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黑月光的马甲又掉了在线阅读 - 第287章 容栀,别哭&时空乱流开启

第287章 容栀,别哭&时空乱流开启

        手心的芯片传来温热的触感,轻轻颤动,容栀的耳畔似乎听到一声叹息。

        男人的叹息。

        容栀的喉咙刺痛,食道里仿佛满是海盐和砂砾。她红着眼睛,哑着嗓子,几乎一字一句道:

        “我不认输。”

        “我偏不认输!”

        说完,她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双手握住芯片,就生生地往外扯!

        漩涡发出一声尖利的啸叫,似乎是痛极的悲鸣,眼看着就被容栀生生扯成细长的形状,僵持不下。容栀果断一只手抓着芯片,另一只刚刚回复完好的手再次抓上那团尖锐的风刃!

        痛意沿着脊椎震颤上天灵盖,容栀眼前几乎一黑,她咬破舌尖,靠着嘴里的血腥味维持神志清醒,那只被风刃凌虐的手下用力!

        她拉着风刃的两边,生生把漩涡向着两边——拉扯!

        尖锐的啸叫再次遍布整片海域!船上厮杀的两边都被这尖锐的啸叫声震得动作一顿,有人的耳中流出血。

        容栀的耳中、眼角、鼻下,也被尖锐的啸叫声和剧烈波动的磁场扭出细长的鲜血,长长地划过洁白如玉雕的面容,在下巴上汇成小小一束,顺着脖子向下,绘出一道长长的血线。

        她喘了口气,不顾眼中涌出的血,沉下力,再次用力扯开!

        令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

        陆泽宇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诡异景象。

        这个世界,出现一道长长的黑色裂痕。

        这里明明是生活多年的现实世界,可此刻,世界就像变成了二维平面的一幅画,在容栀的猛力撕扯下,竟然生生把这幅画撕开扯开一道裂隙!

        裂隙中是什么?

        是黑色的虚无。

        夏峥嵘终于从癫狂的状态中清醒,他眼中的红褪却了,茫然地看着这道缝隙。

        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

        这是什么?

        有什么冷的东西落在他的肩上。

        夏峥嵘怔怔的抬头,看着漫天大雪。

        他看到巨大的、赤红的太阳,几乎就在眼前,他甚至能看到上面的火焰燃烧。他抬头,空中一轮明亮的庞大圆月,静静地挂在天上。

        漫天鹅毛大雪,迅速覆盖了他的头和肩膀。不远处,大雨倾盆。大海变成白茫茫的一片。

        火光抖动着映照夏峥嵘的脸,他被烤得发干。

        风霜雨雪,日月同空。

        这幅景象深深地映刻在所有人的眼中。

        风刃切割着容栀的手指,她扯着漩涡边缘的那只手几乎就要被割断!她猛地将芯片换了个手,就在这一瞬间,漩涡试图恢复原状,只见那道天地间的裂隙慢慢缩小。

        陆泽宇大叫了一声夏峥嵘听不懂的话:“容栀,时空乱流?”

        容栀抬头,七窍流血,眉目冷肃,如同修罗。她的双眼精光毕现,陆泽宇心中一动!

        他回头看了一眼陆隽,咬着牙,纵身一跃,趁着裂隙关闭的前一秒,双手抓住一边,压下身体,顺势往后扯!

        “扑街!”夏峥嵘骂了一句,也跳了过去,没问缘由,直接抓住另一边!

        两个人使出吃奶的力气,生生一扯,竟然把那裂隙扯得又宽了几分!

        “扑街!这是什么鬼东西!”夏峥嵘大吼!

        裂隙里是永恒的黑与静默,磅礴的恐惧无边无垠地倾泻而出,几乎将夏峥嵘冻僵!

        容栀的眼前昏沉,中了枪的大腿几乎失去知觉。她维持着最后一丝清明,用尽全身力气,扯着那团漩涡就往裂隙走去!

        漩涡再次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利的啸叫!

        “夏峥嵘!你丫没吃饭吗?”陆泽宇怒吼着扯着裂隙的边缘,咬着牙往后再退一步!

        “食屎啦你!”夏峥嵘咆哮回去,口中传来血的铁锈味,他穿着粗气,额头全是汗,生生扒着裂隙的边缘,把裂隙再次扯宽!

        容栀双手的伤痕深可见骨。她死死抓住江韵的芯片,漩涡被她扯成一道长长细细的线。她咬紧下唇,向着裂隙拖动!

        三步。

        两步。

        一步。

        容栀看着眼前的裂隙,磅礴的亘古通天之意擦着她的鼻尖而过,宇宙的威压铺天盖地降下,前方,是永恒与瞬息。

        是时空乱流。

        容栀爆发出身上最后的力气,抓着芯片,向着那世界的裂隙,纵身跃下!

        “容栀!!!!!”

        陆泽宇睚眦欲裂!

        “松手——!!!!!”容栀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陆泽宇和夏峥嵘下意识松手,裂隙迅速缩小,电光火石之间,夏峥嵘一声呐喊,反手把容栀的黑色书包,丢进了那深深的裂隙!

        裂隙轰然合拢,把那道风刃漩涡拦腰斩断!

        漩涡无力地转了几圈,消散了。

        夏峥嵘腿一软,一屁股坐在甲板上。只听“扑通”一声,是陆泽宇摔在他的脚边。

        两个人相顾无言。

        雨停了。

        雪散了。

        月亮不知何时,已经从空中离去。

        东方既白,晨光熹微。清晨的微风轻轻拂过血战众人的脸,拂过地上的年轻英魂,然后回归大海。

        世界一如既往地醒来。

        只有甲板上的冰雹和残雪提醒着众人,刚才不是一场幻觉。

        ……

        黑。

        无边无际的黑。

        没有时间的流逝,没有声音,没有生命。

        什么都没有,永恒的虚无。

        容栀懵懵懂懂地睁开眼,头顶着自己的黑色书包,浑身都痛,她的手中还牢牢抓着江韵的芯片,良久,眼中才缓缓恢复了清明。

        她向四下看去,四下只有黑。

        她的脚下一片虚无。

        她是在坠落?

        没有坠落。

        也没有引力。

        在一片虚无中,什么都没有。

        她看着掌心的芯片,静默半晌,眼前又浮现出四分五裂的直升机和爆炸的血雨。

        “时空乱流……”容栀低声自言自语。

        “终于开启了。”

        容栀不再犹豫,从背包里掏出了电脑,把江韵的芯片插了进去。

        时空乱流中,时间是多维的。容栀眉目肃然,双手在键盘上划过,输入了不属于古代地球的文字,按下确认后,紧张地看着电脑。

        良久,她的面色灰败下去。

        “果然……还是天命吗?”容栀喃喃道。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蓝色的光,直到流下一串眼泪。

        眼泪滴在了键盘上。

        电脑闪了闪。

        容栀双目睁大,看着显示屏上缓缓浮起一行文字:

        “容栀,别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