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校服与婚纱在线阅读 - 〖63〗

〖63〗

        “学法律很辛苦的,我听一个邻居姐姐说法律专业的书超级厚的!每天都在背诵!”苏晓灿说。

        乔明月也跟着说:“青葵,我也觉得你不是太适合学这个专业呀。那些法官不是特别严肃吗?总是板着脸,好凶的样子!”

        俞青葵托着腮,笑着说:“明月,你这是刻板印象,是不对的。”

        她们在讨论的时候,林小遇一直安安静静地没说话,等苏晓灿和乔明月结伴离开教室,林小遇才说:“青葵,我相信你!只要是你选择的,我都支持你!”

        俞青葵弯着的眼睛里笑意更浓了几分,她问:“那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林小遇皱着眉,眼中又流露出一种迷茫的神色来。

        俞青葵掰着手指头对她说了几个专业,问:“你觉得这几个怎么样?”

        林小遇挠了挠头,说:“不知道……好像都不怎么感兴趣……”

        林小遇看着俞青葵,忽然下定决心:“要不然和你一起去学法律算了!”

        “可是你喜欢这个吗?”俞青葵摇摇头,笑着说,“也不要急,慢慢想就好。”

        几个女生的讨论,被晋乙铭听见,并记下。

        ·

        复习的时候,总希望高考晚一点再来,毕竟还有那么多知识没有掌握。学习累了的时候又恨不得高考早一点来,早考早解脱。

        各种期盼的、畏惧的、向往的、担忧的……复杂情绪交织下,高考终于到了。

        一早,俞泽言就在厨房里忙活,给女儿做一顿丰盛有营养的早餐。米盈静重新检查了俞青葵的证件和笔、橡皮,然后走进厨房将俞泽言做好的东西一件一件摆在餐桌上。

        俞青葵坐在餐桌前,眼睁睁看着俞泽言把一个装满鸡蛋的白盘子摆在她面前。俞青葵数了数,诧异地发现是七个半。

        “爸,怎么是七个半?你该不会是要都吃了吧……”俞青葵惊愕地望着爸爸。

        俞泽言将豆浆摆好,说:“你们高考满分不是750吗?你一只鸡蛋咬一口,意思一下,给老爸考个满分回来。”

        “爸,这是高考!不是高一高二满分100分的月考!”俞青葵严重抗议。

        米盈静在一旁笑着摇摇头,说:“其实也不难,葵葵你忘了你参加竞赛有20分的加分。”

        俞泽言坐下,把话接过来:“就是,所以你只要考730就够了。”

        俞青葵用筷子戳了戳面前的白鸡蛋,闷闷嘟囔:“不知道是谁当初说不要整天学习多培养点兴趣爱好,分数一点都不重要……”

        “不一样、不一样,谁叫咱闺女太优秀,把学习当兴趣爱好,兴趣这个东西也是应该出类拔萃的。”俞泽言把装着鸡蛋的盘子往俞青葵面前又推了推,“吃,不爱吃就咬下来再吐出来。”

        俞青葵:……

        俞泽言说:“好好考,考好了爸爸送你一屋子bjd娃娃当奖励。”

        “爸……”俞青葵皱着眉看他,“我念幼儿园的时候你都不会用这种激励方法,这是怎么了……”

        在教育俞青葵的方式上,俞泽言从她小的时候就采取和她好好讲道理的方式,很少用这种做到了某件事就用物质来换的方式。是以,俞泽言这么说,俞青葵才感觉好奇怪。

        米盈静笑着说:“你爸逗你呢,你忘了后天是你生日。”

        俞青葵恍然。后天,是她的十八岁生日。俞泽言的确从来不用物质奖励的方式送俞青葵东西,可是俞青葵每一年的生日礼物都会很认真地准备。

        她急忙站起来,跑到俞泽言身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爸爸!”

        临出门前,俞青葵借着重新检查学具的理由钻进小书房里。

        “葵葵,妈妈已经给你检查一遍了。”米盈静在客厅里喊。

        俞泽言冲她摇摇头。

        米盈静愣了一下,立刻了然。

        俞青葵钻进书房并不是为了检查学具,她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手机来。

        时曜:加油啊,小笨葵。

        俞青葵:我才不笨,哼。

        俞青葵望着手机很久,有一句想问,也不敢问。

        过了一会儿,她盯着对话框最上面的“正在输入”,心里开始有了期待。

        时曜:明天下午回国,如果不晚点,应该来得及去接你出考场。

        终于等到了想要的话,俞青葵笑着将手机放回抽屉,翘着嘴角往外走,心里满满的欢喜。

        俞青葵的考场被分到了一所小学,俞泽言和米盈静亲自送她去考场。

        看着女儿和其他学生一起走进考场的背影,米盈静有些感慨地说:“一眨眼,葵葵都要十八岁了,真的是大姑娘了。”

        俞泽言若有所思地看着米盈静的侧脸,说:“小静,给葵葵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应该特别一点。”

        “我们不是已经为她准备了吗?”米盈静问。

        俞泽言靠过去,将胳膊搭在米盈静的肩膀上,笑着说:“我觉得咱们的葵葵特别想要一件东西,对你这个做妈妈的来说特别简单,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给她。”

