里重新反思了一下自己刚刚说过的那些话,他刚刚,好像也没有说什么不对的话吧?

        为何安澜竟然是这样的反应。

        “是真的没有那么疼。”陆翌然眨了眨眼:“不过如果宝贝心疼我的话,可以来亲亲我,就当是给我的安慰好了。”

        “叮”地一声响,是医生险些打翻了碘伏瓶子的声音。

        安澜回过神来,才又响起了刚刚在陈航那里看到的消息,只收起了脸上的心疼,冷哼了一声:“那好吧,陆总应该知道的,我向来是相信你的,既然陆爷说不疼,那应该就是不疼了。”

        “我还有一些工作上的突发事情需要处理,待会儿到了清溪镇之后,恐怕没什么时间,我先出去处理处理,陆总今天辛苦了,等会儿陆总上完了药之后,再多休息会儿吧。”

        安澜飞快地将话说完,便转身又出了卧室。

        陆翌然眼中满是诧异和疑惑,只盯着卧室门看了好一会儿:“安澜走了?”

        医生动作一顿,这卧室里只有他和陆翌然两个人,陆翌然应该……是在问他吧?

        “是,安总出去了。”

        陆翌然皱了皱眉,似乎有点不对劲啊。

        陆翌然正想着,手机响了一声。

        陆翌然将手机拿了过来看了一眼,是陈航发来的消息。

        陈航?

        陆翌然微微扬了扬眉,点开了陈航发来的消息。

        陈航:安总怎么没有在里面陪陆爷你处理伤口呢?是刚刚陆爷你和安总……发生什么了吗?

        陆翌然愈发疑惑了起来,他和安澜发生了什么?

        没有啊。

        而且,陈航为什么会这么问?

        陈航的性格他还是十分了解的,是一个十分纯粹的技术性宅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写程序的那种。

        怎么突然关心起他和安澜之间的事情来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陆翌然在心里暗自想着,稍稍琢磨了一下,才回复着:没有啊,怎么了?是安澜看起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陆翌然:她刚刚进来也只是看了看我的伤口,问我伤势如何,我说没什么大事,然后她就似乎有些恼了,就说自己要出去处理公司的事情。

        陆翌然:你说,她是不是因为觉得我在骗她?或者是,因为看见我受伤,所以心疼了?不敢看了?

        陈航收到陆翌然的消息,只默不作声地抬起眼来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安澜,安澜已经将电脑拿了出来,还戴上了耳机。

        他坐在稍稍后面的位置,能够看见安澜面前显示屏上的内容。

        是他之前发过去的录音文件。

        陈航闭了闭眼,有些不忍直视。

        陆爷还完全没有发现安澜这样反常的真正原因,还不知道安澜已经拿到了先前厂房内的录音文件。

        他应该怎么……委婉的提醒一下呢?

        必须要委婉,不能够太过明显,不然,以安澜的聪明,肯定立马就能够猜到,是他告诉了陆翌然。

        到时候,他也就还是得罪了安澜。

        陈航又看了一眼安澜,安澜已经在播放录音文件了,脸色十分的不好。

        陈航低头打字:安总脸色不是太好,一出来就戴上了耳机,好像在听什么。

        陆翌然:嗯,她说是公司的紧急事情,应该是和人开语音会议吧?

        “……”

        陈航捏了捏鼻梁,他是不是暗示得有些太过不明显了?太委婉了?

        或者……

        陈航垂下眼,他如果能够让陆翌然出来,应该就能够拖延拖延时间了。

        先拖延时间,再想办法。

        陈航:陆爷你的伤口处理好了吗?安总看起来心情不是太好的样子,你什么时候处理好伤口出来呢?

        陆翌然:等等吧,她既然在开语音会议,我也不好打扰。而且她也需要缓冲一下,她本来就是因为看到我的伤才生气了,我如果现在出去,她就又会想到这件事情,也很难平静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