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担心智障会传染!

 
所属目录:猎赝    发布时间:2020-04-16    作者:柳下挥

最终江来没有送林初一,林初一也没有送江来。

他们俩都被代驾司机给送回去了。

因为林初一醉的厉害,连自己居住的地址都说不清楚了,所以,江来只好把她带回到自己的住处。

车子在院子门口停下来,江来感谢了代驾司机之后,便搀扶着林初一下车回家。

屋子里面亮着灯,施道谙坐在客厅沙发上面看电视喝咖啡。

江来有些羞涩,还有些拘束,毕竟,以前都是施道谙带着各种各样的女人回家,而自己带一个醉酒的女人回家,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怪异。

就像是偷偷抽烟的少年,不小心被父亲发现……而抽烟对父亲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坐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江来还是忍不住对施道谙解释:“她喝多了。”

“看出来了。”施道谙的视线盯着电视,好像电视上面的内容比现实中的场景要精彩多了。他甚至都没朝着这边看上一眼。

江来换好鞋子之后,又帮林初一脱鞋,说道:“她走不了路?能不能帮忙一起把她扶上楼?”

“不行。”施道谙说道:“我在忙。”

“你在忙什么?”

“忙着看电视喝咖啡。”

“…….”

报复!

这是赤裸裸的报复!

以前,施道谙带女人回来过夜的时候,便曾经对江来提出过这样的要求,而施道谙刚才的回答便是他当初的回答。

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有朝一日用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的女人自己扛。

这是江来很小的时候就明白的道理。

从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共二十一阶,他咬了咬牙,一个公主抱就把林初一给从地上抄了起来,然后大步朝着二楼自己的卧室走去。

噔噔噔—–

江来的步伐飞快。

施道谙的视线仍然盯着电视,但是嘴角却浮现出了欣慰的笑意。

“江来长大了。”

“终于知道男人和女人是有区别的了。”

“今天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啊。”

施道谙看着手里的咖啡杯,突然间发现杯子里面的意式浓缩它不香了。

他甚至想喝杯威士忌庆祝一下。

江来确实发现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了。

要是施道谙喝醉了酒,他可以直接帮忙把衣服脱下来丢进洗衣机里面。可是,林初一喝醉了酒,他要怎么处理呢?

“林初一……”

“初一……”

“林初一,你能自己把衣服脱掉吗?”

——

林初一躺在床上,酣睡如婴儿。没有任何知觉,更不会回答江来的问题。

“你不脱,我就帮你脱了啊?”江来威胁道。

林初一威武不能屈。

但是睡眠可以。

她的身体弯曲如弓,双手抱在胸前采取一个防御的姿态,鼾声细微,吹气如兰……兰花酒。

江来看着林初一睡熟时安静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心生怜惜。

自己睡熟的时候,应该也是这般的安静可爱充满让人无处躲闪难以逃避的该死的男性魅力吧?睡着的荷尔蒙,说得就是自己这样的男人。

外面的人只关注她的颜值,她的身世,她的光彩炫目以及她取得的成功。却没有人知道她在暗地里受过多少伤,吃过多少苦,承受了多大的压力,经历了多么惨痛的遭遇。

别人关心她飞得有多高,只有自己关心她飞得累不累,穿着衣服的时候好不好睡……

施道谙正坐在酒柜前面喝酒的时候,听到江来下楼的声音。

他的脸上浮现起对这一切了如指掌的笑容,说道:“我等你很久了。”

“什么?”江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忙活了半天,他也着实有些口渴了。“等我做什么?”

施道谙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放在酒柜上面,然后缓缓的朝着江来所在的方向推了过去,说道:“是不是发现自己缺少点儿什么?”

江来看着上面标记着「001」等字样的小盒子,点了点头,说道:“我发现自己确实缺少点儿什么。”

“没关系。熟能生巧。我那边货源充足,你有需要的时候去我那里拿。”施道谙恨不得想要拍着胸膛向江来保证。“经过我多年实验,这是最好用的。”

他的心情很愉快。

你能理解吗?

一直以来,江来在他的眼里都是一个「孩子」。一个不谙情事的孩子。

女人是什么?异性能吃吗?

我的眼里只有古董,我的心里只有工作。

突然间,他发现这个孩子长大了,能够带醉酒的女孩子回家了,甚至还需要一些安全措施……嗯,他们俩可以聊一些男人之间的话题了。

你懂得!