        米盈静不解地望着他,说:“俞泽言,你好好说话,别卖关子。”

        俞泽言示意放在车前面的包,米盈静将包拿过来,翻了翻,翻出了两个人的户口本。

        “我觉得咱们的葵葵更想收到咱们的结婚证书。”

        米盈静笑着将两个户口本放回包里,放着俞泽言,说:“俞泽言,你难道忘了咱们的赌注?可不许玩赖。”

        “我当然记得啊!如果你做生意成功了,那我就重新追求你。如果你做生意失败了,那你来倒追我。可是……你说你的花店到底算成功还是失败啊?”俞泽言望着米盈静的眼中含着浓浓的柔情,恨不得把她永远装在眼中。

        米盈静目不斜视地望着前面,说:“自然是成功了,我活得好好的呢!”

        “哦……”俞泽言假意思考良久,“可是据我说知,你花店的生意只能算勉勉强强,而且在之前生意惨淡的时候,幸好有一位严先生每日光顾你的花店,所以你的花店才能渡过难关。”

        米盈静把户口本扔到车前,没好气地说:“俞泽言,你还没老呢,要不要整日这么啰嗦!赶紧开车!”

        “开车?去哪儿?”

        “民政局!”

        ·

        俞青葵进到考场,按照黑板上的示意,找好座位。她把东西摆好,环顾四周,居然一张熟悉的脸孔都没见到。她正这般想着,只见晋乙铭走进教室。

        晋乙铭看见俞青葵也愣了一下,颇为意外。

        而且更巧的是,晋乙铭的座位居然在俞青葵的后面。

        监考老师拿着试卷袋进来,俞青葵和晋乙铭也没什么话,点头笑了一下,各自坐好,准备考试。

        考试的时候,晋乙铭抬头,望着坐在他前面的俞青葵很久。

        ——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在同一间教室了。

        ·

        最后一科考完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俞青葵匆匆收拾东西,她没有像其他学生那样讨论高考的题目或者报考志愿,而是急匆匆地出了教室,朝校门口走去。

        时曜说过,他会来接她。

        俞青葵走到操场一半,望向校门口黑压压的人群时,一眼就看见了时曜。在她心里埋了半年的想念顷刻之间涌出,变成漫天的欣喜。

        她小跑着朝时曜跑过去,扎起来的马尾一甩一甩的。

        时曜伸出双臂,将俞青葵抱在怀里。惹得校门口的家长频频瞩目。

        即使害羞如俞青葵也顾不得别人的目光了,她只要紧紧抱着时曜的腰,将脸埋在他的怀里,仔细去闻他身上的味道。

        许久之后,时曜才牵起俞青葵的手,说:“走吧。”

        “嗯。”俞青葵也不问去哪儿,紧紧拉着时曜的手不肯松开。

        时曜先开车带着俞青葵走了一条她陌生的路。这个时候,俞青葵才反应过来,问:“时曜,你要带我去哪儿?对了,我有跟爸爸妈妈说今天你会来接我,可是我没有说不回去。”

        “没事,你跟你爸妈打过招呼了。”

        “哦……”俞青葵应了一声。

        她忍不住偏过头,静静望着时曜的侧脸。时曜勾起嘴角,任由她打量。

        红灯了,时曜停下车,他转过头,凑过去,吻上俞青葵的唇。

        左右都是车,俞青葵有些不好意思,双手抵在时曜的胸前,可是又忍不住把他推开。

        时曜的吻由浅转深,带着点肆意的疯狂。

        正当俞青葵忘记抗拒、忘记身在何处时,时曜忽然松开了她。

        俞青葵茫然地望着时曜,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是绿灯了……

        俞青葵朝前坐好,目不斜视地望着前面的警察叔叔,可是她脸上的红晕出卖了她。

        时曜从镜子里看见她红红的脸,他笑了一下,伸出手,用指腹轻轻抹过她湿漉漉的唇瓣儿。

        车外人行道上的一个老爷爷看着车里的时曜和俞青葵,皱了眉。

        俞青葵鬼使神差地咬了一下时曜的手指头。

        ·

        时曜把车开到一个俞青葵陌生的地方。俞青葵陪着他下了车,看见停在前面的直升飞机。俞青葵对这个直升飞机有点印象,知道是爸爸送给时曜的。

        “怎么带我来这里啦?”俞青葵问。

        时曜牵着俞青葵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不是带你来这里,而是要用它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

        时曜指了一下前面的直升飞机。

        登上飞机,俞青葵有些稀奇地四处张望,她之前坐飞机都是客机,还从来没有坐过这种直升飞机。她观摩完,忍不住问时曜:“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呀?”

        时曜摇头,不肯说。

        等到飞机飞上天空的时候,俞青葵又问了好几次,每一次时曜都只是笑而不答。

        “真的不能告诉我?”俞青葵偏过头来,揪着小眉头。

        时曜笑着望她,见她好奇得不得了,才忍不住说:“送你个生日礼物啊。”

        “什么生日礼物?”俞青葵好奇心更浓烈了,眼巴巴地瞅着时曜。

        时曜摇摇头,这次是真的什么都不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