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校服与婚纱在线阅读 - 〖24〗

〖24〗

        俞青葵被挂出来指责的那条微博晒的是一页手账。俞青葵在那一页用了六七种胶带拼接图案,这些胶带都没有问题,问题出了最右下角的薄荷少女上。

        黑曜的薄荷少女只在个人微博发过,从来没有被某个社团拿过版权制成和纸胶带。俞青葵是自己将黑曜的画找出来通过硫酸纸做成了小贴纸。她有满满一盒子黑曜的画做成的贴纸和胶带。

        今天心情很烦:真粉or假粉?溜自己本命出来也是666

        每天都想坑:有授权吗?版权问题搞不清楚就想做手账博主了?脸大[呕吐][呕吐][呕吐]

        三天又胖了十斤:小迷葵,都是黑曜的老粉丝了,你这样不好吧……这次没法站你了……哎!

        绿豆没眼皮:楼上别这么说嘛,又不是贩卖,个人制作了贴纸粘在本子上也没什么吧。

        阿休:话不能这么说啊,贴在自己本子上没事,可是现在发出来了啊!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利用黑曜的名气给自己吸粉?

        他有毒:本来就是利用黑曜啊。先是装忠粉,从黑曜名下拉走一大堆粉丝,然后再晒手账晒bjd,现在连薄荷少女都利用上了。#盯上谁谁倒霉#

        苏死你算了:我可记得以前很多家社团去请黑曜都被拒绝了,黑曜也明确表示不给任何授权_(:зゝ∠)_

        一颗地雷炸死你:呵呵,还继续装死呢!这都一天了一点回应都没用。怎么,还想再给自己炒一波?

        日更要死人的啊啊啊啊:本来就是这个套路,先装粉从黑曜名下引流量,还故意用黑曜的画,还选了没画完的薄荷少女。现在装死,等事情吵大了再来个声泪俱下的道歉信。都是套路!

        烦烦烦:为了红,也是煞费苦心。呵呵。

        未来曜嫂:小迷葵,你快个解释嘛,要不然我代表我家曜曜开除你粉籍!

        冒牌大神:楼上+1

        ……

        俞青葵看见了很多黑曜的很多粉丝,还有些手账圈的人。有些人说话还算客气,还有更多人身攻击加诅咒的言论,充斥着她的微博。

        她手握着微博,右上角的消息提醒就一直没断过。

        俞青葵握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斟酌,写了好多好多的解释。可是等她写完的时候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全部删除了。

        她把手机放在胸口,窝在被窝里。

        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林小遇以为她睡着了,把屋子里的灯关了。

        过了很久以后,她才重新抬起手机。她没有再看那些消息,而是翻到了黑曜的微博主页。黑曜又是很多天没有发微博,悬挂在最上面的微博还是他上次画的俞青葵发的bjd照片。

        俞青葵将那副bjd娃娃图画放大,指尖点着上面的娃娃。

        她在那条微博上留言——

        黑曜大大的小迷葵:对不起。

        在黑曜的这条微博下面也有很多粉丝在说俞青葵私自用了薄荷少女图片的事情。俞青葵想了想,立刻把自己发的“对不起”给删除了,然后第一次点开黑曜的私信,重新打字:

        第一条:对不起,我做错事了……

        第二条:不是那样的!

        第三条:我一点都不想当什么手账博主,也不要红。因为黑曜大大会看我微博才挖空心思发图片,为了给你看,为了你能给我点赞……

        第四条:以后不发了……

        第五条:再也收不到黑曜大大的点赞了……[大哭][大哭][大哭]

        第六条:他们要把我开除粉籍了![委屈][委屈][委屈]

        第七条:大大……qaq

        俞青葵抱着手机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回复,连已读的标记都没有。想暂时关掉和黑曜的私信对话框,然后切回自己的主页,把自己发过的十多条微博一条一条全部删掉。

        在删那条黑曜临摹过的bjd全家福的时候,俞青葵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删掉这一条而是把这一条微博变成“只自己可见”。

        她把微博删光了,可是仍有很多人@她,或者私信她。

        俞青葵不再看那些消息,她想写一个澄清和道歉的东西,可是写了删删了写,最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满脑子里都是胡思乱想,想着黑曜会不会好生气好生气……

        俞青葵重新切回和黑曜的私信对话框,还是显示对方未读。

        会不会是黑曜真的生气了?看见是她的消息连点都不点开了?

        俞青葵在被窝里委屈地小声哼唧了一声。

        “青葵,你还没睡啊?”林小遇打了个哈欠,又翻了个身。

        “睡,这就睡!”俞青葵拉了拉被子,将自己整个身子裹在被子里,这样手机屏幕的光就不会影响林小遇了。

        俞青葵揉了揉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与黑曜的私聊对话框。可是直到她抱着手机睡着了,也没等到黑曜的回复。

        第二天一早,俞青葵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她急忙去翻手机,发现她昨天晚上给黑曜私信的那些消息还是未读……

        心情一下子低落到谷底。

        秋游第一天白天的行程是爬山。吃早饭的时候,林小遇几次看向俞青葵,最后忍不住问:“昨天没睡好吗?脸色好难看哦。”

        又看了一遍手机的俞青葵笑了一下,急忙说:“没有呢,我挺好哒。”

        她将手机放进书包里,大口大口吃着面前的白米饭。

        从宾馆到南霄山只有二十多分钟的车程,学校为了减少开支,就让班主任组织自己班级的学生坐公交车。

        一大早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里的人很多。

        挤着挤着,俞青葵就和林小遇挤散了。她回头张望了一眼,见林小遇和时曜站在一起也就放心了。她回过头抓紧扶手,在拥挤而颠簸的公交车里站稳。

        站在俞青葵身后的一个大叔总是往俞青葵这边挤,挤得她不得不略弯了腰。其实俞青葵知道那个大叔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车里实在是太挤了,可是这么被挤着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俞青葵的手腕忽然被拉了一下,她疑惑地透过人群缝隙看向时曜。

        时曜又拉了她一下,她这才对身后的大叔说了声“借过”,然后小心翼翼地从人缝里挤过去。时曜身前居然有好大一块空地方,俞青葵挤过去,顿时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

        “连站脚的地方都不会找,蠢得你。”时曜低着头看她。

        俞青葵没吭声。

        “衣服。”

        “呐?”俞青葵疑惑地抬头看向时曜。

        时曜指了指她的肩膀。俞青葵偏过头去看,这才发现她刚刚挤来挤去的时候,衣领有点往一边划过去,露出了一点点里面的白色小背心肩带。

        俞青葵扁了下嘴,拉了拉自己的衣领,重新低着头沉默站好。

        时曜眯着眼睛看她,怎么看她怎么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

        忽然一个急刹车,俞青葵的身子朝一旁倒去,她慌忙中急忙抓着身边的座位把手,可还是控制不住身子往后倾斜。身后有什么东西挡了她的后腰一下。

        车子重新稳下来,俞青葵站直身子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刚刚是时曜的手横了一下。

        她抬起头望着眼前的时曜,问:“是不是个子高的人站得稳?”

        时曜没说话,伸手比了比她的个子,又比了比自己的个子。俞青葵才到时曜的下巴尖儿。

        ※※※※※※※※※※※※※※※※※※※※

        哎呀,最近怎么一天比一天更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