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其他小说 - 从龙女仆开始的旅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团子后的话题与来客请求

第三十九章 团子后的话题与来客请求

        “呐,谷方,你吃不吃?这个味道超级棒的诶!~”艾露玛在谷方身前扭头,伸来一串团子,串上只余一个,而左手上已挽挂三个大袋。

        “……”

        谷方手上也提有两个袋,里面皆是食材,在原先,他是想让艾露玛帮提的。

        “嗯?谷方你不吃吗?~”艾露玛眨眼。

        “嗯……”谷方缓缓张口,正待咬下,却忽被艾露玛凑近,一阵香气袭来。

        团子隔在两人嘴前,呼吸的热气于两龙脸庞上互拂,艾露玛看着谷方,眼眸中带有柔意。

        “啊~”艾露玛咬下团子的一半。

        “……”谷方看着探回头,咀嚼着的艾露玛。

        “唔嗯!~”艾露玛看了看谷方,她虽脸上泛红,却也满意地笑起来,“好吃吗,谷方?~”

        “……嗯。”谷方咀嚼着,轻点头。

        “那,你还想再吃吗?~”艾露玛微笑道。

        “不用。”谷方摇头。

        “……切!”忽一道女声响起,艾露玛看去,只见托尔在一站静看。

        “真没想到啊,艾露玛!~你这家伙!!”托尔惊讶地指着艾露玛。

        “诶……我,我……怎么了吗……”艾露玛看着托尔的表情,又瞥了瞥谷方,不觉便低头小声道。

        我……我在刚才,可没有想亲的谷方的想法哦!!真的!千真万确的那种!

        想着,艾露玛又向谷方稍瞥去,视线却定格在谷方嘴唇上。

        那个软软的,热热的,又稍带甜味的,我才不想呢,虽说确实感觉……诶?!不是,等等!!我怎么想起来了啊?!!!!

        总,总之!请相信我!至少我感觉自己真没想过的来着……艾露玛忙看向托尔。

        盯——

        “唔!~~”艾露玛慌忙双手羞捂红脸,头上蒸气徐徐升腾。

        “嗯……我话还没说完呢……而且,你还买这么多吃的?”托尔看向艾露玛小臂上的三个大袋。

        “……要,要你管我?托尔!”艾露玛缓缓移开双手,却仍低着头,不敢看谷方。

        “你没感觉自己像头猪吗?吃这么多?”托尔朝艾露玛撇了撇嘴。

        “我才不是猪!~”艾露玛瞪眼,“而且,它们都很好吃啊!”

        “哦~那你就不怕再这样下去,谷方嫌弃你吗?”托尔又看向一旁的谷方。

        “诶?那……”艾露玛瞬间睁大双眼,僵扭过头,“谷……谷方,你……你嫌弃……我吗?!”

        “……”谷方看了看她,扭过脸来。

        “谷方,不是吧……”艾露玛张大嘴,一脸不敢置信。

        “……”谷方又转过身,而后向一旁走去。

        “啊……啊!!呜!!~谷方你嫌弃我了!~呜哇!~”看着谷方走开,艾露玛眼中泛起泪花,委屈地低下头。

        地上谷方的影子她看得清楚,可它却在渐远去。

        “不要……”艾露玛低声道。

        “……不要!~不要走啊,谷方!~”艾露玛抬起哭脸,向谷方伸手,“不要嫌弃我嘛!~我以后会少吃的,也不会长胖,我还会很听话,不发脾气,所以,不要啦!~谷方……”

        “嗯……唔?”艾露玛睁大眼,看着抵在嘴前的团子,谷方已走来,在眼前拿着它。

        “……呜~呜~”艾露玛抽泣着,紧看谷方双眼,“你不嫌弃我了吗?~”

        “不嫌弃。”谷方将团子递进艾露玛张开的口中。

        “好吃?”谷方问道。

        “……唔,嗯!好吃,好吃!~”艾露玛连忙点头笑道,“谷方给我的最好吃了!!~嘿嘿~”

        说罢,她抱住谷方傻笑起来。

        “……”

        一旁的托尔静静的不说话,只暗暗握紧拳头。

        你们!你们两个!真的是!!……给我想了个好点子啊!!~我决定了!回去我也要让小林喂我!!~

        “老板,给我十串团子!”托尔小跑至店铺前。

        “好的哦。”

        家中的小林忽地打了个喷嚏,疑惑地左右看了看。

        ……

        “啊,对了,谷方你们两个是也常睡觉的吗?”托尔收起团子,转身问道。

        “嗯……这倒是,我现在在模仿人类的生活作息,每晚都睡的。”艾露玛点头。

        “……那,谷方呢?你为什么睡觉?”托尔看向谷方。

        “……只是累了。”谷方轻声道。

        他在一路上看得累了,走得累了,也……有些心累了。

        不顾谷方本身的意愿,世间一切皆在前行,同时又推着谷方前行,在虚幻的道路中留下一片注定蚀去的足迹。

        “累了?人似乎确实是因为累才睡的呢,但我究竟是为什么……”托尔低头思索。

        “嘛,算了,总之,谢谢谷方你的回答。”托尔抬头向谷方道谢。

        “嗯。”谷方点头。

        “嗯……诶?托尔,我的呢?我也回答你了啊!~”艾露玛鼓脸。

        “你的回答没什么用,笨猪。”托尔摆了摆手,向前走去。

        “诶?笨猪?!”

