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其他小说 - 从龙女仆开始的旅行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一段过去与肉包晚饭

第九章 一段过去与肉包晚饭

        休息日。

        谷方仰躺在地板上。

        他的精神有些疲惫,整个人(龙)仿佛浮在水中,感觉有些无力的同时又在往下垂。

        今天,他一个人(龙)。

        本来小林邀请了他,但他以想自己休息为由拒绝。

        来到这里,不知不觉已过去一些时光。

        谷方拿起笔,他朝上划过,棕色深衣的衣袍抖动。

        到今日,环玉已几岁了?

        谷方想起女童,他侧过身,托起头来。

        耳旁的发丝轻掠起,而后垂下。

        环玉有两个年纪。

        一个是很长的,到谷方现在到达年月的年纪,另一个,则是……

        “六十四岁。”谷方轻声道。

        他抬起低垂的眼眸,黯淡,也空洞。

        似乎,他的思绪又跨越了岁月,抵达某处。

        ……

        谷方走在一条街上。

        街道内行人满贯,人声嘈杂,不时传来叫卖声。

        “快来看啊,鲜出笼的肉包。”

        “您看这手饰可是与小姐您十分相衬呢!”

        “走过路过,不妨来此瞧上一眼!”

        “……”

        商贩,路人,农夫,富有人,自然,也少不了乞丐。

        就比如,此时被他揪住后襟的小乞丐。

        他手里,还紧攥着一串铜钱。这串钱,先前挂在谷方腰间。

        路人倒有注意到这情况的,但也只是看过几眼便离去了。

        “你?”谷方看着小乞丐,似乎是个小子,脸上乌黑,还带有干却的泥泞。

        小乞丐紧闭着眼,怯怯地抖着身子,但双手依旧紧攥铜钱,肚子一阵又一阵“咕噜”道。

        “想吃饭吗?”谷方问道。

        “……对不……诶?!”小乞丐睁大了眼。

        ……

        一处饭馆内。

        “客人,可是要点些什么?”小二在谷方身询问。

        虽然这位领着一位乞丐,但他面貌俊美异常,雪白的发丝也让人着实惊奇。

        不过,自己刚才怎未注意这位特别的客人?

        小二有些疑虑,但不论怎样,他注意到谷方的着衣,虽色调朴素,然做工精良,边角的缝制更是细腻。

        据他多年观察,这客人必是富贵人家子弟,那小费自然……

        “来一笼肉包。”谷方道。

        “得嘞!”小二连忙去备。

        小乞丐低着头,没敢看谷方,他现在坐立不安。

        他不知道谷方是否有什么目的,但谷方说的话又仿佛粘蜜的毒,将他牢锢。

        恍惚间,似乎已闻见热气蒸腾的肉包香了……

        “你不吃吗?”谷方问。

        诶?!是真的已经拿上来了!!

        小乞丐瞪大眼,口水止不住流,他双手各拿一个肉包,顾不上手的肮脏和肉包的烫手,左右开工,狼吞虎咽。

        “慢点吧。”谷方轻笑,他看见小乞丐因肉包的烫嘴而伸舌,也看见他因吃得过急而险些翻起白眼。

        “再来碗汤。”

        “马上就来!”

        汤一端来,小乞丐便立马狂饮。

        “咳咳!”他捶了捶胸,松出口气来。似乎终于将噎着的咽下。

        “可吃饱了?”

        “……饱了。”小乞丐虽有些不舍地看向店里,但最终还是低低道,两眼极细微地观察谷方神色。

        世上从未有天上掉下馅饼的好事,他还是知道的。

        那么,这人是为何……难不成,这人是看出来了?不会吧!

        他怔了怔,瞪大眼看谷方。

        而谷方先他一步,开口,“再来一笼。”

        诶?!真的,看出来了?!!

