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刘丧心病狂

 
所属目录:盗墓笔记2019    发布时间:2019-07-24    作者:南派三叔

胖子说得很简短,我听完之后毛骨悚然,这几年恐怖妖异的故事听的多了,大多都听了无感,但是听人的故事,越听越恐怖。这个世界上人能干出来的事情真的太吓人,我这一行尤其如此。

刘丧身上发生的事情还是比较匪夷所思的,比起各种传言,胖子认为他讲的这个版本可能更加真实。

刘丧并不是孤儿,虽然是叫街的,但他是有父母的。刘丧的父亲打过对越反击战,老山轮战一直打到1989年,他父亲是靠后的一批,到前线的时候,看到机关枪才知道真的要打仗了,上战场之前哭了一夜。他父亲的班长长得特别神气,天亮了来动员,说一定会带他们回家乡。

上山到战场不到十分钟班长就头部中弹,第一场打了不到5分钟,整个排没了一半人,刘丧的父亲也被炮弹炸伤送下战场。再见到班长的时候,班长的脑浆已经流空了,人从中弹到死,就算头部中弹都能活十几分钟,他看到班长一直在哭,人死了之后都在哭。

之后两班合并,去了猛硐的丛林,打过一次都算老兵,这一次打了60个小时,整个山被炸秃了——当时中国人已经很能打了,越南老兵都知道血丘的说法。当时他父亲就看到山被炸出了一个口子,里面露出了青石板子。之后又连续炸了十几个小时,青石板子上也被炸出一个大洞,才发现山里是空的。

他父亲发起最后一次冲锋,越南人就退到空洞里。他们追杀进去,发现里面是一座古墓,墓道两边全部都是翡翠、金佛和斯里兰卡红宝石,是当时南越国一个丞相的古墓。越南人在里面抵抗地非常激烈,他们打了十几次牺牲了好几个人都攻不进去。他父亲撤出来就让装甲车把洞口给炸塌了,把越南人全活埋在里面。

不到三十分钟越南的支援部队又把他们撵下了山,这个时候东线战斗结束,所有的火炮全面支援这个334高地,直接把附近的山全部重新翻了一遍,等炸完他父亲再找原来的山,找不到了,整个地貌全部发生变化。

他复原之后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几个战友,其中有一个人就是潘子,当时潘子还不认识三叔,到了最后潘子也没把这事说出去,因为潘子知道入这一行容易,出这一行难。

刘丧父亲复原之后生的他。刘丧十几岁时,他父亲和第一任老婆离婚又娶了一个,对方带了一个孩子。刘丧就开始叛逆,两次离家出走,最后一次离家出走是因为父亲肠癌,他一个人和继母住,被用开水泼了,他一边要饭一边走路去城里医院找他爹,到了医院他爹已经死了,他就再也没有回家。

要饭的时候他认识了癞头咕子,是因为他把他爹的事情讲了,而不是因为他耳朵好。

三年后他父亲留给他继母的房子着火,因为他继母一家都搬了过来,所以包括继母的小舅子这些人全都被烧死。警察说门窗全部都用铁丝绕死了,放火的人就在门外听,地上的灰上有一对脚印,还有一个方形的痕迹,那是一个录音机,放火的人把惨叫声都录了下来。

听雷,又叫做亡听,江湖传言通过阴耳能听到地下古墓中亡灵说话。耳朵需要听亲人将死之语,再用邪术,才能逐渐听到死人说话。当然,后来证明这是利用雷声的共鸣。此乃以讹传讹。

但从那个时候开始,刘丧的耳朵就变得很好。

这些事情都是胖子和潘子的战友在祭奠战友时遇到的时候听说的。疑邻盗斧,没听过这个故事的人看刘丧一脸贱样,也觉得他阴气逼人。

像我这样的人,也总想找到好的一些事情来平衡坏的,但好事却往往经不起推敲,坏事则扎实得很,这个故事听完让人绝望。

四周灰暗,非常压抑。

但我也相信自己的直觉,我总觉此事另有蹊跷,因为刘丧在我看来,身上没有那种邪气。思索间,闷油瓶已经掏出了L形的探针,准备刺入墓门之内。

这个墓应该有人开过,空气理应是没问题的,但我们没有带防毒面具,我怕人家走的是其它线路,还留有密封的墓室,这也得小心。

墓门缝隙被桐油一样的东西封死,里面如果有大量可燃气体,门一开遇到氧气有可能会立即爆炸或者着火,火坑子就是这么个由来。就算我们没有被火烧死,这里的氧气也会立即烧光。当然,里面也有可能密封着有毒的气体。所以,遇到密封的墓门,要先用一个小孔放气,当年马王堆开孔喷了三天的火。

闷油瓶背靠墓门,反手将探针刺入门的缝隙,用镜子反看——这样是最安全的。我用手电给他照明,胖子给他扇风:“深呼吸,深呼吸,马上就行了。”

闷油瓶看了他一眼,将探针拔了出来,没有火喷出来,也没有气体冲出,里面不是密封的,手机光下,我们都看到探针从缝隙里勾出了一些东西。

是裹着泥浆的头发。

胖子看了我一眼,我摇头,这道门我不打算开了。胖子闻了闻探针,忽然道:“你们还记得不记得哑巴皇帝的传说?”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