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其他小说 - 龙族:从只狼归来的路明非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危机(二合一)

第九十三章 危机(二合一)

        涡流在透明外壳表面旋转,从曼斯氧气瓶中泄露的高压空气迅速填充了这个水泡似的空间。

        曼斯的手上仿佛有一股无形的风,他所触及的地方,湿润的青铜墙壁立刻变得干燥,大块的铜锈被剥下,露出青黑色的新的金属表面。

        那张狰狞的脸变得更清晰了,原来他嘴里的不是獠牙,而是燃着火焰的木柴,刚才不过是铜锈挡住了木柴燃烧的火焰。

        这真是副怪异的画,栩栩如生,透着无比的痛苦和悔恨,让人不禁去想,如果一个人活生生被烧死了,一定就会是这幅表情。

        “宝贝,该你了。”曼斯小心地把钥匙抱出来,双手托着宝宝胖乎乎的手臂,从他的胳肢窝下穿过。

        婴儿没有哭哭啼啼,他的眼睛里燃着黄金瞳,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叼着一个奶嘴,脑袋上有稀稀疏疏的胎毛,可就是这样一个孩子,脸上却透露着黑帮老大一般的肃穆庄严。

        可惜这世上没有穿西服的婴儿黑帮杀手reborn,只有一个燃着龙血的钥匙。

        婴儿凝视着那张脸,慢慢伸出小手,把手指贴到人面的眉心上。

        金属凸起刺破了宝宝柔嫩的皮肤,血从眉心扩散,顺着浸透脸上的皱纹。

        一瞬间,那张脸扭曲了,从痛苦变得欢愉,低沉的奶声从婴儿的嘴里传出来,叶胜伸手接住奶嘴,青铜壁嗡嗡作响,震动起来。

        婴儿的血流到青铜人面的嘴里,死物仿佛活了过来,强力地吮吸着鲜血,婴儿的表情却如殉道者般肃穆,完全没有普通婴儿见到妈妈不见了就要大哭的表现,甚至还将另一只手贴在青铜人面上,似乎是要去亲吻人面的嘴。

        曼斯连忙阻止了这个危险惊悚的行为,把钥匙抱了起来,酒德亚纪拿出止血绷带,绑住钥匙受伤的手指。

        鲜血悉数流入人面的嘴中,沉默片刻后,人面缓缓张开嘴,青铜壁深处传来金属撕裂的声音,原本严贴紧合的墙壁,像是一只怪兽张开了大嘴,缓缓分开,变成了方块形状的深井。

        一个漆黑的通道出现在青铜人面的上方,足以一个人成年人通行。

        婴儿望着手指,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受伤了,晶莹的泪珠在眼眶汇聚,叶胜把奶嘴塞回去,堵住了宝宝的嘴。

        “这就是通道了。”曼斯教授把宝宝放回潜水服,并且拿上叶胜和酒德亚纪换下来的旧氧气瓶。

        “活灵,诺顿的杰作,以极致的火焰杀死物质本身,再容纳下活人的精神和灵魂,它是青铜城的守卫,只有高纯度的龙血能暂时让它满足。”

        曼斯拉上潜水面罩,竖起两根手指:“你们大概只有2个小时,活灵的通道是会关闭的,你们必须这之前完成任务。”

        “大概?”叶胜说:“能不能精确一点,这里可是龙王的宫殿,谁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危险。”

        “那就不要和我讨论了,抓紧时间。”曼斯说:“我会关闭无尘之地,待水充满通道后,你们就可以顺着游进去。”

        “小心不要让你们的救生索断掉,诺顿还没到苏醒时间,你们只要不触动机关,危险性不会太大。”曼斯在一旁的泥巴地插下一根钢叉,那上面有摄像头,可以监视到通道的异常。

        说完,透明保护罩缓缓缩小,水再次淹没了青铜壁,曼斯竖起大拇指,被救生索缓缓拉上去。

        叶胜和酒德亚纪一前一后,跃入通道之中。

        曼斯翻上船舷,脱掉脚蹼和潜水服,把婴儿交给华贵的女人。

        “生命参数正常,信号正常,好多的青铜雕像,天啊,这就是龙王的宫殿吗!”塞尔玛发出感叹,屏幕上,是叶胜和酒德亚纪所传送过来的实时视频。

        幸运的是,青铜城里还有大量的空气,它像是一个黑匣子,直到刚才,才被人打开,与外界连通。

        水流顺着通道流下,像是一束向下的喷泉,但喷泉的口子太小,一时半会不可能把青铜城内的空间占满。

        “氧气含量正常。”叶胜看着仪器传来的报告,“很奇怪,按理说青铜城数千年的氧化和化学反应足以耗空这里的氧气,仪器是不是坏了。”

        “不,它运作正常。”曼斯说:“这里毕竟是龙王的杰作,在进入之前,谁也不知道它在这里放了什么。别忘了你们的任务,不要关注其它的事情,还有,不要取下面罩。”

        “明白。”叶胜和酒德亚纪谨慎地往前走。

        巨大的金属圆盘出现在屏幕上,一个、两个、三个...

