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其他小说 - 从龙女仆开始的旅行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馆内的旧念与宴食

第五十章 馆内的旧念与宴食

        “里面请啾……啾?为什么神明大人们不往前走了呢啾?”麻雀停在谷方身旁,疑惑地看向后方的玉藻前三人。

        “呃,那个……”巴御前目光躲闪。

        “该怎么说呢,感觉不太习惯这样气派的地方啊……”玉藻前僵着脸勉强笑道。

        “呵呵,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吧,原谅我吧,呵呵对不起,哦呵呵呵……”清姬则一直低头碎语,冷汗持续落下,身体不住颤抖。

        有些像店长被工作状态的莓香斥责的反应,但这样看来,这三人似乎与旅馆的老板娘相识。

        谷方看了看三人脸上的惧色,扭转过身。

        “那个,不如你们就先走一步吧?我们三人在这里再稍微适应一下,顺便再等等我们的御主,你看,她们还没追上来呢。”玉藻前朝身后指了指。

        “既然神明大人这么说了啾,那您能和我一起先去吗?老板娘现在应该在等我了啾。”麻雀提了提木盒示意。

        “嗯。”谷方点头,跟着麻雀缓步走上红桥。

        看着谷方的背影渐远,玉藻前忙看向身边的巴御前与清姬。

        “呼……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个借口溜走吧,毕竟前方可是地狱啊!”

        “嗯嗯!!”巴御前连连点头表示同意,“而且清姬小姐也在不停冒冷汗呢!”

        “呼,终于追上来了。啊,这里就是旅馆吗?真是令人意外呢,在这样的山里……”立香看着眼前的阎魔亭睁大眼。

        “确实呢,前辈,这家旅馆感觉十分气派呢!啊……”玛修又看向一旁僵笑的玉藻前,“玉藻前小姐,你是想说些什么吗?”

        “嗯嗯,请听我说哦,御主……”

        ……

        “老板娘,我带客人回来了啾,一共有六位呢啾!”

        “是都市啊啾,我知道了。你先赶紧把豆腐送往厨房……嗯?啾,都市,你身上的羽毛……是又遇见那群臭猴子了啾?”红发少女抱着小木盆,从馆内小跑至门口。

        “是的啾,不过我很幸运地得到了身边这位神明大人的帮助了啾,没有受什么伤,豆腐也好好安置在木盒里呢啾!”都市欢快地拍动翅膀。

        “是吗……啾?啊……谢谢您对都市的救助啾,这次的恩情请允许我用旅馆的服务好好报答您啾,啊,又忘记先自我介绍了,真是惭愧啾……”少女稍愣后,脸庞稍红地低下头。

        “我是这家阎魔亭的老板娘,红阎魔。客人的话,叫我‘红’就可以了啾,欢迎光临啾,客人!”

        “嗯。”谷方点头,又见红试探看来的目光,小嘴微张。

        “想说什么?”

        “那个,客人,刚才的时候我就有话想问你了,可以吗啾?”红看着谷方,又仔细扫过谷方双手。

        “可以。”

        “谢谢。那么,请问客人你是不是也经常做饭呢啾?在您身上我有这种感觉啾。”

        “是经常做。”

        “果然是这样,优秀的厨师之间是会互相吸引的啾!”红有些兴奋地跳了跳。

        真的好久都没有这种想要挑战的感觉了啾!

        “那在旅馆往后的日子里,希望您能与我交流一下厨艺啾!!可以的话,红不胜感激啾!!~”红十分恭敬地躬下身,话语中的期许与激动满溢。

        “嗯……”

        “请不要走那么快啊,御主!!!~×3”

        “……嗯?”谷方正待应声,却忽闻玉藻前三人的惨叫。

        他轻转过头,便见到立香近来的身影。

        “果然谷方你已经先过来了啊!”

        “……嗯。”

        ……

        “诶?!!!~”

        大宴会厅中,谷方盘坐垫上,一旁的立香双眼大睁。

        “谷方你竟然认识斯卡哈,还是友人?!是真的吗?!!”

        “你可以问她。”

        “不,这倒应该不必了,毕竟谷方你没有骗我们的必要,只是有些难以置信啊……你说是吧,玛修?”

        “是的,前辈。以斯卡哈小姐的性格与经历,单是有库·丘林先生这样的徒弟就已经很让人惊讶了,没想到竟然还会有友人呢……”玛修缓缓将会厅中的清茶砌入杯中。

        “不过,若照这样说,我也就能理解谷方你身上的感觉了呢!~和斯卡哈很像呢,沉默,话少,感觉没有生气什么的……啊,话说,是人一旦岁数大了都会这样吗?”

