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校服与婚纱在线阅读 - 〖65〗

〖65〗

        11月份,筹办了许久的社团文化节终于举行了。

        社团文化节不仅是展示各社团的风貌,最重要的是关系到每年的纳新,于是不管是活跃的、还是蛰伏许久的社团,都沿着长长的路搭设了属于自己的帐篷。音乐灯光映得天空格外炫目。

        距离这里最近的宿舍楼里,陈梦梦早就心痒难耐了。

        “校草付宇是篮球社的社长,今天肯定会在楼下!啊啊啊!我要去看帅哥!”陈梦梦捧着一颗少女心站在了林小遇面前,“小遇,你来陪我好不好?”

        林小遇裹着厚外套被陈梦梦拉了出来。

        刚出了宿舍楼,震耳的音乐就冲进了耳膜,陈梦梦兴冲冲地拉着林小遇就往篮球社那里去。

        然而,篮球社那里,已经挤满了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个人才挤了进去。

        “哇!”陈梦梦顿时眼睛里冒星星。

        付宇跟几个高大的男生在玩儿球。

        是的,在玩儿球。篮球在他们的手指上翻飞,就像是玩儿笔一样,格外地轻松。随着他们的动作,女孩子们甚至一阵阵惊呼。

        而在最中央的付宇则是他有些无奈……

        他们隔壁的摊位就是街舞社,音乐灯光加上帅哥美女,那叫一个人声鼎沸。篮球社相比之下就显得冷冷清清。

        几个兄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想出这个主意,用篮球耍帅!吸引人流量,再给介绍篮球社。不然,篮球社传不下去,可怎么对得起上一任的学姐学长呦……

        在付宇看来,篮球是用来耍帅的吗?

        然而为了纳新,只能……忍了!

        陈梦梦看得尖叫连连,被挤到最前面的林小遇定定地看着付宇,心底有些不以为然,这就是陈梦梦口中说的校草?看上去,也不怎么帅嘛……

        一阵萧瑟的冷风吹过,林小遇顿时打了一个喷嚏,眸子里顿时盈满了泪水。她裹紧了外套,她这个弱弱的体质,真是有些无奈。

        正在羞耻中的付宇刚刚表演完,就看到旁边一个裹着厚外套的小姑娘定定地看着他,黑长直的头发,湿漉漉的大眼睛,眸子里含着隐约的泪光。

        那一瞬间,他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成为背景,他的眼中,只有那个泪满盈眶的小女生。

        她……该不会是暗恋他吧?

        张启已经兴奋地开始发传单了,“欢迎大家加入我们篮球社啊!”围观的人顿时很感兴趣地接过了传单。

        付宇刚想迈步,就被张启塞了一满怀的传单,“社长,交给你了!”

        付宇再一抬头,那个女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

        第二天,医务室。

        林小遇的鼻子红红的,她今天早上一起来嗓子就干痛,还一直打喷嚏。下了课之后,她就来了医务室。

        一量体温才发现,竟然已经烧到了四十度。林小遇只好晕晕乎乎地躺在床上打点滴。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小遇的一瓶点滴才打完,护士给拔了针,她从床上坐起来,准备穿外套回去上课。

        此时,听到外面有推门而入的声音,一个格外清爽的男声说,“医生,麻烦你帮我开瓶红花油。”

        “摔伤了?”

        “打篮球碰着了,不碍事儿。”

        林小遇一听到篮球就生气,都是因为看篮球,才又感冒了!

        她穿好了外套,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对着医生到了谢,正要离开,就看到刚才的男生定定地看着她。

        她一怔,这不是陈梦梦的男神付宇吗?

        眼神只是接触了一瞬间,她微微低下头,推开门离开。

        付宇怔怔地看着女生离开,下一秒,医生将开好的单子递给付宇,“去拿药吧!”

        “哦……好,谢谢医生。”

        他这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将单子攥在了手心,鬼使神差地跟上了女生。

        路过了医药室,他看都没看一眼,满脑子里只想着:

        ——卧谈时候自己还笑话室友的搭讪,现在自己竟然也想搭讪了!天啊!

