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网游小说 - 当第四天灾降临惊悚世界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不朽赞歌》

第十二章 《不朽赞歌》

        楚仪闻言也走上去查看,门上的笑脸非常简单,就是三个括弧的半边组合而成的,但却莫名让他联想到笑靥那抹生硬的笑容,但既然都答应眷属可以探索,就没道理反悔。

        木门刚被推开一条缝,性感清扬的萨克斯声就偷偷钻入耳里,掩盖过滋滋作响的电流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好闻的酸甜味道,像是阳光下即将腐烂的柑橘,糜烂和清爽两种互相矛盾的感觉糅合在一起,让人闻到心情就不自觉地愉悦起来。

        随着木门推开的幅度越来越大,里面的场景也完全展现在眼前,三五人抱不过来的大理石柱撑起圆形穹顶,暗哑的灰色地板上铺着地毯,即使穿着鞋子也可以想象出那松软的触感,而在远处是挂着红红绿绿灯牌的吧台卡座,雕花圆形穹顶上有着一个个挂钩,有些空荡荡的,有些则吊着干尸,大体能分辨出是一个人形轮廓,背后的墙体上则镌刻着残缺的镂空浮雕。

        一位披着宽松斗篷的男人坐在长长的方桌前,看不清身形也看不出面容,因为面容部分被截去了,而桌子上摆放的并非食物,而是无垠星空,桌子下则匍匐着一个个身形扭曲的人类,他们的脊柱被替换成了木棍,姿势千奇百怪,有着说不尽的怪异。

        【欢迎来到lv146层,微笑之家。】

        【危险等级:b。】

        【结构稳定,环境异常,有大量或者噩梦级别以上诡异。】

        【这里是笑靥温暖的大家庭,如果你不是来成为它们一份子的话,建议离远一点,有多远离多远。】

        闯到笑靥的老巢来了。

        楚仪不知道该怎么用自己有限的见识来准确描绘见到这个场景时的感受,处处透着一种别扭感,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一家开在圣母院大教堂里的廉价酒吧,倒吸口凉气后叮嘱道:“我们现在就离开,如果等下看到面带微笑的人千万不要对视,及时挪开目光。”

        “等等,那些浮雕上的人好像不是简单的雕刻,而是一个个字?”古越眯着眼睛不太确定地开口。

        “字!?”楚仪止住想要逃离的步伐,重新打量起远处的浮雕,这才发现那些扭曲的人体似乎蕴含着某种规律。

        “我在现实中是语言学的学生,平日里各种稀奇古怪的语言文字看过不少,即使是一些消失在历史记载里的小众文字也有涉猎过,这些人体的手脚骨头看做是笔画的话,总觉得非常眼熟。”古越深深吸了口气,完全沉浸在回忆中,也顾不得眼前的npc能不能明白自己话语里的意思。

        “我应该在哪本书里偶然瞥见过,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这个世界里的文字在现实世界中出现过?

        楚仪这次完全呆住了,从心底滋生出毛骨悚然感,按照古越的提示将人的肢体看做是笔画,确实是越看越像文字,虽说他不是语言学专业的学生,但好歹也是一流大学毕业的,加上平日里看剧玩游戏涉及到的语言也不少。

        但这墙体上的文字却和任何一种都对不上,包括无双写在纸面上的字体。

        【调取知识库中的记忆,正在解析中……】

        知识库有反应?不过这次却没有马上弹出信息,而是等待很久之后才转化为可以理解的文字。

        【登神途径:《不朽赞歌》第四篇残卷】

        【……的痕迹历经万世春秋依旧遍布世间,去走祂走过路,去见祂所见过的画卷,去听……那穿梭过丛林间的风声是祂弥留的呼吸……】

        【去往……殿堂,围坐在宴席之间,侍奉在其脚下,在无限的痛苦中,享用无尽的欢愉……诵唱祂的威名!】

        【不朽……主。】

        不知是由于壁画损坏太过严重无从辨认的原因,还是因为无双的记忆只能辨认出这些字体,显示出来的句子断断续续。

        但在理解这些字的意思同时,楚仪便无意识地将它们读了出来,从未听过的古老音节在广阔教堂中不停回荡,每回荡一次声音就壮大一分,当不朽两个字响起时,便化为滚滚惊雷,仿佛从相隔无尽时空的远方传来,在耳边炸起。

        楚仪抬头看向壁画,那镌刻在上面的高大人影似乎活了过来,端坐在高高的王座之上,头戴王冠,身披破烂斗篷,只是那张脸被浓厚的迷雾所遮蔽,无法见识真容,但能够感受祂的目光随同那些人体凄惨的嚎叫声透过重重迷雾传递过来。

        他的眼睛顿时像是被千百根针扎一样疼痛,耳膜也像是要撕裂开来,鲜血不停从五官流出。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把楚仪从无法受控的状态中拉了回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扭头一看发现张毅德面前站着个西装男形象的笑靥,此时头偏向一边,从那脸上微微泛红的巴掌印来看,无疑是切切实实挨了一记。

        笑靥僵着脖子将头摆正过来,虽然脸上是一层未变的生硬笑容,但从咯吱咯吱的牙齿摩擦声中还是能够明显感受到它的愤怒。

        “还笑?一出现就傻兮兮盯着我笑,你他妈笑个嘚儿?”张毅德反手又是一巴掌,将那只有下半张脸的脑袋又扇到另外一边。

        啊!!!!

        笑靥发出刺耳的尖啸,甚至于连脸上的笑容都难以再保持,尖啸声将整座教堂唤醒,不停有细微响动响起。

        “卧槽,哪来这么多傻笑的无脸人?”张毅德放眼望去,发现一张张带着生硬笑容的脸从各种地方探了出来,但他却毫不畏惧地和它们对视着,抱着手道:“来啊,看劳资弄不弄死你们。”

        “指引者大人?现在是轮到你施展神威的时候了,你怎么流了那么多血?”古越倒是识相地缩到了身后。

        “刚刚被敌人偷袭了,我没办法出手。”楚仪擦去鼻血,咬着牙道:“因为有很多强大的敌人在盯着我,一旦出手就会被它们发现,到时我倒是可以安然逃离,但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

        是因为实力太过强大,为了保证玩家的游戏体验,所以被系统限制不能出手吗?

        古越倒是没有怀疑这番话,因为刚刚看到这位指引者大人似乎在和墙上的浮雕用不知名的语言对话,而且恍惚间也感受到了一种仿佛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心悸感,让他更加确信指引者的强大。

        可这么多诡异新手玩家应对起来未免太过困难了,只能喃喃道:“那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