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校服与婚纱在线阅读 - 〖55〗

〖55〗

        时曜牵着俞青葵的手走进实验室。

        实验室里有几个人正在做实验,大多数都是德国人,只有一两个是中国人。这些人都是时爸爸的学生或助手。

        “时曜,你过来了。”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的跟时曜打招呼,他打量了一下站在时曜身旁的俞青葵。

        “吴远,我爸妈在吗?”时曜问。

        吴远说:“在,我们在无菌实验室里。”

        时曜点点头,将俞青葵拉到一旁的沙发处,说:“你先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换无菌服。”

        “好。”俞青葵把背上的双肩包拿下来,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德语书来。

        “你就是阿曜的女朋友吧?”吴远走过来。

        俞青葵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

        “你在学德语?”吴远走过来,坐在俞青葵身边。

        “嗯,是想学一点的,要不然别人说话都听不懂的。”俞青葵客气地说。

        吴远点点头:“好孩子。你要是有什么不会的就来问我,我教你!”

        “谢谢。”俞青葵客气地对他笑了一下。

        吴远看了一眼换衣室的地方,说:“嗨,你和时曜在一起多久了?不是,你居然能受得了他的那个臭脾气?”

        时微微走过来,敲了一下吴远的头,说:“喂,在时曜背后说坏话,小心我告状哈!”

        “薇薇,别这样嘛。我这是关心小学妹嘛。”吴远嬉皮笑脸地对时微微说。

        他又转过头来问俞青葵:“小学妹,你今年高几了?”

        “开学就高三了。”

        “哦,”吴远点点头,“那可要好好学习认真准备高考,不能只顾着谈恋爱哦!”

        俞青葵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接话。

        时微微看了眼俞青葵的脸色,对吴远说:“你能不能不要像个老妈子一样整日念叨啊。平日里烦我们不算,她今天刚来你就憋不住这嘴啊?要不要拿针把你嘴缝上啊?”

        时微微回过头,对一旁的三五个德国人说了句德语,几个德国人都大声笑起来。其中一个帅气的德国小伙从冰箱里拿了瓶可乐递给俞青葵。

        俞青葵接过来,用德语说了声谢谢。

        他裂开嘴露出雪白的牙,说了句什么。虽然俞青葵很认真地听,可是她还是没听懂。

        “他夸你很漂亮。”时微微在一旁给俞青葵解释。

        俞青葵就再次说了声谢谢。

        几个德国人都停下手里的事情,围了过来跟俞青葵说话,时微微就充当了翻译的角色。俞青葵感激地看了一眼时微微。

        “你不用谢我,”时微微看了一眼从换衣室走出来的时曜,“虽然我比时曜大九岁,但是我要喊他堂叔。”

        一旁的吴远笑嘻嘻地说:“那个……我比时曜大十二岁,但是他是我表舅……”

        俞青葵有些惊讶地看着时薇薇和吴远。想起要管时曜喊小舅舅的林小遇,俞青葵这才释然。

        时曜穿着一身无菌服出来,看了一眼吴远和时微微,说:“工作都做完了?一个个都这么闲?”

        吴远和时微微站起来,默不作声地回到工作台。

        时曜弯腰拿起俞青葵的书包,说:“走,带你去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是时曜的,有时候时曜忙得太晚,晚上甚至会住在这里。时曜说:“我要去忙了,你在这里写暑假作业或者学德语或者看书玩游戏都行。电脑密码是你生日。你别去无菌实验室,有什么事情去找薇薇或者吴远,过一会儿我来找你。”

        时曜说完,就把口罩戴了上去。

        “好。”

        时曜又把口罩摘了下来,在俞青葵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才一边戴口罩一边往外走。

        俞青葵抱着书包在转椅坐下,一边开电脑,一边打量着这间办公室。办公室的布置很简单,桌椅、沙发、茶几,还有一个衣柜。俞青葵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看见电脑旁有两个相框扣在桌子上。

        她拿起第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一家六口。俞青葵一眼就认出了时曜,照片里的时曜才五六的样子,仰着小下巴,一脸不屑又傲慢的样子。时曜现在的相貌和他小时候居然没什么变化。

