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校服与婚纱在线阅读 - 〖62〗

〖62〗

        “我听不懂!什么都感觉不到!”俞青葵并紧了双腿,嘴硬不承认。

        “是吗?”时曜低低笑了一声。他吐出的气息吹拂在俞青葵耳边,让俞青葵从耳朵尖儿开始发痒,一直到整半边身子都开始酥麻起来。

        时曜慢慢蹭了一下,又问:“现在感觉到了吗?”

        俞青葵咬着嘴唇盯着时曜,她紧绷的身子忽然放松下来,甚至伸出双臂环着时曜的脖子。她微微抬起头,在时曜的嘴角轻轻亲了一下,然后翘着嘴角浅浅地笑。

        时曜皱了下眉,问:“俞青葵,你在勾引我吗?”

        俞青葵点点头,笑着说:“可是你又不会把我怎么样。”

        时曜“呵”了一声,说:“你就那么确定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他的手慢慢滑到俞青葵的腰际,从她的睡衣里探进去,在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上轻轻划弄。

        俞青葵抿着嘴很认真地点头,说:“确定的,很确定!”

        时曜在俞青葵腰际搞乱的手一顿,他瞪了俞青葵一眼,闷闷地从她身上翻下去,四仰八叉地躺在她身边,没好气地说:“睡觉!”

        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别再招惹我了!”

        俞青葵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俞青葵转过身,手在一旁胡乱摸索着终于抓到时曜的手。她打了个哈欠,满足地说:“晚安。”

        “晚安。”时曜的声音还是闷闷的。

        没多久俞青葵就睡着了,睡着了的她不停地往时曜身上凑,像八爪鱼一样,手脚并用搭在时曜身上。

        时曜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低下头,在俞青葵的头顶轻轻吻了一下。

        ·

        再过两日,林小遇便回国了。

        俞青葵和时曜一起去机场接她。林小遇还是老样子,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走出来的时候,低着头。厚厚的刘海儿不仅遮着她的眼睛,还几乎遮了她小半张脸。偶尔有人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她侧着身子给对方让路。

        “小遇!”俞青葵踮着脚,隔着人海对林小遇招手。

        林小遇茫然地四处张望,在望见远处的俞青葵和时曜时,她青涩文静的脸颊上顿时绽出甜甜的笑容来。整个人的气色好像在一瞬间大变样。她总是这样,在外人面前十分怕生、害羞,可是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却总能展出不一样的一面来。

        时曜将林小遇接回家,亲自下厨给两个女生做晚饭。好在他这个小舅舅念在好久没见林小遇,又即将分开一段时间,他在下厨的时候才没有把菜肴全部做成酸甜口,做了两道林小遇平日里爱吃的菜。

        林小遇弯着眼睛吃着麻辣虾十分满足,虽然餐桌上十道菜里只有两道是她喜欢吃的……

        林小遇回来的第二天,时曜就要回德国了。俞青葵和林小遇一起送他去机场。时曜敲了敲林小遇的头,说:“好好学习,连重点班都考不上以后就别喊我舅了。”

        时曜一脸嫌弃。

        林小遇扁了下嘴,小声说:“不能看不起人的……我肯定能考进去……”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

        时曜又敲了一下她的头,然后才看向俞青葵。俞青葵一直安静地站在林小遇身边,来的一路上几乎也一直安安静静的,大多数时候都在听时曜和林小遇说话。

        时曜朝俞青葵伸手,俞青葵笑着将手递给他,又向他走了一步。

        时曜把她拉到怀里,下巴低着她的头顶,说:“记得要使劲儿想我啊。吃饭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想,学习的时候想,出去玩的时候更得想,记住了没?”

        俞青葵在他怀里十分认真地点头。

        时曜揉了揉她的头,双臂收紧抱紧了她一下,又不舍地松开。他拉着行李箱转身朝着安检走去。

        俞青葵望着时曜的背影,她的眼睛好像贴在了时曜的背上,她的心好像也跟着时曜一起走了。

        一旁的林小遇看了看远处的时曜,又看了看俞青葵,她揉了揉自己的头。时曜每次敲她的时候虽然控制了力度,可是她还是觉得有点疼的。为什么小舅舅总是敲她,可是对俞青葵的动作却不是敲,而是揉……

        林小遇泄气地低着头,一双脚尖相互碰着。

        哼,欺负单身狗。

        ·

        在期末考试之前只有最后一次月考了,而且还是五天以后。俞青葵开始花很多时间给林小遇补课。

        林小遇因为之前请假了近一学期的缘故,自然被“赶”出了重点班。俞青葵希望这次月考成绩公布之后,林小遇还能回来!

        俞青葵事先跟老师打好招呼,在一些大课间和自习课的时候,她会去林小遇现在在的五班给她补课。

        这一节大课间,俞青葵又抱着书来到五班,坐在林小遇身边给她补课。毕竟是高三了,即使不是重点班的学生也开始知道学习了,所以就算是课间,教室里也安静。有的学生趴在桌子上补觉,有的学生在做题,也有的学生三三两两小声讨论着真题卷。

        晋乙铭抬起头,望着坐在前几排的俞青葵背影。

        “乙铭?乙铭?”贾逸飞拍了拍晋乙铭的肩。

        “啊?”晋乙铭这才回过神来。

        贾逸飞伸出手在晋乙铭面前晃了晃,说:“嘿,你发什么呆呢。我喊了你五六声了。”

