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疼痛

 
所属目录:盗墓笔记2019    发布时间:2019-08-19    作者:南派三叔

我在痛苦中埋腹在地,疼得直不起腰来,这种时候时间的流逝清晰得犹如实体,没有任何的缓解,疼痛永远那么剧烈,我脑子一片空白,意识中所有的杂念全部消失了,最后只剩下时间,但是我却不知道时间走得快还是慢。

那段时间里,我无数次错觉我在其他地方的地方,我在山洞里,我在古墓里,在鲁王宫,在秦岭的深山幽谷中,在蛇沼,在张家古楼,在西藏的庙里,我都有痛苦得蜷缩的时候,但是这一次有一种强烈的不同,在那些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有这一切都会过去的坚信,但这一次没有了。

这一次上天不会放过我了,那种强烈的疼痛表现出的信息如此明显。不知道是二叔的话给我的暗示,还是这一次真的不一样。

我始终没有失去意识,我牙床咬出了血,都不让我的意识离开,不知道一个人在地上蜷缩了多久,我终于感觉到有人走进了房间,我感觉到了人的体温,感觉到了四周的气流,那个时候意识开始缓缓地犹如墨汁一样发散,我能清醒地知道我被人抬了起来,四周有人说话,但是任何细节都无法听清。

我的意识犹如铁锁一样,不肯让我昏过去,一直到疼痛慢慢散去,我知道肯定是我被注射了止疼针,疼痛褪去之后我的困意犹如潮水一样袭来。

按照道理,我的意识在这个时候也应该退入黑暗,但是我却仍旧清醒着,我甚至能看到我在一个县上医院的病房里,病房里还有其他三张床位,没有人。

我无法行动,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再一次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轻轻的,犹如鬼魅一样。

和我在酒店房间听到的一模一样,我看着病房的门,忽然有一种剧烈的恐惧,这扇门不能开。我告诉自己,不能开,这扇门不能开。

剧烈的恐惧中,门却被幽幽地打开了,有一个人从门外缓缓走了进来,我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这个人走到了我的床前。

我看着这个人,我惊讶地发现,那是一张熟悉的脸。

我看到了潘子。

潘子默默地看着我,眼中满是无奈,我努力想张嘴,想问:你是来接我的么?

但我说不出话来。

潘子坐到了我的床边上,把手放到了我的胸口,笑了笑,开始说话,但是我什么都听不到。

我死死地盯着他的嘴巴,去读唇语,想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我的注意力怎么样都无法集中,我懊恼、愤怒,忽然一种酸楚犹如潮水一样从心底涌了上来。我忽然在想,难道潘子一直在我身边?他仍旧一直跟着我么?我濒临死亡,竟然还能第一眼看到他。

你一直都在么?原来那首歌没有唱完啊。

你当时救了我,不想自己的命换来的是我这样的结局,对吗?

我看着潘子对我说话,看着他说完起身,慢慢地转身离开,从门里出去。这一片意识缓缓地消散,接着我开始看到了真实的世界,我睁开了眼睛,发现我满脸是泪地躺在病床上。

潘子站的地方空无一人,并不是晚上,已经是白天了。

我努力抬手,摸了一下那一边,空空如也,摸了摸胸口,这还是一个梦,在梦中潘子在对我说什么呢?

我发现自己竟然还记得一些嘴唇的动作,努力回忆,发现那是几个词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