        看着照片里小时候的时曜,俞青葵不禁笑了起来。

        俞青葵还认出了时妈妈和小小的林小遇。俞青葵猜了猜,猜到站在林小遇身后的一对年轻人应该就是时曜的姐姐和姐夫,而另一个年纪大的便是时爸爸。

        俞青葵把相框摆在一旁,拿起另外一个扣在桌子上相框。

        上面是她。

        ·

        俞青葵自学了一个单元的德语,把弄不明白的标记出来,等着询问时曜。她把德语书放在一旁,拿出暑假作业来写。

        暑假已经过去一半了,她得开始写暑假作业了。

        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时曜临走的时候说会过来找俞青葵,其实并没有来。

        俞青葵抬头,透过玻璃墙可以看见那些人都在做实验。而时曜一直都没从无菌实验室里出来过。

        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俞青葵有点饿。虽然时曜说有时候事情可以去找时微微或者吴远,但是俞青葵看见好像所有人都在忙,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们。

        “真奇怪,连厕所都不去吗……”俞青葵诧异地喃喃自语。

        她话音刚落,就看见时妈妈从无菌实验室里走出来。

        俞青葵愣了一下。

        这个样子的时妈妈和她上次见到的时妈妈有很大的不同。俞青葵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时妈妈的时候,时妈妈穿了一身得体的旗袍,踩着一双高跟鞋,显得很年轻、优雅。

        而此时的时妈妈把长发全部挽起来,穿了一身无菌隔离服,脸上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挂着优雅的笑容,而是特别严肃的样子。

        时妈妈对时薇薇说了两句话,就朝着时曜的办公室走进来。

        俞青葵急忙站起来。

        “阿曜这孩子真是的,你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时妈妈皱着眉,有些责备的样子。

        “没事的!”俞青葵急忙解释,“我在这儿待着挺好的!”

        时妈妈朝俞青葵招手,拉着她往外走:“一定饿坏了。我们这儿平时忙起来经常忘了吃饭,倒是忽略你了。”

        “没事儿的,我还不饿呢。”俞青葵急忙说。

        时妈妈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关无菌实验室的门,俞青葵望过去,看见时曜的背影。时曜手里拿着个试管,好像很认真的样子。时爸爸坐在时曜的身边,在写着什么。

        “都停下来,吃饭了。”时妈妈拍了下手。

        时曜回过头来看向俞青葵,他摘了手套匆匆出去,问:“是不是饿坏了?刚刚没腾出来时间。那实验得盯着,走不开。”

        “没关系的,你忙你的事情就好,不用管我的。”俞青葵甜甜地笑着。

        俞青葵第一次见到这样一群工作起来这么忘我的人,晚饭大家吃的都是外面,匆匆吃了几口就继续去工作。

        第二天再跟时曜过来的时候,俞青葵提前在书包里装了巧克力、饼干和面包,还有果冻、酸奶。

        俞青葵发现这里其实有厨房,只是大家都很忙,谁也没时间下厨做饭。俞青葵想了想,买了菜,撸起袖子下厨。

        其实俞青葵没怎么做饭,之前倒是一时兴起去烘焙班学过做饼干和蛋糕。不过她大概遗传了俞泽言的良好基因。菜刀和大勺一握,忽然就无师自通了。

        起先的时候,她还担心自己做的东西不和他们的胃口。可是没想到大家都很喜欢吃她烧的菜。尤其是那几个德国人连连夸奖俞青葵烧的菜味道很好。

        时爸爸在国外的时候时常在几个国家之间飞来飞去,可是他最爱吃的东西还是中国菜。之前年轻的时候还好一些,可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就越喜欢中国菜。

        每天到了吃饭的时候,时爸爸都眉开眼笑的。

        时曜开了瓶汽水递给俞青葵,说:“明天别做了。”

        吴远急忙插嘴:“为什么啊?”

        时曜瞪了吴远一眼。

        时薇薇朝吴远的头上拍了一巴掌,嫌弃地说:“你蠢不蠢,时曜这是心疼了呗。”

        俞青葵弯起眼睛笑着说:“我也做不了几天啦,我快开学就要回国了。”

        时曜偏过头看了俞青葵一眼,他最近太忙了,根本没注意到时间流走这么快。原来很快就要开学了吗?

