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画符

 
所属目录:大梦主    发布时间:2020-05-22    作者:忘语

沈落在桌案一角点上灯,从袖袋中将那三只小瓷瓶和黄纸全都取了出来,摆放在身前。

黄纸数量不多,也就几十张,本就是用来写符的符纸,大小裁剪得当,只是纸质有些粗糙,摸上去有些粗粝磨手的质感。

接着,沈落又查看了一下那三只瓷瓶,眉头就是一蹙。

装有雄鸡血的小瓶里,血液已经凝结成块,倒都倒不出来了,而黑狗血虽然还没有彻底凝结,不过也已经变得颇为粘稠了。

“不成,这要是不马上用的话,只怕明天就都废了。”沈落皱眉道。

说罢,他拉开桌案下的抽屉,从中取出一支硬毫小锥和一只白玉砚台。

硬毫小锥是狼毫所制,白玉砚台为整块汉白玉所挖,都不算什么太珍贵的东西,全都是他上山时,随身所带之物。

他先将黑狗血倒入砚台中,空气中随即弥漫开来一股淡淡的腥味。

沈落抓起小锥笔管,在黑狗血里搅和了片刻,笔尖上立即饱舔血水,染成了暗红色。

他将一张黄符纸捻过来铺在身前,提起笔,却突然停了下来。

“还是再看看。”沈落自顾自嘟囔了一句。

说罢,他便将《张天师降妖纪事》和《秘法符箓真鉴》两本残破古书又翻了出来,打开后放在一旁。

《秘法符箓真鉴》前面一些总纲性的内容里有记述:“符者,合也,信也。以我之神合彼之神,以我之气合彼之气,神无形,而形于符。”

这说的,便是符箓之所以有神鬼不测之能的缘由,是以人之精气神沟通天地之精气神,从而将无形的神力,附着于有形的符纸上。

故而画符之时,非但需要凝神静心,排除杂念,还必须笔走龙蛇一气呵成,方能使那一口精气绵延不断,从而达到神合的境界。

所谓知易行难,沈落对于这些书上符箓之道的真假本就是将信将疑,让他全身心投入其中,摒除一切杂念,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他此刻提着笔,心里的念头就还是纷繁杂乱。

其实对于画符一事,他手倒不生,过往也用白纸练过不知多少次了,只是正儿八经的在这黄纸上画符,倒还是头一遭。

“符者,阴阳契合,唯致诚相能用之……”

沈落深吸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扎开马步,一边吟诵着书上的文字,一边在黄纸上书写起来。

“敕令”二字开头,符文如流水一般在纸张上滑动起来,一张书有“百邪避退”的护身符很快就书写完成,这是他认为书中相对最简单的一种符。

沈落看着上面血迹未干的字迹,对比了一下《张天师降妖纪事》上附着的符箓图画,眉头不禁微微蹙了起来。

明明两者颇为相似,可他一眼看去,就觉得不太对。

“笔法运转处倒是跟着书上的样子改了,只是怎么我写的这个……看着好像断了口气,没有人家那种浑然天成的感觉。”沈落眯着眼,喃喃道。

看了片刻之后,他忽然想到会不会是自己写符的时候,中间停顿了几下,没有做到书上说的一以贯之。

想到了这一点,他忙憋着一口气,再次迫不及待的写了起来。

结果,这一次由于憋气难受,注意力反而更加不集中,写出来的符,反倒还不如第一张。

沈落没有气馁,略一歇息,调匀了呼吸后,再次挥笔画符,一张接着一张写了起来。

在他看来,这画符一事也逃不出个熟能生巧吧,他之前也曾经白纸上练习过其他那些不知真假的符箓千百遍了,现在应该只是稍稍差点儿。

一个多时辰后。

沈落面色看起来有些憔悴,但眼神中却闪动着一丝兴奋的光芒。

他一手拿着一张画好的黄纸符箓,另一手捧着翻开的《张天师降妖纪事》,目光不断在二者之间来回交互。

“不错,不错,这张总算有点像是那么回事了。”

虽然看着还是跟书上有区别,但是那种断了气的感觉明显没有了。

有了这一进展,他只觉浑身上下又涌起一股力气,此前的疲惫感也一扫而空,完全被兴奋所取代。

砚台里的黑狗血却已经不多了,沈落取过小瓷瓶,将里面剩余的黑狗血全倒了出来。

就在他打算提笔继续的时候,忽然又停了下来。

“也不知道这护身符,是不是真的有用?”沈落心中迟疑,暗自思量道。

这护身符虽然简单,和镇宅符及平安符一样,都是趋吉避凶的符箓,没有什么明显的攻击效果,戴在身上,放在家里,即便发挥了作用,也很难发现。

“有了,干脆试试那个!”

沈落忽然一拍脑门,记起《张天师降妖纪事》里有一个故事。

讲的是张天师遇到一个祸害家宅的耗子精,动用许多化灾镇宅一类符箓都无法驱赶时,用过一种名为“小雷符”的攻击类符箓,将那只成精的大耗子,直接给炸成了粉碎。

他立马将古书翻到了那一页,果然看到后面附着小雷符的图画。

这整本书里,虽然故事不少,不过用到符箓的只有一小半,其中大多都是驱鬼符和镇宅符一类,能找到的攻击类符箓,也就只有这一张而已。

“嘿,就这个了……”沈落嘿嘿一笑,仔细观察了片刻后,再次提笔画了起来。

与那护身符不一样,这小雷符不以“敕令”二字开端,而是以一个古法书写的“雷”字作为开端,书写并不容易。

沈落先前从来没练过,一上手就废了好几张符纸。

不过心疼归心疼,他可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至用掉了十余张符纸后,才终于画出一张还算能看过眼的“小雷符”。

“气完神足是保证不了了,能不能用就得看天意了……”沈落望着手中的符箓,心中有些兴奋的自语道。

趁着手上终于有了感觉,他又继续画了起来,结果画成的十张里,也就一两张能看。

很快,砚台里的黑狗血就又所剩不多了。

沈落想了想,就将装着朱砂的那只瓶子拔开,从里面倒出来些许,顺势搅和了几下,两者就很快融合在了一起。

用狗血混合朱砂的法子不是沈落异想天开,而是书里那位张天师用过的手段,否则他也不会这么糟蹋东西。

符纸所剩不多,再最后又画成两张小雷符后,便连同黑狗血一起消耗完毕,终于弹尽粮绝。

沈落长长嘘了一口气,有些虚脱的扶着椅子扶手,瘫坐了下来。


下一篇:
回首页: 大梦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