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其他小说 - 从龙女仆开始的旅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茶后的旧友与工作找寻

第三十六章 茶后的旧友与工作找寻

        “嗯哼!!——”

        “唔!!——”

        在偶遇的谷方与小林面前,艾露玛与托尔四目怒对。

        “……谷方,你不管管艾露玛吗?她们两个总是一碰面就这样啊……”小林无奈地看向谷方。

        “你管托尔吗?”谷方回问。

        “……呃,那不是托尔她不听吗……”

        “艾露玛也不听。”

        “啊……那就没办法止住她俩了,毕竟从以前开始就总是打打杀杀的吧……”小林叹气。

        “嗯?不是的哦,小林。我和这家伙以前只是关系不好而已。”听见小林的话,托尔收回对艾露玛的怒视,走至小林身前认真道。

        “是的,至少我们刚认识时没有过。”艾露玛点头,走回谷方身旁,顺手想夺去谷方手上的汉堡。

        “……”谷方躲开,稍低头,看着艾露玛。

        她渐鼓起的小脸上带着疑惑与委屈,“谷方~你这不是给我买的嘛!!~呜~”

        “……不……”谷方话未毕,艾露玛已双手带囗扑向汉堡。

        “谷方,哼哼,拿来吧你!~”艾露玛紧抓汉堡向胸前袭去,见状,谷方松手。

        “……嗯……”

        “嗯?谷方,你说什么?~啊呜~好吃!”艾露玛先咬一口,又得意着小脸向谷方面前轻晃汉堡,这是她对谷方上次的报复。

        “想吃吗?~~给,只要你能……诶?我汉堡呢?!”艾露玛手向突然一空,她瞪大眼看向谷方。

        “啊……”只一眼,艾露玛的神情便呆滞了。

        她看到了什么?!!

        谷方手上的汉堡刚才还是大半,此时却只余一小块,还是她吃过的部分。

        “呜……呜~呜哇!!!~谷方,你赔我汉堡!!~”艾露玛朝谷方扑来,还不忘张口将谷方手上的汉堡吃去,“呜!……”

        艾露玛含住谷方的手指,牙齿轻咬,一脸凶狠表情地抬头看着谷方。

        “……还有的。”谷方看着艾露玛,缓缓从包中拿出一块汉堡。

        “……诶?!唔~谷方,我就知道你还是对我好的!!~”艾露玛忙松手,一脸笑意,轻摇谷方右手。

        “……”谷方无话。

        “……呃,我现在很后悔认识艾露玛这家伙,她实在傻得无可救药。”托尔扶额。

        “……嗯。”小林很罕见地同意了托尔的话。

        “啊,对了,托尔。那你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小林转头看着托尔,有些好奇。

        “嗯……经小林你这么一说,我想想……好像是有些奇怪的展开吧?”托尔歪了歪头。

        “那时候,我独自走在人类的城市中……”

        “等等再说吧,托尔。谷方和艾露玛已向走了。”小林向前指了指

        “诶?!为什么呢,谷方?”托尔向谷方问道。

        “先寻坐处。”谷方扭头。

        “是啊,你是不是想呆站着像一头傻龙一样讲故事呢,托尔?”

        “你别说我,也不知道谁还曾自称‘圣海之巫女’呢?~略——”

        “诶,这有问题吗?我感觉还蛮好听呢,你说是吧,谷方?”

        “不是。”

        “嗯,谷方就是会……诶,不是!你刚刚说什么了!谷方!~唔!!~”艾露玛脸庞渐红。

        “……”谷方揉了揉艾露玛的脸颊,让她安静坐下。

        “讲吧。”谷方看向已落座的四人中的托尔。

        “……好吧,”托尔嘴角抽了抽,无语地看着艾露玛,脸上是一阵不屑。

        艾露玛这家伙,就是不像话,一揉就软了,真逊!……不像我,回家后我就要让小林一直揉!!~哎嘿嘿~

        “嗯?托尔,你怎么了吗?”小林看向傻笑的托尔。

        “啊……没什么!那,咳,那么我讲了!嗯,在那时候……”

        托尔缓缓讲述,艾露玛吃着汉堡还不忘向她抱怨,小林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谷方静静看着她们,轻轻端起茶杯。

        杯中是他自带的茶叶,沏开后,淡香轻逸。

        微风拂过谷方衣袖,袖上白蝶晃动,似有了生息。

        “谷方……”

        “怎么?”

