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惊!我的网恋对象是个古代暴君在线阅读 - 第505章 谋害

第505章 谋害

        “老夫人,月小姐中的毒并不单单是燕窝羹引起的,而是珠姨娘在燕窝羹中加入了药材,与月小姐吃的补药中的药材相克,才引起的中毒。”双雀复述了太医的话,给叶老夫人听。

        叶老夫人问道,“补药?月儿在喝什么补药?”

        “是月小姐说近来觉得身上寒冷,身体气虚,请大夫开的补药。”双雀道。

        “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女孩儿家未出阁,有些药可是不能乱喝的,她年级小不知道也就算了,她身边的嬷嬷呢,难不成没有告诉她。”叶老夫人道。

        安氏上前道,“我已经询问了月儿的嬷嬷,说是月儿去往她母亲家里的时候,在那边看的病。”

        “简直是胡闹。”叶老夫人本来就对邢氏,她家里的人也是胡作非为,“太医可说有办法治了。”

        “有,要为月儿调理调理身子,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安氏让丫鬟下去,又说道,“那珠姨娘那边怎么样。”

        “知道真相的人有几个?”叶老夫人问道。

        安氏道,“也就我和太医还有双雀知晓,旁的人暂且不知。”

        “那就好。”叶老夫人点头,“趁着这次机会,我要好好的整治一番珠姨娘才好。”

        “母亲,您的意思是...暂且瞒下来这事儿得真相?”安氏问道。

        叶老夫人道,“她在不整治,当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母亲放心,媳妇明白您的意思。”安氏道。

        “要是各个都能像你这样省心就好了。”叶老夫人道,“我也就不用如此发愁了。”

        纪兰珠靠着虚弱的昏倒在叶茂义的怀里,才躲过一劫,不必在佛堂里面罚跪。

        “穗儿,去看看我娘来了没有。”纪兰珠道,“别站在这里跟个木桩子一样,看着我心烦。”

        “是。”穗儿听话的离开了。

        这时候两个婆子进来了,气势汹汹就要拖着纪兰珠下床。

        “你们干什么,想造反啊,也不看看我是谁。”纪兰珠怒道,“怎么敢对我如此无礼。”

        “奉老夫人的命令,请您前去中堂对质。”两个婆子嘴上说着请字,可是动作十分的粗鲁,半点都不客气。

        叶茂义早已经被喊道中堂来了,看见纪兰珠如此,赶紧上前喝退了两个婆子。

        两个婆子见是二老爷不敢造次,只得退下。

        “老爷。”纪兰珠哭的梨花带雨的,“不知道妾身犯了什么错,竟然要如此对我,我没脸活下去了。”

        叶茂义看见纪兰珠如此单薄,也是心疼的很,“母亲,大嫂,你们这是做什么,到底珠儿犯了什么错。”

        “父亲,她毒害于我,难道您还这么护着她么。”叶清月被丫鬟搀扶出来,脸色苍白,看见自家父亲一心一意的护着纪兰珠,却不顾于自己,她眼底划过怨恨,看向纪兰珠,不管是不是她害的,一定不会让她活着。

        这时候孙玥来了,纪兰珠指着她,“是你,一定是你陷害我,你这个贱人。”

        “闭嘴。”叶老夫人道,“这里岂有你放肆的地方。”

        孙玥规矩的行了礼之后,看向纪兰珠,“珠姨娘还是认了吧,母亲早就查清楚了。”

        纪兰珠一头雾水,她可从来没想过害叶清月啊,这不是自找死路么,她还好心好意的送了点燕窝羹给叶清月,想要在叶茂义跟前表现一番,怎么叶清月就会中毒了。

        叶国公府的这一热闹,叶似锦没有在现场看表示很遗憾,不过她心里清楚,这也是叶老夫人故意支开她的,要是她在叶国公府肯定不会有这么大场面,而是私下处理了。

        “竟然不是纪兰珠下的毒。”十四将收集来的情报跟叶似锦八卦,“也是,她不至于这么蠢,这么明晃晃的下毒,这不是自己坑害自己么。”

        叶似锦道,“这是老夫人要给纪兰珠一个教训啊,才会把这脏水死死的扣在纪兰珠的头上,让她无法辩解,还落实了个居心不良的称号,这一招最简单有效。”

        “那叶茂义又会怎么做呢,这一面是自己的亲女儿,一面可是自己千辛万苦娶的妾室,啧啧。”十四道,“估计头都要大了吧。”

        “这事情一旦定性,就是纪兰珠下毒害人,叶老夫人肯定不会留着她得。”叶似锦道,“你再让人去打听打听,回头我要写个话本才行,把这些事情都写上去,一定会大卖的。”

        “叶姑娘,别忘了算我一份啊,这些消息可都是我探听出来的。”十四说完就跑出去了。

        叶似锦也没有闲着,就开始在书案前一边研墨,一边想着该如何下笔。

        叶茂义一听真的是纪兰珠下毒的,人都傻了,他还力保纪兰珠,没想到真的是她下的毒,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纪兰珠百口莫辩,“真的不是我啊,我是冤枉的,那燕窝羹我自己也喝了,都没事啊。”

        这时候有小丫鬟悄悄的跟安氏说,纪夫人来了,就在府外,说是要见纪兰珠。

        安氏看现在这么乱,纪夫人来了怕是又不安宁,道,“就说今日家中有要事,请纪夫人回去吧,改日再相请她到府中做客。”

        纪夫人一听面色难看,可是眼前的是叶国公府,自己女儿嫁过去又是妾室,只能忍下来这口气,觉得十分的丢脸,只能让人抬着轿子打道回府。

        纪兰珠看着叶茂义的眼神变化,心凉了半截,果然男人靠不住,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现在可怎么办。

        “老夫人,我与月小姐无冤无仇的,我做什么要害她啊。”纪兰珠拿着帕子抹眼泪。

        叶清月愤恨道,“谁知道你是什么居心,许是见我不愿意帮你陷害二夫人才做了此等恶事。”

        这话一出让众人惊愕,倒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儿。

        纪兰珠没想到她会这样陷害自己,她压根就没同叶清月说过,她知道叶清月现在不愿意与自己多来往,又怎么会和她商量这种事情,“你胡说。”

        “月儿,这是什么意思。”孙玥问道,“珠姨娘她,她怎么会这样。”

        叶茂义也是没想到,不可置信,“月儿,你可不能乱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