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不速之客!

 
所属目录:猎赝    发布时间:2020-04-06    作者:柳下挥

林初一不是个主动的女人。

但是,当对方不主动的时候,她就不得不主动了。

江来显然不是一个主动的男人,在邂逅林初一以前,他甚至能够把别人的主动变成……主动离开。

可是,当你遇到了那样一个人,当你喜欢上那样一个人,当你想要和那个人朝夕相处,当你想要收藏她的一颦一笑,那么,你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情场高手。

因为爱是无可阻挡的!

贫困、疾病、智商或者情商,都难以阻挡爱情的存在。

被挡下来的都不是真正的爱情。

幸运的是,林初一的每一次主动,都能够得到热烈的回应。

譬如现在江来热烈的吻。

江来吻的很热烈,也很动情。林初一能够感觉的到,那是一种燃烧着自己,也想要把它人点燃的激情。

偷吻被人发现,已经让林初一羞涩不已。心里想着老娘应该矜持一些,不要太过主动被人笑话……亲着亲着,她便发现自己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矜持的「矜」字左边是一根「矛」,矜持的「持」字左边是一个「扌」,这两个字组合起来不就是要让你「提着长矛」发起进攻吗?

莫名其妙的,林初一就爬到了江来身上去了。

良久。良久。

江来气喘吁吁,委屈地说道:“我喘不过气了。”

林初一这才放过了他,翻身下马,和江来并排躺在了一起。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骗子。”林初一「恶人先告状」,不满的说道。

“我要是睡着了,不就被你白亲了?”江来出声反驳,一针见血。

“是你假装睡着来引诱我。”

江来想了想,发现自己确实犯下了这样不可饶恕的罪行。

别人是「行走的荷尔蒙」,自己是睡着时的荷尔蒙。当自己躺倒在床上时,散发出来的那种致命的诱惑力确实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抗衡的。

于是,江来诚挚的道歉,说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应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你。”

“……”

“《孔雀竹石图》找到了。”江来出声说道。因为自己丢失了《孔雀竹石图》,林初一也一直为此担心着。所以,在将它找回来之后,江来第一时间跑到这里来告诉林初一这个喜讯。

“真的吗?怎么找到的?在哪里找到的?”林初一满脸惊喜的问道。

她进入古董行业多年,没听说过谁家的古董被人偷走之后还能够找回来的。大部份藏家珍藏的器件被偷走之后,都是另找相似的物品替代。像是江来这样被偷走了一个多月而且价值连城的宝贝,还能够找回来,那只能说明一个道理……他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你知道文良平吗?”江来出声问道。

“知道,但是没有怎么接触过。”林初一侧身看向江来,问道:“是他干的?”

江来点了点头,看着林初一像星辰一样明亮的眼睛说道:“你的眼睛真好看。”

“……”林初一明显感觉到被撩到了。

我正一本正经的和你讨论《孔雀竹石图》失而复重的事情呢,你突然夸我眼睛好看是怎么回事儿?而且还夸得那么好听出其不意……

“他是侏罗纪的人。”江来夸完之后,又跟个没事人一般,出声说道:“施道谙说他是那个组织在中国的代理人。”

听到「侏罗纪」这个名字,林初一的脸色瞬间黯然,眼神也变得凶狠起来。无论她怎样去掩饰,表现的多么平静从容,她的心里对这个组织的恨意都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减少。

相反,每过一天,那心里的仇恨便更加深沉一些,最后积淀成为四个血写的大字:不死不休!

江来理解林初一的感受,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出声安慰着说道:“我答应过你,只要是涉及到这个组织的事情,都要来第一时间告诉你……”

林初一便在江来的唇上啄了一口,说道:“你做的很好,这是给你的奖励。”

“文良平已经被警方抓起来了。”江来出声说道。“施道谙设的局。”

接着,江来便从文良平第一次邀请他和施道谙去家里鉴定器件开始讲起,然后讲到文良平逼迫自己为赝品玉床书写证书,在被自己拒绝之后甚至不惜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威胁……

林初一听了之后大为愤怒,气鼓鼓的说道:“这个家伙真是该死,最好能够关他一辈子,让他永远都没办法从警察局里面走出来。”

“他走不出来了。”江来握紧林初一的手,示意她不要生气,说道:“他还涉及到杀人未遂罪…..”

“杀人未遂?”

