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网游小说 - 当第四天灾降临惊悚世界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凝视黑暗的后果

第十章 凝视黑暗的后果

        【欢迎你们进入惊悚之塔lv0】

        四人的耳边同时响起系统生硬的提示音,楚仪对于这个场景早已有了心里准备,便转过头笑道:“你们要小心一点,lv0存在着无数的传送门,并且形式千奇百怪,一旦不小心误触就会被传送到其他极为恐怖的楼层。”

        “这好像是个恐怖游戏啊。”古越不太确定道,虽然之前从惊悚之塔的名字上就已经或多或少有了猜测,但内心还是抱着丝丝幻想,现在这个场景彻底将仅存的幻想给击碎了,“后面真的会变成绅士游戏吗?”

        他咽了口唾沫,双腿在轻微颤抖,强忍着胃里的翻涌感,毕竟作为一个男人在游戏里被吓得吐了出来未免太丢份了。

        可是这游戏里的一切都多么真实,浓郁的血腥味伴随着浓郁的水汽填充满整个肺部,同样铺着米黄色墙纸的地板因为被血液和某种不知名的体液浸透,踩上去吱吱作响在不停往外渗着液体,黏糊糊的。

        “不用害怕,我会陪伴在你们左右,随时给你们最为正确的引导。”楚仪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模样。

        对了,自己身边还跟着一个强大的npc呢。

        古越想到这一点内心不免安定了许多,与他相比起来,其他两个队友就勇猛多了,特别是张毅德对眼前的场景不屑一顾,从地上捡起一根不知道是手臂还是大腿的骨头,走在最前面道:“在游戏里还怕个毛线?我来开路,真有什么唬人的东西出现老子就给他一棒槌。”

        “还是小心一点好,看这满地的残骸应该是在暗示我们这个地方存在极其恐怖的怪物,到时如果是个漂亮的女鬼就交给我来,其他的就交给你来。”李飞也是丝毫不慌。

        “你怎么不去死一死?”

        楚仪没有理会两人的吵架,而是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周围的环境上,他这个切实会死亡的人可没法像这三人那样淡定的对待,在等待一段时间,确认这墨菲特拿起骨头没有任何异常事情发生之后也拿着一根防身,毕竟没有哪个男孩能拒绝一根棍子所带来的诱惑。

        四人走了一段时间,最开始还能记得方向,但慢慢地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因为这里只有无穷无尽的走廊和永不停歇的滋滋电流声。

        “指引者大人,你也不知道出口在哪里吗?”古越犹豫着问道,一路上都是单调的景色和烦人的噪音放在谁身上都会没有耐心的,想象中的恐怖怪物也没有出现,仿佛这无穷无尽的走廊中只有他们四个半人。

        他们手里抓着的骨头勉强可以凑出另外半个,如果不是因为这无比真实的场景让他有些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早就退出去给个差评了。

        这种垃圾游戏也好意思拿出来发布?要脸吗?

        “lv0就像一个会不停变动的迷宫,你们回头看看,我们走过的路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在这里记忆根本没有作用。”楚仪也有点受不住了,放眼望去都没有看到类似出口的地方。

        系统已经提示他又再次受到侵蚀,要不是背包里有上百瓶杏仁水可以用来抵抗,他早就溜溜球了。

        “可这样的话,你还不让我们打开一路上见到的窗户和大门,我们怎么能发现出口呢?”

        楚仪沉默了,他也注意到三个玩家的耐心在一点一滴的消磨殆尽,如果他们现在退出的话,按照这糟糕的体验肯定是不会再登录游戏,正好现在也磨够了三个小时,有了下线遁的保障手段,便点点头道:“好吧,那下次我们有见到大门就试试,希望你们的鲁莽不会让自己后悔。”

        三人这才勉强打起了一点精神,往前面的十字路口走去,可是逐渐发现有点不太对劲,空荡荡的走廊里不知何时夹杂着轻微的沙沙声,最开始有电流声掩盖没有注意到,但仔细倾听还是非常明显的。

        “好像是有东西在爬动的声音。”走在最后面的古越回头张望了一下,米黄色的走廊一眼就能望到头,根本没有其他活物的踪影。

        “不是在后面,是在上面。”张毅德倒是判断出来了,布满黄黄绿绿颜色手印和脚印的天花板上在轻微震动,就像是正在发声的音腔。

        他不耐烦地拿手里的骨头用力往上捅了几下,不耐烦道:“楼上的有没有一点素质?声音能不能小点?吵到我眼睛了。”

        楚仪瞬间屏住呼吸,系统面板已经呼叫了出来,注意力都集中在退出按钮上,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开润。

        但出乎意料的是天花板上的东西居然真的安静了下来,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之前做得不对。

        “不过这么大一个空间,照理来说墙体应该是非常厚实的,楼上的声音能传到这里来吗?”李飞看到十字路口正上方的天花板有个能容一人穿过的缺口,便带着不解走过去,垫着脚想要看清楚天花板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可是灯光一到洞口处就像被一张大嘴吞噬了,漆黑和猩红被天花板分隔成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而在漆黑深处似乎有某种魔力死死勾住了李飞的眼睛,怎么也挪不开。

        随着注视的时间越久,他就越感觉周围的一切在离自己远去,陷入一种难以诉说的恍惚状态,不知何处来的微风吹过洞口发出呜呜哭声。

        那黑暗似乎活了过来,在蠕动着,尖啸着,用极快的速度窜了出来。

        “不要看黑暗!”等楚仪注意到李飞盯着黑漆漆的洞口不放时,才猛然回想起前不久看到的叙述,连忙出声。

        可为时已晚,由上百只手脚拼凑粘贴而成的灰白色肢体从洞口处窜出来,十几只手抓住李飞的上半身将他拖入到洞口内,凄厉的惨叫声在天花板快速穿行,无从辨别到底在哪个方位,仿佛一只咬到奶酪而欢呼雀跃的老鼠。

        咚!惨叫声刚停下来不久,左边通道的天花板便破开一个大洞,李飞支离破碎的身体被吊下来,在不停摇曳,成为一团没有生命的肉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