就像是老父母发现自己的儿子长大了可以陪着自己喝一杯的那种满足感。

“我发现自己缺少了「流氓」基因。”江来出声说道,端着茶杯朝着旁边的房间走了过去。

“你干什么?”施道谙在身后喊道。

“我睡客卧。”江来出声答道。

“……”

杯子里的威士忌不香了。

施道谙的心也要跟着碎了。

好好的女人……不是,好好的大床不睡,为什么要去睡客卧?

——

林初一睁开眼睛,看到了不熟悉的灯。

“嗯?”她眨了眨眼睛,自己家什么时候换吊灯了?

当她打量起四周的家具摆设时,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自己的家也换了。

“家也换了?”

林初一汗毛竖立,猛地惊醒。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衣服也换了。

“衣服也换了?”

她瞪大眼睛。

“天啊,这是在哪里?”

“自己有没有被非礼?”

“为什么衣服都被换了……换成了自己从来都没见过的睡衣……”

——

正当林初一的脑海炸若惊雷,拼命的想要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脑袋里一阵抽痛什么都想不起来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间在耳朵边响起:“你醒了?”

林初一抬眼看去,身穿一身黑色休闲服的江来正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她。

“这个男人真好看啊。”

“眉如长剑,眼如星辰。清新俊逸,一表人才。”

“不愧是我林初一喜欢的男人呵。”

江来看着林初一越发明亮的眼睛,说道:“你的眼睛……”

“美吗?”林初一眨了眨眼睛,娇媚的笑着。

“有眼屎。”

“……”

这句话比自己的衣服被人换了还要更加让人崩溃抓狂,林初一抓起床头的枕头就丢了过去。

江来从地上捡起枕头重新放回到床上,然后把手里端着的蜂蜜水送了过来,说道:“把这杯水喝了吧,可以解酒。”

林初一乖巧的端起蜂蜜水一口气喝进了肚子里,蜂蜜水温度适宜,甜润爽口,对宿醉的人来说确实是灵丹妙药。

“我昨天晚上喝了很多吗?”林初一出声问道。她知道自己喝了很多,不然的话,以她的酒量也不会醉成这样。

以前她喝酒的时候会有所提防,有些戒备。但是昨天晚上她却安全放松了下来。

有可能是前一段时间太累了,也有可能是因为身边坐着可以安全信任的人。

“嗯。”江来点了点头,说道:“喝的是红酒,前期你感受不到酒劲儿,等到你感觉到的时候,就倒下了。”

“你也懂酒?”

“施道谙说的。”

“你怎么把我带到你家里来了?”林初一盯着江来的眼睛,出声问道。

“我问你住在那里,你说不出来。我要送你回去,你不同意。”江来说道:“所以只能把你带到我这里来。”

“我的衣服……”林初一低头看着身上格子条纹的男式睡衣,小声问道:“也是你帮忙换的?”

“是的。”江来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问过你,你同意了。”

“你问过我?”林初一瞪大眼睛。

“是的。”江来心里有些紧张,但是努力的想要装作出若无其事的模样,说道:“我说林初一,你要不要我帮你换睡衣?你「嗯」了一声。”

“我…….「嗯」了一声?”

“是的。”江来点头,说道:“我有录音。”

江来赶紧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阵翻找之后,手机里面就传来林初一打呼的声音以及……「嗯」声?

林初一犹如经历了五雷轰顶,盯着江来手里的手机,仿佛在看着威力强大的炸弹,说道:“你确定我当时……不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发出的呻吟声音?你确定那是「嗯」,不是「HENG」?”

“不可能。”江来摇头,说道:“你明明说的是「嗯」。不信我再放一遍给你听听……”

“行了行了。别放了……”林初一实在不想再听一遍自己打呼的声音。这个混蛋家伙,杀人也就罢了,你还要诛心啊。你怎么不一刀捅死我呢?

“你相信了?”江来明显松了口气。

“相信了。”林初一说道。她能「不相信」吗?这家伙一言不合就放录音,这谁能够受得了啊?

