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叫街

 
所属目录:盗墓笔记2019    发布时间:2019-07-24    作者:南派三叔

三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胖子就问:“他们本来就在修墓,还能挖到比他们建的更不吉利的东西?”

“对于活人不吉利,对于死人也许是吉利的。”我说道,因为他们只是稍微换了一个位置,继续修建了这个王墓。如果是对风水有害的东西,他们肯定会重新换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相反,这个东西反而可能对这个王墓的风水是有利的。

“难道挖到了宝贝?”胖子皱起眉头,“挖出一大块砗磲?”

“那东西近几年不是论斤卖的么?”我道。砗磲是佛教七宝之一,一度非常珍贵,后来开始养殖了,三、四斤重的砗磲四、五年就长出来了。“你们猜,是我们上面那条墓道是废弃的,还是我们所在的这条墓道是废弃的?”

“还用猜么,”胖子道,“你那墓道的雷公俑是什么破烂货,我看了一眼,他妈的就是个陶罐,我这个墓道里的可是鎏金的。再说,你见过把废弃墓道隔在墓的中间的么?哦,这墓道修废了,往上挖个墓室,往下挖个墓室,要知道古墓风水是个整体,神圣不容修改。没跑,咱们上头这个是废弃的。不信咱们去看看,顺便看看到底他们当年挖到的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我拦住:“切勿夜长梦多,记得死水龙王庙么?”

那是我们在福建地下古盐井发现的一个奇怪的遗迹,我们硬是扭头走了,没进去。这个名字已经代表了我们从良的决心。

胖子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天真牛~b,那咱们赶紧找主墓室,把你三叔这事搞清楚。”说完就撩起我的毛巾搽手泥,我拍掉他的手,跟着闷油瓶往墓道的另一边走。

墓道很长,壁画上全是眼睛,仔细去看,能发现壁画是分层的,微光下眼睛都是闭着。胖子说在有光的条件下,壁画外面那层可以挥发,一层一层地挥发,越往里面,壁画越鲜艳,眼睛越大。

我小声问他:“你是怎么知道不能开灯的,可以啊,手艺没落下。”

胖子拿出他手机,打开了蓝牙,搜索四周的蓝牙设备,我就看到一个蓝牙设备被搜索了出来,是刘丧的手机,蓝牙设备的名字就叫做:注意壁画不能见光——刘丧。

“这小子哪儿去了?”我问道。

“死不了,这种傻逼能活到108。在附近,但是不回消息。”胖子说道,“肯定在中饱私囊,等出去胖爷把他身上所有的眼都掏一遍,一件都不让他藏。”

想起胖子之前说刘丧的传言,我就问胖子是怎么认识他的。胖子冷笑了一声,说:“这说来话长,你要是混道上,应该知道癞头咕子绝户的事吧,那宣城的老盘口十七个人进的小蟒山,下那个辽国太后的斗,就他一个人活下来了。十三年前了,他才几岁,当时就是个叫街的,被癞头咕子相中了耳朵好,他砸了碗就进了这一行。癞头咕子死后,他就拜了现在的师傅,这小子聪明,做事勤恳,伺候得好,而且耳朵确实是好,不知道怎么地就得了真传了。但胖爷我听各种传言,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癞头咕子的事情我是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小,但胖子的意思我知道,就是这小子太精明,当年在地下肯定发生事了,一个小鬼能活着出来,肯定身上背了命案了。

“叫街”是残疾的乞丐的意思。山东、河南等地的乞丐叫穷家行,自称万年穷。乞丐这一行非常复杂,里面很多门道,比如说湖北的花签子——当年陈皮阿四就是,意思是天生会行凶的要饭的,这种人往往异常凶横精明,记仇而且执着。山东、河南穷家行里普通的叫花子叫“死捻子”,还分韩门、齐门、郭门三个支系。河北的穷家行又有“范家门”、“康家门”、“李家门”、“高家门”等。

普通叫花子里又有“花搭子”、“武搭子”和“叫街”三类。苦讨的叫“武搭子”,“叫街”是残疾的乞丐。所谓“花搭子”是通过卖艺乞讨,如唱数来宝、砸牛胯骨、打竹板等。

“他哪儿残疾了?”我就问胖子。刘丧人模狗样的,真看不出来。

“脑残。”胖子道,“绝对是脑残。”

说着我们已经随闷油瓶来到了墓道尽头的石门,门庭的上方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藻井”,上有大量的多层斗拱,围着斗拱满是仙人接引的木雕。门头飞檐凌厉,是为第二道仙门。所有的木头上,皮烂起了一成木飘。闷油瓶看了一眼我们:“要聊天在这里聊完,后面就是墓室。”

胖子看了看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要聊,于是站定对我道:“我听说过刘丧一件事情,我说了,你就知道我为什么忌讳他。”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