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我来审判你!

 
所属目录:猎赝    发布时间:2019-11-30    作者:柳下挥

施道谙被宋智明王治夫妻给请到家里喝茶。

这是碧海的老别墅,装修简洁,但是极有格调。客厅的落地窗前摆着一张巨大的?BellHessman&Sons黑色钢琴。墙壁上挂着一幅《朝阳图》,红日耀眼,照得黄浦江面也生出金光。以施道谙的专业眼光看过来,这幅工笔画用笔细腻,用色大胆,颇具收藏价值。此画没有落款,但是能够在主人家登堂入室,悬挂在最显眼的位置,已经说明画家身份了。

再观宋智明王冶二人,皆是气韵高上,风采过人。能够养成这样的心性,至少需要三代以上的书墨来浸润打磨才成。

可惜的是,没想到后辈却要遭遇这样的劫难。

池雪亲自帮施道谙泡了一杯红茶送过来,又为宋智明和王冶端来白开水,这才挨着王冶坐下,看着施道谙说道:“施先生,有什么话不妨和叔叔阿姨直说。他们都是明事理的人。”

施道谙端起红茶喝了一口,笑着说道:“下雪不冷化雪冷,这两天可比前几天要冷多了,两位长辈可要注意保重好身体。”

“哪里还能在意这个?施先生,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不用藏着掖着,事实真相如何,我们自有评判。”宋智明出声催促着说道。

“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我问的两个问题,现在也都有了答案。”施道谙看向宋智明,笑着说道:“如果宋先生对这两个问题不感兴趣的话,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喝茶了,是不是?”

“我希望施先生说话要有理有据,不要别有用心的跑来挑拨我和老朋友之间的关系。”宋智明自然不会轻易的相信一个陌生人的两句「糊话」。

“别有用心?说实话,我还真有别的用心。一是为了替宋先生讨还一个公道,另外,也替自己的师父讨还一个公道。无冤无仇的,我好端端的坐在家里喝茶睡觉不好,冒着冷风冷雪的跑出来折腾什么?”

“你的师父?”

“我的师父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有着共同的仇人。所以我才找上门来了。”施道谙捧着红茶温暖身体,说道:“我们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分析。宋先生相信自己的儿子是因为疲劳驾驶才发生车祸吗?”

“有所怀疑。”宋智明说话比较含蓄保守。宋朗虽然年轻,但是办事沉稳,而且是在市区开车,车速都有极其苛刻的限制,就算是疲劳驾驶,怎么可能把孩子给撞成那样?

“看来你们还没有接到警方的最新通报吧?通过路上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撞向宋朗的那辆大车司机戴着帽子和口罩,就连眼睛都被墨镜给遮住了,一幅冷酷杀手的模样…….他要是一个正常司机的话,用得着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他要是一个普通司机的话,刹车失灵或者发生其它的违规操作,人的第一反应只是解决困难,哪里会先找来这些东西把自己给伪装起来?”

“另外,肇事车辆已经被警方找到,而肇事司机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一张稍微清晰一些的正面图都没有…….想要把他找到,怕是难如登天了。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向池小姐求证。我想池小姐应该还没来得及和你们同步这些消息吧?”

池雪点了点头,看向宋智明解释着说道:“宋叔叔,我只是…….”

“我知道,你是怕我和你阿姨气坏了身体。”宋智明颇为理解的说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池雪点头。自从宋朗出事之后,宋智明的血压升高,情况极其危险。王冶更是身体虚弱,好几次都险些晕倒在地。池雪实在不敢再用这样的消息来刺激这一对可怜的老人了。他们也经受不起这样沉重的打击。

“没有肇事司机的照片,没办法识别他的身份,又怎么可能把人给找出来?如果找不到肇事**,宋朗不就白白被人给撞成这样?你们能够咽下这口气?”

宋智明的情绪果然变得激动起来,怒声喝道:“我就不信这个世道没有天理了…..”

“当然,如今是法制社会。可是,越是法制社会,越是需要证据……没有证据,警察如何抓人?”

“你有证据?”

“我没有。”施道谙干净利落的说道。

“…….”

“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也不会来找你们说这些了。关键是,有人画蛇添足,偏偏玩了一手「栽赃计」,把那只价值三个亿的《梅妻鹤子》青花瓶塞到了宋朗的私车后备箱里。你看看,你的儿子不仅仅被人撞成这样,而且还得背负一个盗窃走私的罪名…….他现在不能说话,不能辩解,就算是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怕是也没办法洗涮的掉自己身上的耻辱吧?有人这是先把他的嘴巴封上,然后再把罪名全部都安到他的身上。你们的儿子,他不过就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替罪羔羊而已。”

“你怀疑是谁?”宋智明问道。

“宋先生,你又怀疑是谁呢?”施道谙意味深长的看着宋智明,出声反问。“如果我们想到的是同一个人,那么,我这边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想要拜托宋先生。不知道宋先生能否伸出援助之手?”

——-

江来正在和保安理论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孩儿的惊呼声音:“江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来转过身去,发现是林初一的小助理和小和正站在身后看着他们,江来赶紧跑了过去,抓住和小和的衣袖说道:“走,你带我去见林遇。”

“江老师,你别激动。你要见我们林董做什么?”和小和急忙阻止,她也没资格带江来去见大老板啊。

“我来审判他。”江来说道。

“……”

“怎么了?你也不愿意帮我?”江来问道。

“江老师,不是我不帮您,是我也帮不了您……我没有办法帮你去见林董。”

“那谁可以带我去见老板?”江来问道。想了想,又说道:“如果你想让你们老板出来,最好帮我见到林遇。”

“啊?你有办法救我们老板?”和小和激动的问道。她是林初一的秘书,林初一被警方拘留,她也跟着被审问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现在还在接受调查,写一份又一份调查资料。

干些辛苦活倒算不得什么,关键是公司里面的风言风语太多,有些人把话说的太过难听,把她给气得死去活来。现在听到有人能够救老板出来,她自然高兴不已。

“是的。”江来认真的点头,说道:“只要你帮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忙。”

和小和想了想,说道:“我没办法带你去见林董,不过我认识林董的秘书李炎,我可以帮你给李炎打通电话。”

江来点了点头,说道:“麻烦了。”

和小和当着江来的面就拨通了李炎的电话号码,对着电话说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说道:“李炎说让我们稍等。”

话音刚落,和小和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接通电话,里面传来李炎的声音,说道:“林董要见他。”

江来被和小和带到总裁办公楼层的时候,林遇的秘书李炎已经侯在办公室门口了。李炎对着和小和点了点头,说道:“林董请您进去。”

他主动帮江来打开办公室大门,等到江来进去之后,又再次帮忙把门给关上。

李炎没有跟随江来一起进去做服务工作,显然,提前得到了老板的授意。

江来走进林遇的办公室,眼神四处打量一圈,最终落在墙角聚精会神地修剪一盆梅花的林遇身上。

“我来审判你。”江来出声说道。


下一篇:
回首页: 猎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