        “我有些羡慕她们了……虽说总在吵闹,却最终会磨合互解,仔细想想,这也算是亲密的象征吧……我倒是希望我们,以后也能成为像她们这样的朋友呢。”小林在谷方耳边小声道。

        “我也希望。”谷方点头。

        朋友……谷方只有几个还在罢了,但也多半不联系。

        ……说起来,那个女人现在怎样?

        谷方脑中忽地浮现一道持枪的凛然身影,那双猩红的眼眸中冷意浮动。

        ……

        谷方走在一处灰暗地域中,四周是数不尽的亡灵,在他前方,是一个持枪的紫发女人。

        谷方是由这人领路的,只因她统辖此处,随她走便可一路省去不少麻烦。

        但这并非女人发善心。

        而是作为两人初次交手的结果,女人才决定为谷方引路。

        赏识强大的人是她的一贯作风。

        谷方看着眼前女性的背影,暗色紧身衣紧勾勒着女性的魅力。

        如果……不是一见面就向谷方缠斗的话,他是会认为女人是女性的。

        ……

        “前方,便是我的住所。外来者啊,报上你的名姓吧。”女人终于在一座冷清的宫殿前止步,转身看向谷方,眼中少有的带着敬意。

        能正面抗下她的技法并让她鲜明地感到生死界限的人可实在太少太少……而且,这人感觉上,竟也奇怪的与她有些相似。

        “谷方。”谷方回道。

        “谷方?好,我记下了。我也会告诉你我的,还请记好了。”

        “好。”谷方点头。

        女人的红眸盯着谷方,“我是,斯卡哈。”

        “嗯。”

        “好,既已知道彼此名姓,那谷方……你,且先随我来吧。”斯卡哈稍有些犹豫。

        “嗯。”谷方跟着斯卡哈走进。

        ……

        “……”于宫殿内,谷方与斯卡哈缓缓坐向一处。

        “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斯卡哈认真看向谷方。

        “什么事?”谷方将茶端起。

        “杀了我。”斯卡哈的语气平淡到如吃饭喝水般。

        “……嗯?”谷方放下茶杯,抬头看向她,“为什么?”

        “我,活得够久了……”

        “……”

        “虽然一切并非我本意,但此身确实已在漫长岁月下变得既非人又非神……而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已经无法死去了。”

        “简要说,我渴望死亡。但不论是美丽的死还是丑陋的死,都拒我而去。死,死亡,对于现在不可触及它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愿望。”

        “……而你,有杀死我的可能!你,我无法预知,亦无法猜测,对于你来我这里的途径,我并不感兴趣。但是,我希望你能……”斯卡哈神情严肃,但语气里却少有的带着些激动。

        “我不想杀人。”谷方低头,轻喝起茶来。

        “可你应该留下一个可能。”

        “可以。”

        “……多谢。”斯卡哈点头,脸色稍微柔和了些。

        “……茶很好喝。”斯卡哈一口将茶饮尽,轻声道。

        “嗯。”谷方缓缓添上。

        “……说来,谷方你是不是也有收过徒弟?我从刚才就有这种感觉。”斯卡哈问向谷方。

        “嗯……但已死去了。”谷方开口,他的声音仿佛在叹息,又像在漠然疏远。

        “是吗……同为人师,我收过的徒弟也早已死去。说来不怕你笑,其实我还曾指望他杀死我呢……”斯卡哈轻声,“但我也悲哀的知道的,他会先我之前不幸死去的事实,终究只是这样的。啊……不幸的死和不幸的预知,这也是诅咒吧……”