        肉包端上来。

        小乞丐一边紧盯着谷方,一边用控制不住的手颤巍巍地拿肉包。

        谷方看向他,他身体一僵,心底生出凉意。

        谷方移开脸,他加快吃速,脸都想埋进包里。

        甚至,连谷方付钱了都不知道。

        小二开心地握住谷方一把递来的铜钱。

        但他并未立即摊开,因为他想要个惊喜。

        “我要走了。”谷方看着弓起身的小乞丐。

        “……嗯?!”不顾嘴里塞满肉包而说话吞吐不清的小乞丐那眼中的讶然,谷方走出店。

        “……”小乞丐看着谷方的背影,又看了看眼前仅剩的一个肉包。

        他咬咬牙,拿起肉包追了上去。

        店内,小二摊手,他已细数两遍,分文不差。

        对,分文不差,正好是点饭的钱,但这意味着……他,没有小费。

        ……

        谷方离开人群,自然已注意到身后的身影。

        但他并不在意,再过两三日,那孩子自会离去。

        谷方又走进一处林间。

        小乞丐喘着气,肉包揣在怀里,他看着谷方走进林间。

        说实话,他已经腿软。

        但他摸了摸怀中的肉包,还是选择咬牙走去。

        肉包给他后,我就走。

        ……

        三日后。

        谷方走在一处山谷间。

        身后数十米处,极轻微的声响响起,谷方停步。

        他扭过头。实在没想到,哪怕他已放缓脚步,但三日里不眠不休,也确是超出常人。

        谷方走到小乞丐身旁,准备扶他。

        哦。是个女乞丐。

        谷方神色不变,他转向扶上小乞丐后背。

        嗯?谷方低头。

        小乞丐抓住他的手,嘴里道:“……肉……肉……肉!”

        小乞丐晕去。

        肉?什么肉?

        谷方皱眉。

        ……

        山谷下,一处溪旁。

        小乞丐悠悠醒来,但一睁眼,她就紧张地连忙起身,看见谷方,她连忙伸手入怀。

        肉包被她拿出。

        但已不见昔日鲜嫩模样。

        肉包的包皮开裂,乌黑的色泽上泛点点青色,肉馅露出,可能是她之前倒地的缘故,皮与馅上均沾染了灰土。

        “……呜。”小乞丐咬紧双唇,强忍住眼眶中的泪。

        “已经……不能吃了。”她看向谷方。

        “你想给我吃的?”谷方问道。

        “嗯!”又一股强烈的情绪袭来,小乞丐点头,声音透着委屈。

        “谢了。”谷方夺去她手上的肉包,大口大口吃着。

        吃完,谷方看向小乞丐,她睁大双眼,仿佛失神道:“你……吃……吃完了……吃完……”

        “……你不显它脏吗?”

        “但很好吃。”

        “……呜……呜嗯。”小乞丐点头,有些哭腔。

        “有地方回吗?”谷方问。

        “……回去哪儿?”小乞丐回问,她又低下头。

        “那……愿意跟我一起吗?”谷方问道。

        “………………嗯!”

        在沉默后又沉默后,小乞丐抱住谷方,点着头,泪水再忍不住,缓缓流下。

        停一会儿,她离开谷方,看见谷方衣上的淡淡灰痕,她连忙跑去溪边洗脸。

        再来到谷方面前,恍若两人。

        小乞丐静静站在谷方面前,一声不吭,但眼睛紧张地看向谷方。

        “很好看。”谷方轻笑点头。

        ……呼!小乞丐心里松了口气。

        “你有名字吗?”谷方问道。

        “……有,环玉,秦环玉,爹娘取的……”说到爹娘,秦环玉眼眸有些黯淡。

        “……环玉。”

        “嗯!”

        “该走了,在一个地方不该久留。”谷方轻拍环玉右肩。

        “……好的。”

        这次,两人同行,背影渐渐远去。

        偷偷看向谷方,环玉不由的轻轻笑了。

        ……

        谷方起身,推开房门。

        他向外看,小林和托尔已回。

        待到小林上楼。

        谷方看向小林,“知道肉包吗?”

        “诶?”小林有些疑惑,她想起谷方先前做的饭菜,试问,“是中式的那种吗?”

        “嗯,想吃吗?”

        “诶,那当然!”虽然还不太清楚,她此前也不怎么对肉包感兴趣,但吃谷方做的饭确实享受。

        “买肉了吗?”谷方看向托尔。

        “啊,买了点,怎么了?”托尔问道。

        “今晚,我帮忙做饭。”

        “诶,那谢谢谷方了!”小林道。

        ……

        晚间。

        一人三龙再次围桌。

        “这个肉包看起来跟我以前吃的不太一样诶!”托尔用筷子戳了戳。

        “闻起来好香,谷方,不得了~”

        康娜看向谷方道。

        “诶,先安静下吧。”小林说,她看了看三龙,“那么,要准备说了哦。”

        “我开动了!×3”

        “……”

        肉包的争斗十分激烈,康娜与托尔一直争斗不停。

        小林揭开啤酒,视线瞥过谷方。

        她停住了。

        诶?!谷方,似乎笑了!

        她放下啤酒,正视去。

        谷方面色如常。

        嘛,应该是我看错了吧……小林重新拿起啤酒。

        谷方瞥向窗外。

        夜晚的月光透过窗微微照进,有些冰冷,但在室内,也柔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