“相信就好。”江来心里不由得称赞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幸好聪明的想起了录音这一妙招,要不然都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的身材还不错吧?”林初一突兀的问道。

“不错。”江来点了点头。

突然间,江来面红耳赤,拼命摇头,说道:“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别装了。都脱了我的衣服,换了你的衣服……这又脱又穿的,你什么都没看到?”

“我眼睛不好,近视…….”

“好了,你不要那么紧张。我又没有怪你的意思。”林初一出声劝慰。

“我没有紧张,我就是…….没看清楚。”

“那你还想不要再看得清楚一些?”林初一脑袋低垂,双手扯着衣服领口,一脸羞涩的问道。

江来拼命的吞咽口水,小声说道:“这样……..也行?”

“行啊。只要你愿意。”

江来点了点头,说道:“我愿意。”

“我不愿意。”林初一怒声喝道,指着江来说道:“好啊江来,亏我还把你当作正人君子,坐怀不乱柳下挥,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卑鄙小人……算我看错你了。你这个流氓。”

江来急了,拼命摆手说道:“不看了不看了,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

林初一目瞪口呆,盯着江来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只觉得呼吸困难,胸口疼痛!

巨痛!

痛得不能再痛!

他刚才说什么?

他说「没什么好看的」?

他…….骂人?

林初一只想扮演一下「惨被恶霸流氓欺负宁死不屈从容就义的良家美少女」,按照这段不能播的剧本内容,他不应该一脸淫贱的笑容说道「你喊吧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这样的台词吗?

他怎么不按剧本走词呢?

你这样让我怎么接下去啊?

林初一懵了。

完全的呆若木鸡,不知道如何把这个「坑」给填回去。

任你是千娇百媚十万分身的白骨精,遇到这样一个钛金直男,也不过就是一棍子打回原形的命运。

「我好累!」

“你生气了?”江来看着林初一闷闷不乐的表情,出声解释着说道:“我真没想过要看你。我当时也犹豫了好久……我原本想着就那样让你睡了,但是想到穿衣服睡实在太不舒服,而且你昨天穿的还是紧身衬衣,勒得一定特别难受。所以,我就帮你把衣服脱了。你又没有换洗的衣服在我这边,我就只好把自己的睡衣给你换上。不过你不用担心,这套睡衣是新买的,我从来都没有穿过……”

“我担心的是这个吗?”林初一幽幽说道。

“那你担心什么?”

“我担心智障会不会传染给下一代。”

“……”

江来和林初一下楼的时候,施道谙正系着围裙在厨房做早餐。

“早!”施道谙主动和林初一打招呼,毕竟,刚才他已经在楼下和江来聊了半天了,他委婉的表达了一下对江来独自睡在客卧的「失望」。

当然,江来也从来都没有让自己失望,他毫不掩饰的回击了对自己想要蛊惑他混水摸鱼趁火打劫趁醉占人便宜的流氓行为的「绝望」。

施道谙自己也感觉到绝望。

好好的一个男人,怎么就不喜欢女人呢?

“早。”林初一笑着回应,问道:“做了什么好吃的?”

“豆浆油条。”施道谙说道。“如果你吃不习惯的话,冰箱里面还有三明治和蔬菜沙拉,我可以给你准备一份。”

“不用了。”林初一看了江来一眼,说道:“就吃豆浆油条吧。我挺喜欢的。”

“我就说吧,豆浆油条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食物,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江来高兴的说道。他又炫宝似的对林初一说道:“施道谙做的豆浆油条特别好吃,你吃过一次就知道了……比外面卖的还要好吃。”

“那是。”施道谙倒是没有谦虚,说道:“我也算是这行业的老师父了。论起从业年头,小区门口支摊的油条师父都不一定比我长。”

“撒谎。”江来说道:“我问过,油条师父说他炸了三十七年。”

“……”

施道谙做的豆浆油条确实很好吃,林初一吃了一根油条,喝了一杯豆浆,竟然发现还没有吃饱。

有心想要再吃一根,但是担心别人觉得她太能吃,决定还是先忍一忍。

“你今天怎么安排?”林初一看向江来,出声问道。

“今天星期六,古籍修复室不开门。我去公司修玉镯。”江来出声说道。

“正好我也要去公司处理一些工作,我陪你去吧。”

江来看向施道谙,施道谙耸耸肩膀,说道:“年轻人,要劳逸结合。我是不会在休息时间工作的。毕竟,我已经约好了姑娘。”

