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雷公棺

 
所属目录:盗墓笔记2019    发布时间:2019-06-24    作者:南派三叔

墓室内非常闷热,我脱掉橡胶手套,拿毛巾搽了把脸。用手电照着,仔细去看壁画,看着看着,心中的凉意开始蔓延开来。壁画上涂了一层蛋清一样的东西,阻止了颜料的氧化,因此我看得很清楚。

仔细去看,壁画上面陈年的龟裂非常明显,显然比这个墓的年代要早很多。

壁画的风格无法分辨,直觉上是宋朝的画风,画得非常好。乍一看,画的都是乌云和闪电。仔细去看,就能看到满墙的云中,画着各种各样的雷公。

壁画的下端,画着无数的山石,山间有树和亭台楼阁,能看到很多着白衣穿官服的小人。这些人站在山顶的楼阁中侧耳,似乎是在听天上的雷声。

胖子在一块一块地看灵牌,还一边念上面的名字,他显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我道:“天真,这斗太小了,看上去年代那么新,怎么会有那么精美的壁画?”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些壁画是从其他墓里割过来的。”我幽幽道。民国时候世道已经变了,能画这种壁画的画师不可能给人画墓里的装饰。

胖子完全搞错了,这个坟不是什么大斗,应该就是杨家自己的祖坟,民国的时候建的。杨家的祖先修这个坟的时候,把其他古墓里的壁画割了过来,贴到了自己的坟里做装饰。

我见过有些乡镇企业家的审美就是这样,他们想表现自己的审美,但是方式让人很无语。

这满墙壁画非常珍贵,雷公画得惟妙惟肖,极具神韵。我听三叔说过,有些洛阳的盗墓贼的书画造诣非常高,这些人看上去完全是个老乡的样子,衣服都一年都不洗一次,但就是懂看画。

杨家可能就是这样一支。

这些壁画我推测很有可能是从一个宋墓中盗出来的,而壁画中画的内容,竟然和听雷有关。那么杨大广的祖辈,可能很早就已经接触到听雷这件事情了。杨大广在传承祖训的时候,知道了雷声中有所奥秘。也有可能,杨大广是在这里祭拜祖先的时候,看到了这些壁画,发现了壁画中的奥秘,从而对听雷产生了兴趣。

那么,为什么这几面来自宋墓的壁画上会有和听雷有关的内容呢?那个宋墓是谁的墓,墓主人为什么对雷声那么感兴趣呢?

我觉得越来越有意思。

我和胖子一说,胖子不肯接受:“他娘的不可能,如果是杨家祖坟,棺材呢?杨大爷,杨大大爷,杨大大大爷呢?怎么只有个牌子?他妈的不可能只有这么点东西的。”

我心说我怎么知道,也许埋在他处,这里只是祭拜的。也许都是死在各个墓中,最后找不到尸骨了。胖子踢了踢祭品的残骸,说:“如果是这样,那杨大广为何要那么虔诚地回来祭拜呢?尸体不在这里的话,去哪里祭拜不都一样。灵牌带走就可以了。”

我倒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如果时常回来祭拜,说明尸体肯定是在墓里的。

但墓室里除了灵牌什么都没有。胖子便去看壁画,敲墙壁的各个地方,墙壁是实心的,非常敦实,找了半天一无所获,他气得一屁股坐到地上,点上烟骂人:“我和你说,没有小哥咱俩都不会倒斗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是倒退,历史的倒退,是不可原谅的溃败。我们忘本了。”

我趴到地上,想看看壁画和地板的衔接处,我想看看他们怎么做到把整张壁画这么完整地割下来。当年一批传教士在中国西部使用胶布整个粘扯下很多古迹上的壁画,破坏非常严重。但这块壁画非常完整,几乎就像是在这块墙上直接画的。想了想,我抢了胖子的烟头,放到墙壁和地板的接缝处,我就看到烟飘上来,有一丝非常非常细微的倾斜。

我拿着烟划过整道缝隙,发现在中间的位置,烟倾斜得最严重。

有气流从墙后出来,是人感觉不到的细微气流。这道墙两边重,中间轻,中间的墙壁里有比砖轻的异物,所以墙两边下沉,中间拱起,中间位置的气流更大一些。

“墙后面有空间。”我对胖子道,“这是道翻门。门轴在墙壁中间,整个墙壁可以旋转。”

