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其他小说 - 从龙女仆开始的旅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太平的愿景与酒

第四十五章 太平的愿景与酒

        “谷方……”女声自谷方身后轻声传来,同时伴随着手臂的触碰。

        “……”谷方扭头看向身后站立的小林。

        “专务刚才说让我们过去一趟。”小林摊了摊手机。

        “……嗯。”谷方点头,随即起身,跟着小林一起上楼。

        “话说……谷方你有注意到吗?”半路上,谷方身前的小林忽然开口。

        “什么。”

        “就是那个啦,我们公司研发的程序语言是与那个世界的魔法术式排列得很相似的,所以呢……这次专务让我们过去,其实是想说一些那边的事,一些……关于托尔的事。”

        “嗯。”

        “虽说我感觉这不太好,但专务却说会有托尔的亲人来说,这也就没办法了啊……”说着,小林推开了门。

        屋中只有两人,一人是专务,另一个则是……

        “!!”望着终焉帝,小林不觉冒起冷汗。

        “那,那个,托尔的父亲,好久不见了……为什么您会在这里?”小林尴尬地与谷方坐在一旁。

        “我和他认识。”终焉帝看了看谷方,又将脸撇向专务。

        “……”

        谷方看向朝他点头微笑的专务,那张脸与翔太很相似,这是自然的。

        因为他便是翔太的父亲,两人先前感知过彼此,但见面倒是初次。

        “我常从他嘴里听到一些关于托尔在这个世界上的事……”终焉帝缓缓道。

        谷方看过三人,又挥手拿出茶具,杯中已酌清茶,清香笼弥。

        “……那么,我便开始说了。”终焉帝看向小林,“关于托尔的事。”

        “嗯!”小林认真点头。

        “最初,便是战争,无止境的战争,只要有生力军就会进行。”

        “而目的,是反抗神明,夺回自由,让世界回归没有最高主宰的状态……”终焉帝说到这里停顿,看向谷方。

        先前,他从谷方身上感受到的威势,远胜于神明。

        如果他能帮忙的话……但果然,还是不可能的。

        看着轻饮茶的谷方以及那双黯淡的眼眸,终焉帝心中摇头。

        他眼前的谷方,也只是一位与世无争的老人而已。

        战争……

        谷方看着茶中倒影,静闻身旁几人的话声,悄然失神。

        战争啊……

        ……

        空中小雨洒落,声滴石溅。

        谷方戴着斗笠,默然走向破旧的房屋。

        房屋周围已杂草遮覆,墙皮脱落枯灰,门前石砖满布台癣,其上,坐着个白衣青年。

        “……先生,你来了。”青年忽抬头看向谷方,双眼此刻尽是哀愁。

        “嗯,我来了。”谷方走至荆轲身旁,看向一片狼籍的院内。

        这是当年,他暂住过的荆轲家。

        院中老树枝叶秃落,破败屋顶尽生草屑,萧瑟冷风吹过,尽一派荒凉意象。

        “秦军……”荆轲见谷方看院,双眼发怔,“这一切,皆乃秦军所为……”

        “……”谷方看向院角,在那里,他曾与荆轲笑着捕虫,在捕来后又放生了去。

        房顶,他曾仰躺望月,静赏月光清风。

        老树上,也携过荆轲攀爬,于枝上坐候。那时,那中年人便紧张地看着两人,生怕两人落下……

        “秦军。”谷方轻声念道,看向屋外。

        周围也残余房屋,荒草遍布,染大地一片枯黄。

        当年,却是浸得一片暗红。人尸遍布,火势掠天,惊叫与惨嚎,鲜血与热泪,如今养得这野草遍布。

        “……先生,我今日来,是与此地告别的。”荆轲缓缓道,他从袖中掏出木盒,显露两把短刀。

        “你这……”谷方看向荆轲双眸,只见那坚定似烈火雄燃。

        “三日后……”

        “……”

        “我将去秦国,杀那秦王!”