        “就是,而且你身上的两斤肉在那边那家肉铺也最多只值八十八日元。”

        “别变着法损我啊,托尔!~”艾露玛大叫,“而且,就算是那样,谷方也是会买下来的哦!哼哼!~”

        “……”谷方看着艾露玛莫名骄傲的神情,选择默不作声。

        他缓缓将团子递到艾露玛嘴前,艾露玛瞬间止话,专注于吃团子了。

        她鼓起的脸颊上,双眼眯起。

        “真好吃啊!~”

        ……

        夜色拉起帷幕。

        艾露玛在沙发上葛优躺,伊露露则玩着游戏。

        谷方稍看两龙后,着一袭墨黑深衣走至窗前。

        视线中的灯火点点,虫鸣入耳,晚风悄掠来。

        “……”谷方单手支起下鄂。

        睡觉……虽说是人未死去的行为,却也是人死去后的行为,只不过,不会醒来了。

        谷方睡觉,在现在也只是为了回念。

        念故人故景,忆旧事昔年。

        ……

        “呜~师父,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困吗?”环玉在谷方膝上打了哈欠,问道。

        “为什么?”

        “因为有师父你陪着我呢!~”环玉轻笑,“我现在很庆幸能遇见师父你呢!~可是,我又时常会想,如果我没遇见师父你的话……”

        “我现在,会怎样呢?”环玉抬头看着谷方。

        “……”

        “呵呵,我是知道的哦,师父。我肯定,是会死的……可能饿死,可能冻死,或被坏人捉住卖掉,在某些地方生不如死吧……”环玉的身体有些轻颤。

        “所以,在没遇到师父前,我都没怎么睡过,导致脑子都糊了,等肚中饥饿难忍后,竟想到偷钱那种事……”环玉摇了摇头。

        “不过,也多亏当时糊了脑子,我才遇上师父你呢!~”环玉笑着合上眼。

        “嗯。”谷方顺了顺环玉发丝,轻轻摸头。

        天上星光点点,夜色浓稠如墨,四周虫鸣不止。

        “……可是,这世间像我这般的人料然有许多,而大多,是没有我幸运的……”环玉声音低沉。

        “师父……你说过的,荆师兄是为天下太平而死的,对吧?”

        “……是。”谷方点头。

        “可现在的天下,却又是一片乱啊……”环玉迷糊地看向谷方眼眸,“师父……您可知道太平的时候?”

        “快了。”

        “是吗?若到那时,嗯~,我想好了,那时我首先就要师父一起去看看世间真正的繁华,再后来就一起,一起……呼,嘿嘿……”正说着,环玉却是浅浅睡着了。

        “……”谷方轻轻捏了捏她的小脸,嘴角轻扬。

        睡了,便好好歇息。

        “唔嘿嘿,师父……”环玉忽又动了动,脸上不时痴笑。

        “……”谷方默默收手,任晚风拂过,静看邻里灯火。

        ……

        “诶,谷方,你今天怎么扎马尾了?”艾露玛有些好奇地看着谷方。

        “店里需要。”谷方回应,至少店中的大家都这么说,似乎是准备进行某种活动。

        “嗯?是吗?”艾露玛又仔细想了想,她也扎起马尾看了看。

        “嗯……不太行,我果然应该留长发吗?”艾露玛皱眉,她又看向谷方,“谷方,你说怎样?”

        “可以。”

        “我说的是长发啦!~不是我夸自己,长发的我超漂亮的,谷方你到时候可别看呆哦!~”艾露玛颇为自信道。

        “哦。”谷方点头。

        与此,门铃“叮咚”响起。

        “谁来了啊?”艾露玛小跑去开门,先见巨大的伟岸后才看见来人。

        “诶,露科亚?!”

        “嗯,是我哦。我能进来吗?”露科亚礼貌微笑。

        “……呃,是可以进来,但是,有什么事吗?”艾露玛关上门,与露科亚一同进屋。

        “今天,是伟岸(nz)节哦!”

        “哦,是……诶,那个,伟岸(nz)节是什么?”艾露玛疑惑道。

        “伟岸不就是伟岸节吗?伟岸啦,伟岸。”露科亚说着,又托了托自己的伟岸。

        “是父亲节。”谷方缓缓道。

        “不是伟岸吗?父亲?诶,好像也是这么说的,哎呀,我是犯迷糊了吗。”露科亚歪头,伟岸在谷方眼前晃动。

        艾露玛一瞬有些失神,待回神后,内心警铃大响。

        “唔!~”艾露玛忙挡在谷方身前,鼓脸,“所以到底有什么事!”

        “啊拉,别生气哦,我只是想找谷方帮个忙,关于翔太的。”露科亚晃了晃,躬身道。

        “那你就快说嘛!”艾露玛紧盯着她晃动的伟岸,双手向后遮挡谷方双眼。

        “嗯,那就请让我见见谷芳吧。”露科亚微笑着睁眼。

        “谷方不就在这里吗?”艾露玛看了看谷方,向露科亚问道。

        “不,不是‘谷方’,而是‘谷芳’哦。”

        “嗯?”艾露玛脸露迷茫。

        “……”谷方正视向露科亚眼眸。

        “就在刚才,我在小林家,听康娜说了哦。~”

        “翔太他,似乎对‘谷芳’有些好感呢!~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是开心极了!~”露科亚笑容格外灿烂,“你说是吧,谷方?不,谷芳?~”

        “……”谷方默默端起桌上茶杯,顺势牵起一旁刚现身的谷芳,一齐看向露科亚。

        “……嗯?”艾露玛的豆豆眼不停左右回看,“那个……你们说的,是什么?”

        微风吹来,谷方发丝飘动,阳光在谷方一侧照下,于地面朦胧渐散,似那清水中的墨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