“怎么开?”胖子问我。如果是小哥的话,几乎是同时他就能发现打开的方法,但我没有这个能力。

胖子在角落里先用力推了一下,墙纹丝不动。他又去撞两边的墙角,也没有任何反应。他也不犹豫,拿起铲子就砸砖地,我明白了他的意图,马上帮忙。

就像狗打洞一样,我们砸碎地上的青砖,先挖到墙的下方,然后再往对面挖,很快胖子就挖通了一条地道,后面果然是空的。

胖子把地道出口掏大,我往洞里看了看,里面一片漆黑。我把手伸进去,打开手机的闪光灯拍了几下,再鸡贼地缩回来。

打开手机照片,闪光灯拍出来的画面惨白,十分骇人,就看到在我们这面墙后面的墙面上,站着好几个奇怪的东西,在闪光灯下就像挂着一排尸体一样。

仔细一看,是一半砌在墙里竖葬的细口老棺,用的是杂木的棺材板,外面绑着竹架子,都烂得一塌糊涂,甚至都烂穿了,能看到棺材里面。这些就是杨家人的棺材了,胖子终于找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一打杨大爷。

我看照片的时候觉得奇怪,为何是这样的葬法,等看到第二张照片我就明白了。第二张照片拍的是墙后空间的整体,很模糊但是能清晰地知道,墙后是一个大一些的长方形墓室,墓室的中间有一口老石棺,棺材上全是红漆打底的描画,和外面的壁画细节远看几乎一样。但诡异的是,在那口石棺的上方,还悬挂着一个巨大的东西,就像是一口倒挂的大钟一样。

我和胖子爬进去,手电打亮,胖子去检查杨家的棺材,我的注意力则立刻被那一口红漆壁画的石棺吸引住了。

走近细看花纹,棺外壁上画满了雷公,石棺比照片看上去大很多。手电照过去,能看到棺盖上雕刻着云纹,云纹盘绕形成了一个耳朵的图案,用三色彩漆画的很多人物在云中,这些人物都有一个奇怪的特征,耳朵都特别大。

石棺上面那个庞然大物有一半嵌入了墓室的天顶,近看确实像反扣的钟,是铜制的,长满了绿红相间的千层锈,这似乎是一个声音的放大装置。而且从花纹来看,石棺和这个东西是一体的,似乎是石棺里的尸体,会用这个装置听某种声音。石棺、“钟”,包括外面的壁画,这三样东西不属于这个墓,应该都来自于其他地方,有可能是同时被盗来的。

我看了看胖子,他的注意力还在杨家人身上。我探头到了“钟”的下面,侧耳听听,竟然能听到很多类似水的声音,从地表传来,似乎是地下水在流动。

胖子走过来,也探头过来听,就好奇道:“什么声音?有人在上面小便?”

这个水声似乎是从整个穹顶传过来的。我想了想,心说动静不对,立即爬出盗洞,就看到一个闪电,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倾盆大雨,雷声滚了下来。雨水已经冲掉了竹匾,顺着盗洞往里灌。我和胖子在盗洞外面筑起了一道高一点的泥堆,然后在盗洞上头撑起一把伞,再重新下去。

我再缩回到那个墓室中,发现在地下的狭小空间里,竟然能清晰地听到雷声,甚至比在外面听到的更加清晰。而且奇怪的是,在那个奇怪的钟下听雷声,好像有无数的人在同时低声说话,像是在窃窃私语。但是你仔细听,发现是听不懂的。这些声音全部集中起来,指向那个石棺。

“这有点意思。”胖子的眼睛也开始放光,他的好奇心也起来了。他看着石棺,说:“这具棺材里的尸体,在听雷?”我把撬棍递给他,然后给他照明,他默契地一下把撬棍插入石棺的缝隙里,把棺盖推出一条更大的缝隙。我们两个人都后退了一步,以防棺材里有什么东西出来。

等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发生,胖子才松了口气。我想上去和和他一起完全推开棺盖,他推开我:“安全第一,你离远点,这种活让胖爷我来干。”说着他用力把棺材盖子推出一个斜角来,把棺材内部完全露了出来。

推完后,他小心翼翼地把手电往棺材里打,才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就变了。我想凑过去,胖子摆手让我停下:“先等等,你做好心理准备再过来,这里面是个妖怪。”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