        林小遇走得不紧不慢,她刚刚输了液,虽然烧退了,还有些虚弱。

        付宇本来满心在想怎么跟林小遇搭讪,跟了一会儿,眉头就皱起来了,这个女生,刚才在输液是吧?生病了为什么不往宿舍楼走,反而还要去教学楼呢?

        就在那一瞬间,付宇眼尖地看到林小遇腿一软,他连忙冲过去,堪堪扶住了女生。

        林小遇脸色通红,她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你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站不稳……可能是因为生病吧……”

        大长腿的男生站在林小遇面前,用手揉了揉鼻子,轻咳一声说,“那个,留个微信呗?”

        林小遇一愣,抬眼看着刚才扶了她一把的男生,“……啊?”

        ……

        期末考试,十个投球。男生的投球本就比女生要好很多,为了尽量公平一点,男女生两个人各一组,取最高分为两个人的分数。

        体育老师按照男女生名单一一分组,一男一女都分好了,名单念到最后……

        剩下林小遇一个女生。

        体育老师为难地说,“就剩下你一个人了,要不然……你随便找个男生来?”

        林小遇扫了一眼拿着篮球都练起来的同学,微微低头,“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轮到林小遇了,十个球,怎么就这么难呢?

        林小遇怎么都投不进去。

        她的额头上沁了汗珠,这下糟了!期末考试成绩要零蛋了!

        正在焦急的时候,听到陈梦梦一声惊呼,她下意识地抬眼看去,就看到一个穿着篮球衣的高大男子直直地走向他们班这边。

        两个人的眼睛对视,付宇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格外泰然地向着体育老师走去。

        一向严肃的体育老师不知道怎么,对于付宇却格外地和善。

        林小遇只是遥遥地看到付宇对着体育老师说了些什么,然后体育老师讶然地看着林小遇,笑着摆了摆手。

        随后,付宇转身向着林小遇走来。

        林小遇怔怔地看着付宇,不知道他到底搞什么幺蛾子。

        因为生病,林小遇的脸显得格外地白皙,付宇笑了笑,从她纤细的手中拿走了篮球,然后站在了林小遇的身边。

        “等等……你要干什么?喂,我在考试呢!”

        付宇气定神闲,大长手一用力,刚才林小遇怎么也使唤不动的篮球,已经稳稳当当地从投篮圈里跳出来,落在了地上。

        付宇低下头,看着皱起眉头的小姑娘,笑着说,“我跟老师说了,你的投篮,我包了。”

        这话一说,围观的几个女生顿时起哄起来,“林小遇,你什么时候把校草给拿下来了?”

        什么啊?林小遇的脸顿时红了,她刚要说不要,在她身边的付宇已经迈起来大长腿捡篮球去了。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九个、十个!

        一个不少!全都投中了!

        体育老师慢悠悠地拿着记录本过来,慢悠悠地在本子上林小遇的名字那里写上了“100”,然后点了点头,“嗯,林小遇满分。”

        说完,他看了看林小遇,林小遇顿时更羞了。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很主动的人,因为太过害羞,甚至不想去麻烦同学。现在付宇帮她过了体育期末考试,她心底更是难安。

        更让她难安的是,是身边同学的起哄声。

        篮球场的那边,付宇的同学在呼唤他,他笑着对林小遇摆了摆手,迈起来大长腿跑向对面。

        林小遇怔怔地看着付宇的背影,咬了咬唇,也跟了上去。

        默默注视这一切的体育老师笑了笑,摇了摇头。

        刚才,付宇过来说要与林小遇一组,他讶然地说,“可是,你不是林小遇班里的人啊!”

        付宇格外自信地笑了笑,“可是,我是家属啊!”

        体育老师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轻咳一声,“好了,考试结束,下课了!”

        同学们都三三两两地离开了,他遥遥地看到不远处林小遇与付宇站在一起,两个忍站在一起,格外的和谐。

        而他们的身后,是格外温柔的阳光。

        “年轻,真好啊……”他摇了摇头,走向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