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耄耋

 
所属目录:盗墓笔记2019    发布时间:2019-08-08    作者:南派三叔

我看着风雨欲来的海面,海边的雷雨云形状非常吓人,现在看上去还是一条黑线,走近之后,很多时候都像一个巨大的乌云海啸,扑面而来。你能清晰地看到云的界限,云下有雨有闪电,云的边缘甚至还能看到阳光。

刘丧看了看手表,用手捏了捏空气,“还有十几分钟。”

“你他妈想干嘛?又想诳我们?”胖子怒道,刘丧没有看他,默默道:“吴二白花钱请我来骗你们,你以为我会来么,你真是脸大惯了,那30个小时只是甜点,我是有正经事情要做的。”

胖子看了看我,咧嘴:“这b装的,肯定是二叔亲生的,否则怎么敢在你面前装b。”

我看了看刘丧,他正襟危坐,整个人处在一种极端安静的状态,我摆了摆手,刘丧正在自己最自信的领域里,我想看看,他想做什么。

我和胖子坐到他的边上,刘丧的注意力没有再投向过我们,他看着雷雨云一点一点地过来,缓缓拿开边上的防水布,下面竟然是一个神龛,里面的神用布头蒙着。

刘丧站起来,把这个神龛放到他刚才坐的地方,点上三只短香,跪了下来。乌云在神龛后面炸出无数的闪电。

“小哥跪山,他跪雷。这他妈抄袭啊。”胖子低声说道,没说完就被雷声淹了。接着大雨就下来了,雨打海面的声音犹如巨大的噪音,一下耳朵就开始失真。

刘丧拜了拜,从神龛下面拿出一块画板,然后走向海滩,画板上面是油纸,他用画板挡了一下头。

胖子看了看我,我摇头,我要保养,我不去淋雨。

我们就看到乌云压了过来,很快更多次巨大的雷声开始由海面传导到酒店里。海边的云很低,这闪电看着酸爽,震的窗户都在震动。雷声滚滚,滚滚二字非在这种环境下不能体会,同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我看着乌云,想起之前无数听雷的岁月,看着大雨中的刘丧,我忽然有一种共情。

胖子在边上许愿:“劈死这个孙子,劈死这个孙子。”我也走向雨里,胖子愣了一下。我走到刘丧边上。

这一段距离不过是三十几步,冰冷的雨水劈头盖脑地冲了下来,我的脖子里立即灌入雨水,看着这么低的乌云我也是第一次,感觉触手可以摸到闪电。我抬头让大雨冲在脸上。

雨滴的冲击力巨大,一颗一颗,打在脸上疼得要命,我忽然明白了什么。

我走到刘丧边上,每一次雷声,他都用右耳对着天空,然后左耳再迅速旋转,他的眼睛是失神的,闪电在他的眼睛里划过,看不到一丝神采。他的手快速在油纸上划动,留下很多我看不懂的记号。

我看着他,也开始听天空的雷声,这个雷声是陌生的,我从来没有听过。

我还是听着,看着巨大闪光中刘丧的样子。

我意识到让我失去原来的谨慎,让我失去恐惧的,不是疲倦,是一种无法察觉的自负,这种自负让我看不起生死,我无法再感知当年的那种悲天悯人的共情。我这几年努力寻找的也是这个,太多的记忆,太多的经历,太多的轮回,让我能够轻易地在任何情景下平静下来。

我爷爷说过,聪明人总是自信自己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当年我还以为是我爷爷过度崇拜张启山。

后来才知道,这一层不同,是因为人总是去抵御不好的东西,试图看透真相,但还有人说,见山仍是山,见水仍是水。

我忽然抱紧我的头,逃回到酒店胖子的位置,胖子问我:“你干嘛啊?怎么来了又去,去了又怂?”

我说道:“下雨就要躲啊。”

“你这眉飞色舞的,听雷听到叫床了?”胖子说道。

“附近哪儿有菜市场?”我问胖子,胖子愣了一下,我说道:“我们给我二叔他们做菜接风。”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