“知道了。”江来淡淡说道。

施道谙和何飘颻刚刚分手,几天时间就已经换了新的女友,这种泡妞效率足够令人惊讶…….当然,这种事情发生在施道谙身上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意外。他要是那么长时间还没有找女朋友,那样才让人觉得意外。

只不过是他无数传奇经历中的其中之一罢了。

昨天晚上找了代驾,所以林初一的宝马车停在了小院门口。

林初一驾车,江来坐在副驾驶室。

“你怎么不坐在后排?”林初一奇怪的问道。

“你昨天喝了酒……我怕你犯困,所以我坐在前面陪你说说话。”

“……”这个怕死的家伙。

“如果不想喝酒的话,就不要喝。”江来说道:“我们先让自己开心,然后再去考虑别人开不开心。如果自己都不开心,为何还要去迎合别人的开心呢?”

林初一轻轻叹息,说道:“江来,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你吗?”

“为什么?”

“因为你长得好看。”

“……”

林初一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心想,被你「窘」了大半天,终于找到让你哑口无言的时候了。

“当然,颜值是基础。”林初一出声说道:“最重要的是,因为你从不妥协。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你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却又让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顺理成章。你从不迎合别人,你只讨好自己。你是真正的为自己而活。”

“我是为我们俩而活。”江来说道。想了想,又补充说道:“还有施道谙。”

“但是,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是做不到的。譬如昨天晚上那样的聚会,大家同学多年,又好长时间没有见面,每个人都在喝酒的时候,自己不喝的话,会不会让人觉得自己是个异类?会不会让人觉得自己在装腔作势不近人情?会不会被孤立?会不会被人在背后议论自己?”

“会有各种各样的担心,也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心里一横,想着既然这样,还不如跟他们一起喝了…….人生在世,大多数人都在努力的想要和大众融合为一体,而不是成为那棵冷眼旁观的独苗。因为他们清楚,独苗是孤独的,也是很难抵御狂风暴雨的。”

“可是,江来,你不同。你原本就是一棵参天大树,又岂会在意别人的想法呢?你不需要融合,更不需要攀附…….就像你曾经给我讲过的胡扬树的故事,活着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江来,在我心里,你就是那棵胡杨树。”

“我明白了。”江来点了点头,出声说道。

“明白什么?”

“你负责喝酒,我负责带你回家。”

“……”

林初一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车厢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初一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显示着「白乐」的名字。

林初一接通电话,里面就传来白乐热情的笑声:“初一,醒酒了吧?”

“醒了。”林初一出声说道:“这不,正在往公司赶着呢。”

“真勤奋啊。昨天晚上了那么多,路都走不了,今天一大早还要赶到公司上班……”

“那能怎么办?我们家又没有三家上市公司……”

“你们家能差到哪儿去?我可是听说了,你把尚美卖了,一下子就实现财务自由了。要是比拼手头上的现金,我还真不如你……明天晚上没喝尽兴,咱们下次继续。对了,记得带上江大师…….”

“你大清早的打来电话,就是想给我说这个?”

“关心一下老同学的身体,顺便想问一下……我不是想请江大师去看看我家老爷子收藏的那一屋子古董嘛,以前吧,也没当一回事儿。但是昨天碰到了江大师,心里就总想着这个事儿……你给约个时间?我可是看出来了,你们俩现在是那种关系,你说的话他肯定听。”

林初一看了江来一眼,说道:“下个月十号,如何?”

“下个月?为什么那么久?”

“因为他接了一桩生意,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林初一出声说道。

“那好。下个月就下个月,我可是在家等着了。”

“没问题。”

挂断白乐的电话,又有新的电话打来,都是昨天晚上的那些老同学们「醒酒」之后借着关心林初一的身体想要请江来帮忙鉴定或者修复的有心人。

林初一连续接了几通电话之后,有些歉意的看向江来,说道:“毕业之后,有些感情就会变得更加复杂……你不能说它好,也不能说它不好,只是……只是大家变得更加成熟。”

“我明白。”江来点了点头,安慰说道:“不管社会怎么变,别人怎么变,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好。”

“怎么做好自己?”

“就算是同学关系,也绝不打折。”

“好的,老板。”林初一愣了片刻,抿嘴娇笑。


下一篇:
回首页: 猎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