        “阿曜,”时妈妈把筷子放下来,“剩下的事儿他们几个能做,放你几天假,多陪陪青葵。”

        时爸爸也拍了下时曜的肩膀,说:“去玩吧,最近不用你帮忙。”

        ·

        晚上的林荫小路很安静,时曜牵着俞青葵的手散步。

        “葵葵,以后我们养一只大狗吧。我们走在前面,它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

        时曜说。

        俞青葵笑着说:“狗?我还以为你会更喜欢猫呢。你家里那么多猫。”

        “都喜欢。”

        “那你怎么没有养狗?”俞青葵问。

        时曜想了想,说:“因为狗需要每天拎出来溜达啊。一个人懒得遛狗。”

        俞青葵将脚边的小石头踢走,小声说:“那以后我陪着你……”

        时曜停下来,双手缓过俞青葵的腰,将她拉到怀里,说:“葵葵,对不起这个暑假你过来陪我,我却没能抽出很多时间来陪你。实在是实验室那边太忙了。我爸最近几年都在研制一种药,你也看出来了他身体不是很好。我不忍心他人到晚年还每天都生活在实验室了。所以也跟着着急,想多帮帮忙。”

        俞青葵将脸贴在时曜的胸口,说:“你没有不陪我呀,你现在就在陪我散步呀。而且之前每一天我们都在一起的,虽然做的事情不一样,可是都在同一个地方,吃着同样的地方,一起来一起回家。这样真的很好……”

        俞青葵不由想起之前两个人两国分离时的日子。

        “但是……”俞青葵忽然变得有些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时曜问。

        她在时曜怀里扬起脸,问:“我……其实很早之前就想问你了……你是不是不会回国读书了?不会回国参加高考,也不会在国内念大学……”

        之前俞青葵就知道时曜的爸爸是很厉害的生化学家,一辈子搞科研,建树颇高。可俞青葵毕竟还只是个高中生,她知道科学家很厉害,却没有接触过,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厉害。

        这个暑假的接触才让俞青葵明白时曜到底是生活在怎样的一个家庭。时家人口庞大,每一个人都好厉害……

        那个原本在她眼里画画超级厉害的黑曜,原来不仅会画画。原来画画不过是他的一个爱好罢了。看着时曜曾经得过的各种科学类奖项。俞青葵慢慢觉得自己离他好远。

        尤其是时曜和别人说着她听不懂的东西时,这种感觉格外明显。

        时曜想了想,说:“还不确定。”

        “那这次你不会和我一起回去是不是?”俞青葵又问。

        “是,暂时走不开。”

        俞青葵将脸埋进时曜的怀里,有点沮丧地说:“时曜,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差劲怎么办?”

        时曜捧起俞青葵的脸,说:“差劲?谁敢说我家次次考满分的小青葵差劲,嗯?”

        “那也要看和谁比……”俞青葵还是有点沮丧。

        “也是。”时曜很认真地点头,“你这种学霸是不能和我这种学神相比的。”

        时曜挑了挑眉,做出骄傲潇洒的样子来。

        俞青葵皱了下眉,“哼”了一声,嘟囔:“我自己可以这么说,但是你不能这么说我的!我小心眼不爱听!”

        “好好好。”时曜笑,“再不说了。”

        俞青葵又踢了一颗小石头,说:“我走不动了,你背我!”

        “遵命,我的小祖宗。”时曜蹲下将俞青葵背起来,逆着风跑起来。

        迎面吹过来的风将俞青葵的长发吹得飘起来。她紧紧抱着时曜的脖子,将脸紧紧贴着他。在这异国的土地上,还未分别,俞青葵已经尝到了即将到来的相思苦。

        可是没有关系呀。

        当喜欢一个人后会变成一株向日葵,亘古不变地追随心中的曜阳。

        为了追随心中的曜阳,勇敢向上,努力变成更好的样子。

        ·

        开学了。

        六中所有老师和学生都发现了俞青葵的异样。

        以前的俞青葵是好学生,却并非那种永远埋首在题海里的笨学生。她会参加很多活动,会和别人一起玩闹,有时候上课也会走神开小差。

        然而现在的俞青葵变得更刻苦更努力。

        时曜不在的日子里,俞青葵是永远的年级第一名,没有人和她并列第一。

        六中的老师和学生们震惊地看着一次次的月考成绩中,俞青葵和年级第二名的分数差距拉得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