        圆盘咬合在一起,让人止不住赞叹它的设计精妙和美,因为这些圆盘,实则是一个个巨大齿轮。

        “真是,太宏大了。”叶胜咽了一口唾沫,仿佛有一个与天际连在一起的巨人站在他的眼前,这些如高楼般庞大的齿轮,在巨人手里不过是发条钟表里的细密零件。

        任何人看到了这幅光景,都会赞叹其伟大。

        青铜宫殿,一座宫殿不需要这些精密的工艺,诺顿制造宫殿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它为什么要横跨亚欧大陆从北欧来到这里?

        许多的谜团涌现出来,然而除了龙王自身,没人能解答。

        叶胜和酒德亚纪接着往前走,一个被水淹没的,如圆蛋般的巨大空腔出现在眼前。

        水淹没了半个圆蛋,很清澈,如水晶一般,头顶的空穴刻满了古老的花纹,玄妙而古奥,酒德亚纪连忙拿出高清摄像机拍照。

        照片随即传送到摩尼亚赫号上,这是龙文,从未被发现过的龙文。

        “额外收获!”曼斯攥紧右拳。

        酒德亚纪和叶胜分别对穹顶的花纹进行镜头捕捉,把所有照片都传来回来。

        “漂亮,继续探索,你们的氧气还可以支撑1小时14分钟,记得时间。”曼斯激动地说。

        “是。”酒德亚纪也叶胜异口同声。

        收到这条回答的时候,忽然,屏幕上的画面变成了花白的碎花,发出嘈杂的电子噪音。

        “舰长!亚纪和叶胜的信号线被切断了!我们不能和他们联系!”

        “发生了什么!通道提前关闭了吗!”

        “没有,视频显示通道正常!”

        “快拉救生索!”

        “救生索和信号线一起被切断了!”

        ...

        青铜巨蛋内,叶胜再次使用了蛇。

        他在侦测诺顿的卵的位置,酒德亚纪守在他的身边,为他保驾护航。

        无形的蛇从他的四周游动而出,在青铜这种良好导体下,蛇的活动速度更加迅捷,飞快地朝着宫殿四处蔓延。

        在叶胜的感应中,蛇群为他绘制出一副立体的图像,这宫殿像是一个巨大的精密仪器,各种机关组合在一起变成了这个超级金属匣子。

        许多地方有从未见过的炼金纹路,制作程度之精细,让叶胜感觉这是一项需要以百年为单位来雕刻设计的工艺品。

        蛇四处追寻卵状的东西,并没有收获,这座城市死寂破灭,到处都能看见狰狞的活灵人脸。

        叶胜集中精神,仔细观察每一条蛇返回的信息,终于让他发现了异常。

        有一个地方,所有的蛇都仿佛是故意避开般没有游过,似乎那里藏着不能打扰的君主,一旦触及君主的怒火,蛇就会灰飞烟灭。

        叶胜收回了所有的蛇,只控制一条,朝巨蛋底部的深水游去。

        然而蛇却在挣脱叶胜的束缚,朝另外的地方逃离,这是从未发生过的异常情况,蛇栖息在叶胜的意识深处,是他忠实的仆从,由他觉醒言灵后一条条孕育而出。

        他的命令对于蛇来说是绝对的,此刻却有东西越过了他的权限,甚至都没有下令,就让蛇挣脱他的控制。

        毫无疑问,那里藏着龙王卵的概率急剧上升。

        “我想我找到诺顿了。”叶胜睁开眼睛,在酒德亚纪的搀扶下站起来。

        “在哪里。”酒德亚纪问。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叶胜指着巨蛋湖底。

        “有异常情况吗?”

        “没有苏醒的痕迹,虽然蛇在逃离,但那只是自发性的本能行为,与诺顿无关,应该是血统的压制引发的。”

        “好,那我们把诺顿的卵带回去吧,这样,任务就完成了。”酒德亚纪轻轻舒了一口气,任务过程比她想得要轻松,“刚才诺玛给我推荐了一家‘郎妹大排档’,那儿的好评率很高,我想尝尝十三香味道的小龙虾。”

        “你什么时候问的?”