        “没听见!”晋乙铭随口敷衍了一声,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

        “你怎么了啊?哥们,有事儿您说话啊!”贾逸飞八卦地凑到晋乙铭身边。

        坐在前排的周笑回过头来轻咳了一声,给贾逸飞使了个眼色。贾逸飞不明所以地顺着贾逸飞的目光望向前面,便看见正在给林小遇讲课的俞青葵。

        贾逸飞一拍脑门,懊恼万分。

        周笑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声对晋乙铭说:“你别再想着她了,她都和时曜好那么久了……”

        “谁想她了!”晋乙铭猛地站起来。

        教室里的学生都奇怪地停下手里的事儿望向他,连俞青葵也回过头来看向他。

        晋乙铭看见俞青葵望过来,他一愣,脸上有些不自在。他什么也没说,从教室后门摔门出去。

        “晋乙铭怎么发脾气了?”林小遇问。

        “不知道。”俞青葵茫然地摇摇头。她重新坐好,给林小遇面前的练习册又向后翻了一页,说:“来吧,咱们继续。”

        ·

        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俞青葵比林小遇还紧张。她完全不关心自己的成绩,反而接着送作业去办公室的时候提前看了一眼全年级月考成绩排名。

        俞青葵从头开始往后找,越找心里越急。最后在第35名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林小遇的名字。

        俞青葵重重松了口气。

        林小遇考进重点班了!她开得眯着眼睛笑,立刻将怀里的作业放在老师的办公桌上,然后焦急地想要去五班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林小遇。

        临走前,她又回头看了一眼成绩单。她无意间看见晋乙铭的成绩居然在第39名。

        俞青葵愣住了。

        晋乙铭也考进了重点班?

        晋乙铭可不是那种什么都会不爱上课的学生,他是真的差生啊……在最初的惊讶之后,俞青葵又不得不开始佩服起晋乙铭来。想来这半年里,晋乙铭一定是相当努力才能把成绩提得这么快吧!

        俞青葵往外走,刚出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就遇见正要进办公室的晋乙铭。晋乙铭的脚步有些快,差点和俞青葵撞上。

        迎面看见俞青葵,晋乙铭愣了一下。他匆匆向后退了一步,挠挠头,说:“不好意思哈,我走路太急了。”

        “没事的!”俞青葵立刻摇头,“对了,月考成绩出来你知道吗?”

        晋乙铭摇头。

        俞青葵开心地笑起来,说:“你考进前40了,以后又要做同班同学啦!”

        晋乙铭看着俞青葵,没说话。

        “你进步速度好快的,好棒!”俞青葵浑然不觉,弯着眼睛甜甜地笑。

        晋乙铭望着俞青葵,这才笑了一下,说:“大、大概是运气好吧……”

        ·

        高三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尤其是年后到了下学期的时候,一眨眼就是一天,时间快得不够用。

        自习课上,俞青葵偷偷拿出手机来,翻开黑曜的微博。

        她现在开始上学带手机了,因为从几个月前,黑曜开始在微博上频繁地发布作品。

        ——薄荷少女。

        那个最初美好却不完整的故事终于有了后续。

        俞青葵放大黑曜的画。薄荷少女终于要回家了,回到了她的城堡。海岛上的城堡在天与海颜色相融时,自有一种瑰丽的浓墨重彩。

        俞青葵的指尖儿轻轻摸着画上的海色城堡,她听见自己的心在“噗通”、“噗通”地跳。

        为什么?

        因为喜欢吧。

        她还记得黑曜和她说的第一句话:

        黑曜大大的小迷葵:期待黑曜大大画完薄荷少女的第365天!

        黑曜:嗯。

        虽然只是一个字,可是俞青葵永远都记得黑曜对她说“嗯”的时候,她是多么开心!

        他早就答应了她,时隔这么久,他终于将《薄荷少女》画完了。虽然这段时间,两个人打电话的时候从来没有提过《薄荷少女》,他在微博上也只放画,不说话。可是俞青葵还是知道他就是为她画的。

        就是知道。

        俞青葵点了个赞,又如往常一样将时曜发的作品转发。不久之后,在她转发的微博下面陆续有了评论,并且评论增长的速度越来越快。

        自从她是俞泽言女儿的身份曝光以后,她的每一个举动都会被别人放大来挑剔。俞青葵没有点开那些评论,因为她就算不去看,也大概知道会有什么样的言论。

        生活这么美好,何必是看那些键盘侠阴阳怪气的言论。

        “青葵。”林小遇将手搭在俞青葵的肩上,然后在她身边坐下。

        俞青葵偏着头望向皱着眉的林小遇,问:“怎么啦?什么事儿惹你不开心啦?”

        “没有不开心,就是有点茫然……”林小遇耷拉着头。

        “嗯?说来听听?我帮你一起想!”

        林小遇没说,反而问:“青葵,马上就要高考了,你有没有想过报考哪个学校?读什么专业?”

        “想过的,我想去桐义大学。”俞青葵说。

        这话正好被经过过道的乔明月听见,她急忙说:“青葵,虽然桐义大学也算是全国top3的大学,可毕竟不是第一啊!以你的成绩明明可以去更好的大学啊!”

        苏晓灿也凑过来,问:“青葵,你该不会是因为时曜被保送那桐义大学,所以你才想去吧?可是时曜应该不会去桐义大学念书,直接在国外留学吧?”

        俞青葵急忙摇头,解释:“不是你想那样。虽然桐义大学不是国内排名第一的大学,可是法律专业却是top1呀!”

        “你想读法律专业?”乔明月睁大了眼睛,“多枯燥啊……”

        “是的,学法律。”俞青葵郑重点头。

        她希望自己可以在将来为法律出一份力,让法律法规变得更完善,让那些网络上的人不敢再轻易侮辱、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