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粘碗盏法!

 
所属目录:猎赝    发布时间:2019-08-30    作者:柳下挥

刚刚走到修复中心门口,就听到了江来和熊伯益的争吵声音。

不,主要是熊伯益大发雷霆的声音。

“胡闹,完全是对牛弹琴—–你的修复方案狗屁不通,不知道为什么林初一要把你给请过来。连我修复中心招来的那些新手都不如。”

“……”站在修复中心门口的林初一满头黑线。自己这是又中枪了?

你们吵你们的,总把我拎出来抽两耳光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你爸厉害,你就厉害了?就算是父辈有点儿名气,也要被你给败光了。你的名气毁了我管不着,但是你要用这种方法去修复童子戏水瓶。那不可能。”

林初一等着江来的反击。

没想到江来竟然没有反击。

这让她心生警惕,因为这完全不符合江来「有仇当场就报了」的行事准则。

通过寥寥几次的接触,她的心里已经对江来这个人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这是一个「直来直往」、「毒舌腹黑」、「绝不吃亏」的家伙。而且信奉的准则是「不让仇恨过夜」,就连熊伯益骂了他父亲一句「死鬼」,他也能当即就回骂过去。

这样一个人,他竟然一头闯进了尚美这个大池子里,当真如此相信自己的游泳技术吗?且看看他能够扑通出什么样的水花吧。

“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吗?你知道南宋童子戏水瓶有多珍贵吗?”熊伯益还在继续发飙。

“知道。”江来淡淡说道。

「果然!」

林初一在心里想道。

俩人的争执仿若高手过招,一方主攻,一方擅守。熊伯益攻势密不透风,水泼不进。但是,擅守者却在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稍有破绽,一击致命。

江来半天不吭声,原来就是在这里蹲着熊伯益呢。

这个家伙——死性不改!

“你……”熊伯益像是被什么东西噎到了,一幅喘不过气的模样。

“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知道童子戏水瓶很珍贵。”江来出声说道:“不然林初一也不会从外面请外援了,你们修复中心的人手就足够了。”

“……”

林初一知道,不能再让江来说下去了。

任由局势发展下去,她不知道熊伯益和江来会打成什么模样,但是自己和熊伯益一定会成为生死仇敌——你说说,哪有人这么卖力的给人拉仇恨的?

「难道说,这就是江来预谋已久的报复手段?」

林初一的心里不由得冒出这种荒谬的想法。

但是仔细一想,倘若江来当真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报仇雪恨,让整个尚美集团所有职员都和自己有矛盾,又觉得这样的江来——

真是蠢萌蠢萌的啊!

林初一推开修复中心厚重的玻璃大门,快步朝着会议桌前的江来和熊伯益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脸色紫红呼吸艰难的熊伯益一眼,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残忍了?熊伯伯年纪大了,又有三高的老毛病,自己把「监督」江来这样一份重要的工作交付到他的手里,会不会对他太过沉重艰难?

“给熊主任倒杯茶。”林初一出声说道。

“好的。”跟在旁边的小和赶紧跑去泡茶去了。

轻轻抚拍着熊伯益的后背,说道:“熊伯伯,别生气。大家只是合理的讨论一下修复方案,以前咱们修复中心不也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吗?我也没少和你摞脸子拍桌子,是不是?只是今天你和江来先生的讨论更加热烈一些而已。”

每一件损坏的古董在修复之前,都要根据其特殊情况制定相对应的修复方案。特别是南宋童子戏水瓶这样的「重器」,更是需要慎之又慎,需要专家「会诊」,然后经由上面批准才能够开展修复工作

江来想要修复这个童子戏水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要先拿出修复方案,自己签字同意他才能够动手进行修复。不是说想怎么修就怎么修,任由修复师的性子来做。

那样的话,修损破坏,责任算是谁的?

显然,现在的情况就是江来的方案太过「惊世骇俗」,熊伯益这边不认可,所以双方发生了矛盾。

“热烈?”熊伯益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在林初一的劝慰下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怒声说道:“他这不是和我讨论,他是想活活把我气死。”

“你想多了。”江来说道。他看了宫锦一眼,心想,她怎么也来了?“我不喜欢死人。”

“你看看你看看……”

“好了好了。”林初一又觉得太阳穴开始抽痛,出声打断了两人的争执,出声问道:“修复方案哪里出了问题?”

“我说过,这童子戏水瓶瓶身已经出现裂缝,用常规的金缮修复法就成了。他非说这样修会破坏瓷瓶的美感,修旧如新,是对文物的二次破坏。裂缝都这么大,不用金箔把它填满,怎么修?只要手法高明,就算加了金箔,也可以很好看嘛。以前遇到这样的损坏问题,我们都是这么修复的。”

林初一的视线转向江来,问道:“江来先生的修复方案是什么?”

江来捧着茶杯,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初一,朗声说道:“我看过童子戏水瓶的破坏情况,虽然漆色脱落,瓶颈出现裂缝,但是算不上太过严重,所以不需要用金粉金箔这种改变器件成色的修饰物。如果需要用「金缮」修复法的话,你们修复中心就有好几个修复师能够做到。何必把我请过来?”

“江来……”熊伯益脸色再次发生变化。这个家伙是准备和自己没完没了了吧?不戳自己一刀就不舒服?

“……”

林初一无比幽怨的看了江来一眼,原本想反驳说「是你自己找上门的」,但是想到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小不忍则乱大谋,不符合她林初一的行事风格。

宫锦脸色平静的看着江来,心想,这果然是自己认识的江来啊。小时候就是这种噎死人不偿命的性格,有一说一,绝不隐藏。记得很清楚的是,有一次远在广州的小姑给她寄来了一双白色耐克鞋,她得意洋洋的穿在脚上,整个院子的小朋友都投来羡慕的眼光,有人问她在哪里买的,有人问她多少钱买的,只有江来冷冷瞥了一眼,当着大家的面高声宣布这双耐克鞋是假的。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身边的人,眼前的景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江来竟然一点儿都没变。

真好!

林秋更是看的兴奋不已,双眼死死的盯着江来,就像是盯着一个绝世大美女。太有感觉了,太有感觉了,这不正是自己想要寻找的漫画主角吗?这不正是自己想要找到的原型人物吗?

他甚至急急忙忙的从帆布包里面摸出速描本,就那么站在那里开始描绘江来坐在那里捧着茶杯喝茶的姿势动作。

“那江来先生的想法是?”

“粘碗盏法。”江来淡淡说道。


下一篇:
回首页: 猎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