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孙子!

 
所属目录:猎赝    发布时间:2020-03-02    作者:柳下挥

“江来,怎么说话呢?让卫营把话说完。”云成之出声劝阻。江来是自己的师侄,是自己的晚辈,是自己人。按照中国父母的行为习惯,孩子之间闹了矛盾,不管青红皂白先把自家孩子给训斥一番。

完事之后,一个眼神丢给对方父母,我都这样了,你们不表示表示?

这个时候,对方父母自然不甘示弱,抡起棒子对自家小孩儿就是一顿爆打……

「你骂几句算什么?我都动手打了呢。」

然后一个打一个拉,双方和和气气的带着孩子回家。

云成之没办法说别人家的孩子,所以,也只能先去说自己家的孩子。

“说完你就会后悔。”江来闭着眼睛,好心提醒着说道。

“让人说句话而已,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云成之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卫营啊,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云主任,我就是想不明白,修一块玉而已,需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一百万的修复费用……这是訛人吧?”卫营笑容玩味,语带嘲讽的说道:“云主任,我爷爷平时没少在我面前提起您,说您德高望重,说您技艺精湛,说你们俩是好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嘿,朋友有难,您老人家不愿意出手帮忙也就罢了,我们卫家也没有让人免费帮忙干活的道理。可是,一百万的修复费用,你是算好了我爷爷不好意思张嘴还价,所以就来这么一出狮子大开口啊?”

卫营的心里确实是带着火气的。

云成之是爷爷相交多年的朋友,家里祖传的老玉坏了,云成之恰好有随身携带的手艺,随手帮忙给修好不就得了?举手就能解决的事情,谈钱不就俗气了吗?

再说,谈钱就谈钱吧,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不说给我们家一个折扣优惠,那你也按照市场价走啊,张嘴就是一百万修复费用,你当我们卫家是冤大头呢?

卫营觉得这个云成之是假清高,实小人。而江来更是沽名钓誉,表面上装出一幅与世无争老子不在乎钱的高人模样,其实早就钻进钱眼里面出不来了。

至于微博上的那些言行举止,无非就是为了博取人的关注和好感立下的人设。

这年头,立人设的伪君子还少吗?

卫营对此嗤之以鼻,对江来和云成之不屑一顾。什么狗屁的大师,不过就是两个生意人而已。你要别披着「大师」那张皮,规规矩矩的谈生意,我还高看一眼。

现在嘛……这年头阿猫阿狗都能称大师了?

如果不是爷爷态度强硬,他根本就不愿意走这一遭。

就算来了,心里也是不情不愿的,对待江来和林成之的态度也就不甚尊重。

“后悔了吧?”江来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出声调侃。

“……”

云成之确实是后悔的。

早知道也和江来一样,装睡不就蒙混过去了?哪会招来这么一档子事儿?

云成之不想和江来争辩,这小子说话没轻没重,一张嘴就跟放飞箭似的,自己年老体迈动作僵硬,说不得就躲避不及被扎一个万箭穿心。私下里听听,自己还有时间消化。当着别人的面要是被怼上两句,那可就颜面无存老脸丢尽了。

云成之看着卫营的后脑勺,态度诚挚的解释着说道:“卫营,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一百万是你爷爷捐给古籍修复室的,并不是修玉的费用……我和老卫并没有提过修复费用的事情。”

“捐的?”卫营冷笑连连,说道:“云主任的意思是说,这一百万是我爷爷捐献给古籍修复室的,然后修玉的费用另外计算?这一档子买卖,收两次钱?难道说捐的那一百万,就不是从我们卫家手里流出去的?再说,说是捐给古籍修复室,最后钱到了谁的手里,这不是心知肚明的事情吗?”

“我可是清楚的很,国内的那些研究机构,或者某些教授搞出来的实验室,全都是骗经费的地方。说是用作科学研究,实际上把国家拨付的钱和社会捐助的钱全部都想方设法的转移到了自己的私人账户……云主任不是这样的人吧?”

“卫营,我承认,国内确实有很多这样黑了心的研究机构,学术腐败的现象在国内外都很常见…..但是,我云成之可以拍着胸口保证,我绝对不会拿古籍修复室一分钱。我不仅仅不会占古籍修复室的便宜,而且我还在想方设法的为古籍修复室争取国家拨款和社会捐助……”

云成之羞于谈钱,被人诬蔑贪墨挪用经费更是让他面红耳赤无地自容,这比拿刀捅他几刀还要让人难以接受,恨不得和对方辩论个三天三夜证明自己确实没有拿钱一样。

“你和他解释什么?”江来终于睁开了眼睛,想要休息一会儿的愿望怕是落空了,看着云成之出声问道:“他配吗?”

“你……”

“只要有人质疑,你就解释一遍。今天是一个人,明天要是有十个人质疑呢?后天要是有一百个人质疑呢?你要解释十遍解释一百遍?”

“可是……他是老卫的孙子……”

“孙子就了不起啊?”江来说道:“他是孙子,又不是爷爷。”

“哎,你说谁孙子呢?”卫营气道。他觉得这小子是在骂人。

“难道你不是卫同的孙子吗?”江来反问。

“我当然是……”

“那你不是孙子吗?”

“你……”

江来看着卫营,说道:“师伯有没有从古籍修复室拿钱,他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上面自然有监督部门。如果监管部门对此有所怀疑,我们自然会做出合理解释。你给我一个向你解释的理由?”

“…….”

“另外,师伯刚才也说了,一百万是你爷爷捐给古籍修复室的,他可以捐也可以不捐……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修,也可以选择不修……”

“你威胁我?”卫营脸色阴沉。

“幸好你听出来了。”江来高兴的说道:“但是,捐的就是捐的,那是你爷爷的爱心援助,是对中国古籍修复事业的支持和推动……但是,正如你所说,如果修玉的话,是要另外收钱的……”

“果然,云主任刚刚才说没有和我爷爷谈过修复费用的问题……这不还是一次交易,两次收钱吗?”卫营一脸鄙夷的说道。“你们师侄俩倒是做得一手好买卖。”

“云主任确实没有和你爷爷谈过修复费用的问题。”江来出声说道:“因为他不需要谈,他不需要动手修复……动手修复的人是我,所以,我来谈。”

“你的价格怎么谈?”

“我的价格没的谈。”江来说道:“以我的报价为准。”


下一篇:
回首页: 猎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