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网游小说 - 当第四天灾降临惊悚世界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你懂得

第十六章 你懂得

        古越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仪表堂堂出来给个回复,而且即使在网络上搜索和惊悚之塔有关的信息也完全查不到,无奈之下只能把翻出来的资料收拾好,等明天上课的时候再去请教一下老师。

        他对于文字语言有种近乎痴迷的好奇心,因为想要了解一个国家或者民族最好的方式就是从他们的语言,想要毁灭一个国家或者民族也同样如此。

        所以他现在对于里面出现的文字抱有极其强烈的求知欲,加上之前亚马逊丛林发生的事情,更是觉得给这种文字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神秘色彩,总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揭开它。

        现在即使不是为了黄油,他也很想立刻钻进《惊悚之塔》中细细研究起来,只可惜每次戴上虚拟头盔响起的总是系统毫无感情的提示音。

        【无法与主机进行连接,请联系管理员处理或者等稍后再试。】

        早知道就不退出,把那些文字记下来后再退出。

        【叮,仪表堂堂给您发送了一条私聊,是否打开?】

        “打开。”古越一股脑坐了起来,迫不及待地点开了信息。

        【仪表堂堂】:“不好意思,刚刚睡着了现在才看到你的信息。”

        【兽语八级考三次】:“现在也都凌晨两点了,是我打扰了才对,你们真的破解出了那些文字的意思?”

        【仪表堂堂】:“(笑哭了.jpg),实不相瞒,我们确实翻译出了一小部分,但是不完整,我可以把翻译出来的意思发给你,好像是关于一个叫‘不朽……主’的神祇,但中间缺了几个字翻译不出来。”

        “因为现在游戏还处于内测中,许多东西不完善,如果你可以帮助我们共同将这个游戏完善起来是最好的,特别是关于这些背景世界观的部分,我们希望可以做到严谨且有据可查。”

        【兽语八级考三次】:“当然可以,但没有原文字可以对照吗?只有这段翻译过后的文字很难开展工作。”

        【仪表堂堂】:“暂时没有,我们也是偶然间在网上看到,觉得很有趣便放了进来,具体的来源早就忘了,而且资料都是在开发部手里,我只是一个小策划,很难从开发部的大佬手里要到东西。”

        “而且这款游戏还处于内测的保密阶段,想要资料更是难上加难,你懂得。”

        古越沉思半响,恍然大明白地点点头,早就听说过某些大厂里面各种手续流程极其繁琐,而且各部门之间也相当不和,有存在争抢资源的情况,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兽语八级考三次】:“懂了,但你们是哪家公司的?我查了一下各个大厂的开发计划,好像都和《惊悚之塔》对不上号。”

        【仪表堂堂】:“我们并非大厂,只是一家成立不久的小工作室。”

        【兽语八级考三次】:“一家小工作室可以开发出这么精细的场景?这让大厂们的脸往哪搁啊?”

        【仪表堂堂】:“虽然工作室成立不久,但这个开发计划已经进行很多年了,而且有部分工作是给了外包,再说模型虽然精细,但是lv0里都是重复的走廊,很多东西都可以复制黏贴,制作起来也不算难事。”

        【兽语八级考三次】:“你们的工作室叫什么名字?”

        【仪表堂堂】:“这个涉及行业机密,你懂得。”

        又是我懂得?

        古越皱起眉头,随后便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个游戏一看就是大制作,他们肯定是在等待推出游戏后一炮而红,之所以不透露工作室的名字是为了防止一些大厂挖核心员工的墙角吧?

        好像之前就有某热度很高的国产大作传闻被大厂挖了墙角,这么想似乎也合理。

        【兽语八级考三次】:“懂了,那我就依照这段话的意思查查看,对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进入游戏?”

        【仪表堂堂】:“我们每天会开放一个内测的时间,可以上线的时候我会在群里通知大家的。”

        楚仪打出这段话后才松了口气倚靠在椅子上,左臂的幻肢还感觉隐隐作痛,他回到现实后便陷入了昏迷的状态,刚刚醒转过来就看到群里的一大堆聊天记录,于是便第一时间联系了兽语。

        既然惊悚之塔里的文字在现实中出现过那肯定不能放过调查的机会。

        他也不是没想过报警,但预想到后面可能随之而来的各种麻烦就头疼不已。

        第一,他到时肯定需要和警察解释清楚《惊悚之塔》是什么东西,最直接的方式就带领他们进去查看,可是其他人死了依旧会在现实中复活,所以这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款比较真实的游戏。

        自己到时可能会第一时间被送去精神科鉴定一下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

        第二,退一万步来讲,即使有警察对他的说法半信半疑,出于严谨的态度肯定需要进行一系列周密的调查,而自己24小时就会被拉入进去,万一什么都没有准备的话在惊悚之塔中很难存活下来。

        就像这次,如果不是李飞用自己的生命试探出黑暗中潜藏了什么东西,他难保会出于实验的心理尝试一下。

        而且要不是张毅德作死把笑靥留在了微笑之家里,他也不一定能够活着离开,所以这两个眷属的牺牲是有必要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收集和惊悚之塔的有关信息。

        毕竟恐惧来源于未知,但惊悚之塔的神秘面纱被扯下来后,恐惧也就会随之烟消云散了,再说最为重要的是眷属的到来,给他内心提供了一种难得的安全感。

        所以最好的方式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来,把一切都掌握在手里,相信谁都不如相信自己。

        楚仪轻轻抚摸着左臂,仔细回忆在前不久的遭遇,在最后时意识已经趋近模糊了,很多细节都记不太清,但那个所谓的笑靥之主和把他当肥羊宰的自由之人可是牢牢记着,一定要想办法把今天损失的讨回来。

        他可不是完全没有能力,有一群不会死的玩家比什么都具有威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