        “是吗。”谷方低垂眼眸,他也是目睹了那人的死。

        “可他最后好歹也是个英雄,也许未来能在那里……啊,谷方,你的徒弟呢?”斯卡哈缓缓喝起茶,看着谷方道。

        “他……倒也算是英雄。”谷方想了想。

        “哦?那倒是相似些。不过我的那徒弟却是十足的笨蛋啊……”

        “他也一样的。”

        斯卡哈与谷方一时互看,轻轻碰杯。

        “……嗯?呵呵,你若这样说,那这便有些奇怪了。”

        “确实。”

        “我问问你,你那徒弟,是怎么认识的?就我收的那家伙,一开始可是不长眼睛……”

        “嗯,确实笨。”谷方听着斯卡哈的话,思索着点头。

        “我那徒弟呢,从小便是有些……”谷方徐徐道,斯卡哈认真听。

        “……”

        “最后,我送他出去。”

        “哦?你这听来倒是有趣,可能再多说些?”斯卡哈回道,脸上有些兴趣。

        “嗯。”

        “……”

        “我在这影之国中……”

        “……”

        “嗯,我倒是常漫步。”

        “人们之间的故事?你说说吧……”

        “……”

        随着时去,两人渐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在孤独下,面对相似的人,即使是这两人,也终是会敞开些许内心的。

        ……

        “……”谷方倒茶的壶中已空,他缓缓看向斯卡哈。

        “我该走了。”

        “嗯,走便走吧。只是,谷方,你我今日一见,便是结有了缘分。”斯卡哈洒然起身,轻笑,“呵呵,今后,希望再见。”

        “嗯。”谷方点头,将茶具收回。

        没有多言,两人背向而行。

        对谷方而言,这里永只是他暂时的歇处。

        对斯卡哈而言,也只是多上一个念想。

        但不论怎样,两个老态的“年轻人”也终是结下缘分,在闲暇时偶尔想起对方。

        也许,会在未来的某处再遇也说不定……

        ……

        谷方缓将茶递至嘴边。

        身旁的艾露玛与托尔吵累,靠在椅上稍歇。

        托尔一直盯着她。

        “你看你,托尔!就是你一直总爱找我的事,挑我的毛病,我说啊……”

        “嗯?艾露玛你这家伙反倒怪我,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举动,亏你还是调和派……”

        “……呃。”小林无语地看向两龙,争吵已至少持续十分钟。

        “……”

        谷方喝着茶,顺便咬了口汉堡。

        ……

        “伊露露,你来这里除了吃就会睡吗?!”艾露玛俯视着地下的伊露露,挑了挑眉。

        “不,你说错了,艾露玛。”

        “嗯?哪里错了?”

        “我,还会玩呢!”伊露露脸上带着一抹骄傲。

        ……呃,你这还值得说?

        “再说了,艾露玛,谷方也还没说过我什么,你为什么说我?”

        那当然是因为,你跟我抢……啊,不,不对!!!!我,我没那么想!!

        “咳,那当然是因为……因为,呃……嗯,对,伊露露你现在无业!”艾露玛左拳捶右手掌心,终于编出理由。

        “……无业?”

        “现在是谷方在提供你的吃住,但这并不是办法,你看我!”艾露玛托胸,神气地看向伊露露。

        “呵~”伊露露只轻蔑笑起来。

        她都不用托,只需晃晃就可以碾压艾露玛。

        “……唔!!~我不是让你看那个啦,伊露露!~”

        “哦。”伊露露又晃了晃。

        “唔!!”艾露玛开始瞪眼。

        ……

        “……怎么了?”谷方进屋,只见两龙对峙。

        “没什么,谷方。”伊露露低头。

        “有的哦,谷方!~伊露露需要工作!!”

        “工作?”

        “嗯……谷方,我确实应该找个工作,不该总依赖你的。”伊露露看向谷方。

        “……”谷方轻轻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