        “……不。”谷方摇头,接过玛修递来的茶杯。

        “诶?”

        “人不全会。”谷方将一杯递给立香,将另一杯轻移嘴前。

        有些人,即使岁数大了,也是仍存有些生气的。

        ……

        “欢迎光临,这位客人。”在屋内缭绕的烟气后,身着黑袍的女人手中拿着烟斗,侧躺在沙发上,徐徐看向谷方。

        “……”

        “无须沉默,你既已踏入此处,那便是必然的结果。你我,必会相见。”

        “是吗。”谷方看向女人双眼。

        “是的哦,客人。”

        说话间,两人对视。

        黯淡中不见情绪。

        “……那么,能让我再先说句话吗,客人?”

        “说吧。”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谷方。”

        “谷方吗……呵呵,谷方……嗯,有些意思了啊……呵呵……”女人轻笑着抽过烟斗。

        烟气飘浮于谷方身前,缓缓近身,却又在他身旁分隔去。

        “谷方哦,你也可以称呼我为郁子,1原郁子。虽然是假名咯。”

        “……嗯。”

        “那么,谷方,你可想好交易了?”

        “交易?”

        “本店可实现愿望,付出报酬,得出结果,也就是说,入店便应交易,毕竟这可是本店的营生。”

        “那便,由你来提。”

        “你可要想好。我现已知晓你的名姓,那便也能得知一些事哦。”郁子吐出烟气。

        “谷方,用你的‘灵魂’,啊,就是你拥有的重要的东西,来对等交换我的烟斗吧。”郁子晃了晃烟斗,“用我手中这支。”

        “可以。”

        “那便以时限为期。”郁子凑近谷方耳旁,声音轻细如鸟羽,“……以你我的消失为限。”

        “……你确定?”谷方罕有地认真了些。

        “我确定哦。”郁子浅笑,眼中却无一丝笑意。

        ……这个女人,确实知道了他的一些隐事。

        “……可以。”

        “那就交易成功了哦,谷方。对了,你脸上的表情也是可以放松些的,还是说……你已习惯?”郁子轻轻起身。

        “习惯了。”谷方淡淡道。

        “那可不怎么好呢,对了,你们两个……不,总不能一直这么称呼你们……”郁子看了看谷方身后两边的少女。

        一位粉发,一位蓝发,肤色都异常惨白。

        “果然该起个名字……谷方,你可有什么建议。”

        “嗯……”谷方转身,轻看过两女。

        “你怎么想?”

        “我也不太清楚呀。”

        “起名讲究吗?”

        “不必。只需好听,顺口便可,当然,最好定在两字以内。”郁子想了想道。

        “那便叫……”谷方开囗。

        “全露和多露。”

        “不如就叫多露和全露好了。”

        几乎同时,两人道出想名,又沉默地看向对方。

        “……谷方你,起名很是有品味呢。”郁子稍感意外。

        “确实。”谷方点头,“你也是。”

        “赞美的话,我就不客气收下了。”郁子走至谷方身后,“不过,能改变一个人的只有邂逅而已。”

        “……”谷方默然垂眸。

        邂逅,确实改变了他。

        而且,来者即为客,就必须开一场宴会了。”

        “说到宴会,就离不开美酒,好吃的鱼和有趣的酒友了呢,所幸,现在三样俱齐。”

        “确实。”

        “所以……谷方啊,你会做饭吗?”

        “会的。”

        “太好了,谷方!~”郁子放下烟斗,语气轻快,“那饭食就交给你来做了哦!~”

        谷方身后的郁子忽似少女般活泼笑起来。

        “……”

        ……

        “让你们久等了啾,宴食已经准备好了啾,请尽情品尝啾!”红欢快跑来,身后的麻雀们提菜飞过桌上。

        “哦哇,看起来相当丰盛呢!~”立香看着饭食,双眼放光。

        “客人客人,你快尝尝这盘鯽鱼活造啾,对,还有这盘鰆鱼柚庵烧怎样啾!!”红一脸兴奋地看着谷方,“如若感觉哪里不好,请尽管不留情地提出啾!!”

        “……嗯。”谷方拿筷,缓缓将饭食填入口中。

        “唔……”立香看着身旁的谷方,不由睁大眼。

        这说实话,还是第一次看着这张脸如此平静且斯文地吃东西呢……

        屋内人声渐盛,辉黄的室壁回映众人,冷风于外呼啸,却侵不入此处的温暖,任得饭食的热香飘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