        “路明非说请客的时候,诺玛传了好多图片过来,我看了几遍,最后选了这家。”

        “我要向曼斯教授举报你做任务不认真。”

        “那我就和路明非单独去吃饭,你自己去和教授谈任务进度吧。”

        “开个玩笑,我可不想和老头独处,他的脸比铁还硬,我会憋死的。”

        “你敢说曼斯教授坏话,你完蛋了。”酒德亚纪轻笑。

        “原谅我这一次吧。”叶胜拉了拉救生索,很牢固。

        耳机里的声音暂时安静了,教授他们应该是在忙着处理龙文,那是很珍贵的资料,光是这些龙文,这次行动所花费的精力和金钱就已经值得了。

        “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吃空路明非的钱包了。”

        酒德亚纪和叶胜潜入水中,一个眼神他们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这就是默契。

        “这次任务结束后...”酒德亚纪张开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

        “什么?”叶胜还在专心地操控蛇,他留了一条蛇在岸上警戒,这不会让他耗费太多精力变成一个无法控制自己的废人,但会分散他不少注意力。

        “没什么,我看到了雕塑。”酒德亚纪指着下方。

        两个蛇脸人身的青铜雕塑手持长矛,站在最下方,仿佛在守卫着什么,外形像是西方奇幻故事里常有的娜迦,中国的神话里也有类似的生物。

        雕塑的背后是一个蛋,一个金属外壳的蛋,蛋被黄铜罐装着,蛇对着那颗蛋疯狂预警。

        “那应该就是诺顿的卵了。”叶胜和酒德亚纪加速朝着蛋移动。

        在他们快要靠近蛋的瞬间,蛇脸雕像的眼睛亮出红光。

        蛇脸人的眼睛是纯银的,青铜绣皮从它们的外表剥落,它们活了过来!挥动手里的长矛刺向两人!

        酒德亚纪训练多次,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她抽出腰间的折刀,猛地砍向蛇脸人的脸,叶胜则是拔出一把装备部改装过的俄罗斯产ssp-1水下手枪,朝着蛇脸人射击。

        他们配合完美,默契十足,在第一轮攻击后,朝后翻滚,拉开距离,叶胜也拔出折刀,砍向蛇脸人。

        但是忽然一阵恍惚,他们的刀险而又险地朝上偏离一个角度。

        刺骨的冷意从骨髓里穿透出来,他们的刀,差点就砍在朝夕相处的任务搭档的脖子上。

        那两个雕塑,根本没有移动,一直待在原地。

        叶胜强逼着蛇为他指引方向,用手枪击碎了雕塑的脸。

        “刚刚那是灵视?”酒德亚纪抱住叶胜疲惫无力的身体。

        “恐怕是,我们应该是陷入了某种幻境之中。”叶胜感觉脑子要炸掉了,“真没想到,居然会是我们自己断了自己的生路。”

        震耳欲聋的钟声敲响,像是叫醒沉睡巨人的青铜钟,整座城市开始震动,这座超级机关城启动了。

        求生索的断线向上漂浮,宛如一条断了的风筝线,线可以收回去,但风筝,只会从空中摔落,支架会摔得四分五裂,把五彩的风筝皮一起撕碎。

        岸上留下的蛇正在离他远去,所有的蛇都疯狂地想要逃离,巨大的恐惧在逼迫它们逃离主人。

        叶胜抱住脑袋,咬紧牙关,死死攥住每一条蛇。

        蛋壁由一块块单独的金属板组成,雕塑被击碎后,这些金属板翻转过来,无数的蛇面人身半雕塑出现,它们动了起来,高举手中的牙笏,细长的蛇颈弯曲,仰头望着巨蛋穹顶,举行朝圣的仪式。

        清澈平静的水剧烈晃动,酒德亚纪取回了黄铜罐,但头痛欲裂的叶胜仿佛是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舟,被湍急的水流冲击摇晃。

        酒德亚纪如同一只海豚,箭般地射了过去,她释放了自己的高压氧气瓶,以此为助力朝着叶胜的方向冲刺。

        酒德亚纪的双手松开黄铜罐,转而紧紧抱住了叶胜的腰。

        “先...出去,我可以用蛇...联系船...”叶胜把黄铜罐用扣锁挂在腰间,两人默契十足。

        高压氧气瓶的气体还未释放殆尽,酒德亚纪与叶胜紧密地贴在一起,叶胜的四肢无力,全神贯注地操纵着蛇,他毫无保留地相信着身边的女孩。

        女孩没说一句话,用行动表明自己的决心。

        我会抱紧你的,酒德亚纪在心里悄悄说。

        他们游到岸上,女孩的氧气瓶已经耗尽了,不得不取下面罩。

        空气中有一股闭塞的、铜锈的、浑浊味道,让人心里发闷,吸在鼻子里像是堵塞的铁块,但还好,没什么异常的反应。

        两人拉着求生索往外跑,刚走出一步,一块巨大的青铜门就关闭了巨蛋的入口。

        蛇群终于平静了下来,不再使劲挣脱,但这并不意味着事态有所好转。

        因为青铜城里所有的模块都在移动,这里变成了一个活动的迷宫,要把外来者困死在无穷变化的机关中。

        钟声回响,齿轮的咬合声,晦涩的金属摩擦声...各种各样的声音响彻了青铜城,像是喧闹的集市,可叶胜多希望这座古城能像刚才那样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