“嗯,他想杀死宫锦。”江来说道。想了想,又补充说道:“是施道谙和宫锦联手把他送进去的。”

“宫锦也掺和进去了?她没和我说过这件事情。”林初一出声说道。

“可能是怕你担心吧。”江来说道:“她也没有告诉过我。”

“他们俩都把事情干完了,咱们俩还能做什么?”林初一埋怨说道。

江来便把脑袋靠了过来,说道:“我休息好了…..可以接着做之前没有做完的事情。”

“……”

——

乐公馆。

这是碧海比较有名的私家菜馆,当然,它的名气只局限在某个特定圈子里面。因为它没有牌子,只在小院的墙上刻了一个隶书书写的「乐」字。它在各种各样的评价或者外卖网站是看不到的,只有一些比较高端的美食博主的博文里面能够寻找到它的蛛丝马迹。

乐公馆临江而建,环境好,服务好,菜色更好。但是以其人均三千块的消费标准,将大部份人给挡在门外。

乐公馆的包厢需要提前一个月预定,有时候甚至需要排期在三个月以上。乐公馆老板方想喜欢收藏艺术品,投资一些有艺术潜力的新人,这恰好是施道谙熟悉的领域。经人介绍认识之后,俩人便成了亲密的合作伙伴。施道谙介绍的优秀艺术家或者比较有收藏价值的作品都让方想收藏颇丰,所以,当施道谙打来电话需要一个包厢时,方想立即就将自己用来招待客人的专用包厢给贡献出来。

施道谙赶到乐公馆的时候,立即有身穿宫装的迎宾经理过来引客。她们不需要询问施道谙的姓名或者预订的包厢号,直接就热情而不失礼貌的说道:“施先生,好久没有见到您了。”

施道谙点了点头,问道:“客人来了吗?”

“已经请进包厢喝茶。”迎宾说道。

迎宾小姐帮忙推开包厢房门,施道谙便将一池江水给尽收眼底。因为乐公馆建在江边,所以每一个房间都紧临江水,只需要推开那扇巨大的落地窗户,甚至可以把脚给伸到江水里面泡一泡。

何飘颻坐在江边喝茶,听到后面的声响,微笑转身,出声说道:“没想到碧海还有这么一处好地方。可惜以前不知道,不然就可以经常和朋友来这里喝茶吃饭。”

“以前你不需要来,因为你不认识我。现在你认识我了,以后我陪你来。”施道谙笑着说道,大步走到何飘颻身边坐下,问道:“这里景色还不错吧?”

“赏心悦目。”何飘颻称赞说道:“我对这家餐厅的菜式充满了期待。”

“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施道谙转过身去,对站在门口等候的经理说道:“就做你们拿手的吧。”

“好的,施先生。”经理答应一声,帮忙关上房门,转身离开。

“这几天事情太多,都没时间陪你好好吃顿饭。”施道谙握着何飘颻的手,笑着说道:“好不容易空闲下来,又摆脱了江来那个拖油瓶,今天晚上好好陪陪你。”

何飘颻掩嘴娇笑,出声问道:“你把江来送到哪里去了?”

“送给林初一了。”施道谙出声说道。“自己的男朋友,当然需要自己去陪了。总丢到我这里算是什么事儿?”

“和林初一比,你们俩更像是一对呢。”何飘颻调侃说道。

“江来要是喜欢男人,我也就从了他了。可惜他喜欢的是女人…….当然,也幸好他喜欢的是女人。不然老头子九泉之下非要气的跳脚不可。”

想到古板传统的老头子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一个「GAY」,表情一定非常的丰富多彩吧?想到这种可能性,施道谙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每当你提起江来的时候,都会笑的很开心,比和我在一起高兴多了。”何飘颻颇为吃味的说道。

“好了好了,不提江来了。”施道谙连忙道歉,说道:“今天晚上是我们的二人世界,喝一杯?”

“好啊。”何飘颻点头答应。

施道谙正准备按铃要酒的时候,房间门被人轻轻敲响。

“进来。”施道谙出声唤道。他以为是工作人员进来服务。

包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站在门口,深邃的蓝眼睛一下子就把施道谙给锁定。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明明距离自己还有好几米远,而且俩人没有任何接触,可是施道谙觉得自己汗毛竖立,身体肌肉紧绷,有种难以挣脱无法动弹的荒谬感。

那人的眼神就像是一道无形的网,而自己却变成了一条脱水的鱼。

金发男人完全无视何飘颻的存在,关上门走到施道谙面前坐下,笑着说道:“施先生,好久不见。”


下一篇:
回首页: 猎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