        “此去,无归。”谷方低声道。

        “我知道,先生。可我不得不去,我的父母乡亲和那天下百姓,需要一个交待!”荆轲说着,又将一把短刀递给谷方。

        “你想我,助你杀秦王?”谷方接过短刀,与另一把刀材质似乎不同,看来似木似金。

        “不,先生。这是我送你的回礼……你当年,送我的这衣,我很喜欢。”荆轲轻笑,挥了挥衣袖,上有几只白蝶。

        “……”谷方看着白衣,默然无言。

        这衣,做工并不精细,袖口,肩颈,腰带诸类的……都看来奇怪,感觉的话,似是拼凑而成。

        原因是当年荆轲生辰,他想送荆轲礼物,却无奈身上无钱。

        所幸看过女子织衣,也记得些技巧,便借用衣料来织。

        结果成功,但未完全成功。他确是织出来了,但成品与他人的一比,便不好穿来见人了,更不论他做的款式也是大上荆轲许多……

        “嗯……先生?”荆轲轻声开口。

        “……我收下了。”谷方接过短刀。

        “那便好了。先生,你别小看这短刀,这可是从徐夫人那里寻得的,锋利得紧,怕是一不小心便会割伤的。”

        “……嗯。”谷方点头,又将短刀转了转,“可有名?”

        “诶?这我倒是未想过,不过先生若想,我便尽力取个好了。”荆轲认真摸向下鄂。

        他看着短刀与谷方,细听雨声,眼下杂草映现。

        他的生命预计这几日便会消逝,化作尘土,入这尘世……

        “对了,先生,为何不摘下斗笠?虽说先前见面也未摘下,但这回,怕是最后一次了……这些年,想必先生也是变了不……少?”荆轲轻摘下谷方斗笠,惊讶地张大眼。

        “……先生?你……”荆轲看着谷方的脸庞,不禁出声,“未曾老过?!”

        谷方面容与他少时记忆中一致,那由风吹飘散的白发下,是一双金眸。

        “……”谷方摇头,“老些了。”

        “是吗?果然啊,哈哈……先生,我想好这刀名了。”荆轲笑着指刀,“它,便叫‘入尘’好了。”

        “入尘?”

        “是,入尘!愿它替我伴先生左右,见证先生旅程……虽然,我更想亲自陪先生啊……”

        “……嗯。”

        “哈哈,先生可还喜欢?”

        “喜欢。”谷方点头。

        “那我便安心了。先生啊……你说,若我杀了秦王,是否就替大家报了仇,天下,也是否能太平了?”荆轲盘腿坐下,向屋外远看。

        “为何这样问?”

        “这些年,我可能变了许多,看过许多事,见了不少人,可最让我鲜记的,是饥荒和穷困。”

        “一切,都因战火而生,高高在上的君王执棋按下,百姓却受着疾苦,无家无亲,无喜无话,这样的世间,请先生恕我无法行旅。”

        “……”谷方缓缓坐下,静看身旁荆轲。

        “我渴求的旅路,是须先让天下太平的。先生,我说的错吗?”

        “……你说的对。”谷方轻按荆轲左肩。

        “有先生这话,便足够了。”荆轲浅笑,“先生曾经可是说过的。”

        “”天下一国,方民安,一国,才可治世。但这秦国,我必须去,秦王,我……也必须给大家一个交待,方能,问心无愧!”

        “嗯。”谷方应声,看那雨意朦胧,闻那细雨清幽。

        “乱世,乱世,战事不息,烽烟蔽日……太平,太平,可能民安事息,童笑翁闲?”荆轲又笑着摇头,眼中泛泪。

        “先生,世间会有我期待中那真正的太平吗?”

        “会有的。”

        “呼……先生既已说了,那我便心安,毕竟先生从来不说谎呢……”荆轲轻呼出气,又将酒碗从身后拿出。

        “先生,喝酒吗?”

        “……嗯。”

        细雨朦胧了眼景,冷风呼啸过,酒气弥散,如雾般笼眼,让谷方一时看不清眼下的来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