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怎敌她蛇蝎为心在线阅读 - 八十三章 激怒

八十三章 激怒

        宋怀宇眸中寒意凌然,他拂袖踏入阁内,满地破碎了的阳光,墨暖的身形猛地一晃。

        见到眼前的渐近的身影,墨列颓然的脊背忽然就直了起来,他缓缓起身,看着宋怀予,挑眉向他:“你是来跟着这个毒妇,送我的?”

        墨列从小与宋怀予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宋怀予的脾气性格,便专门说难听的话来讥讽他。

        而一旁的墨暖,纵使她见过再多的大风大浪,却还是止不住的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震荡。

        此时此刻,她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

        柏酒则担忧的上前一步:“宋公子。”

        几人对峙,没有一人率先开口出声,墨列干脆好整以暇的坐下,“怀予兄,站在你面前的这位墨暖,你的未婚之气,就是我们的杀父仇人。纵使你只是我们家的养子,你应当还记得我爹娘对你的养育之恩吧?”

        而宋怀予的声音冷冷的:“自然。”

        墨暖愣了一会儿,实在不知宋怀予要做什么,她的脑海中闪过诸多猜想,而耳边不断响起墨列的讥讽。

        处境反而变得难看起来。

        谁人都知道,宋怀予和她是因为什么分散的。

        高傲如她,最终愈发的恼怒,嗓音从喉咙里飘出来:“你来想做什么?”

        她仰起头,脊背挺的愈发的直,就连嗓音也稳稳当当,丝毫不愿意露出半点的软弱不堪。

        他紧紧的盯着她的面庞,侧身迈开一步横在了墨册的面前,一字一句道:“放过他。”

        墨暖对上他的眼睛,似是不解:“防过谁?绍酒的杀身仇人?”

        宋怀予的脸上似有隐忍的怒意,明明前些日子他们还在酒楼把酒言欢好似和好,好似过往种种并没有什么血海深仇。如今却又变成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

        他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几乎是她光滑的额头就能抵住自己的下巴的距离,须臾间就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离。

        宋怀予一把拉住她的手,紧紧地攥着:“你杀了他的父亲在先。”

        墨暖忽而一笑,眼中似有什么晶莹闪过:“所以是我在全家和睦,父慈子孝的时候,做了这种不忠不义的事,挑起了战争?”

        她心中突然就涌起了无数的委屈和酸楚,内心有一股声音在止不住的嘶喊,明明是他们!是他们先开始的!!!

        那段骤然失去父母之后的昏暗日子,那段大伯步步紧逼,族老毫无一人相帮的危难日子,那段她哭都没有时间没有地方的暗无天日的日子,难道,是她先开始的吗?

        她猛然抬头,暗哑的嗓音荡在半空,“那是他活该。”

        她露出一个灿然的笑,看向墨列,声音轻轻的:“知道你的靠山王尚书是怎么一病不起的吗?是因为……”

        “墨暖!!!”宋怀予发出了低吼,那是裹挟着愤怒,毫不掩饰的宣泄与口。

        这是宋怀予第一次,对她发了火。

        他愤怒地声音似乎还没有完全从屋中弥散,墨暖猛地抬头,对上他的视线,眼中是不可置信。

        落日西斜,金灿灿的余晖洒在屋子里,残红遍地。两个人僵持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从画里拓下来一般。

        多少年的春夏秋冬和时光倏忽而过,宋怀予从来都是那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对她。

        无论她做什么,在严重,也不过眉头皱上几分。绕不过她的一撇嘴皱眉,宋怀予又好声好气的陪着笑。

        即便是那年,那样肆虐的大雪,都没有他如今这般的脸色难看,态度之恶劣。

        墨暖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几乎是在瞬间就做出了反应,她唇齿相机:“宋公子这是来发善心来了?”

        她的声音难得的这样尖利,调子拐着弯的带着讥讽,“早说宋公子这么善心,当年我和我弟弟被逼无奈就要被扫出家门的时候,你在哪?你怎么没劝劝你的好养父,能够对我们姐弟二人高抬贵手?”

        她笑道:“哦,我忘了,你劝过,只可惜你们一家子人只有你宋怀予这个养子是个大善人,其他人巴不得斗一个你死我活。”

        她一番话说得极快,这是难得的锋芒毕露,就连脸上都激动得开始曼起一抹浓艳的红色,“怎么,如今你倒是又开始向我这边求情,只可惜绍酒生来下贱卑微,她死的时候没什么人求情。我不是没给过他墨列报仇的机会啊?他杀错人了,那就成王败寇直接认栽啊!宋公子在这里义愤填膺什么呢?要来治我墨暖什么罪啊?”

        墨暖笑得越来越开,眼中却愈来愈额冷。

        这幅样子落在宋怀予眼里,他一言未发。

        宋怀予慢慢松开了她的衣袖:“墨暖,你性子偏激毒辣,当年种种,若没有你的选择,不会到现在这一步。”

        屋内登时静谧,就连墨列都一时间没了反应,看看墨暖,又看看宋怀予。

        墨暖点了点头,“这么多年,你终于将心里话说出来了?”

        她眉眼松开,声音压得柔柔的:“依我看,宋公子说的这话还不够,不如我替公子来说。我墨暖,蛇蝎心肠。”

        她看着他铁青的脸,越想越好笑,几乎笑出声来:“宋怀予,你知道我的,杀了一个就有第二个,将来说不定还会有第三个……”

        她的一番戏谑的态度将他激的更怒,他眼中腾起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神色,连嗓音的冷意都辨不真切:

        “墨暖,你太过怨毒。”

        她的声音飘飘渺渺,像这个万水千山般的远,“你才知道么?”

        日光斑驳,阁内的桌椅影子倒在地上,投在了他们的身上。宋怀予缓缓抬起手,横在了墨列的面前:“你欠我的,今天还了吧。放他一命。”

        “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她抬头望向他,似是看一个从来不认识的陌生人那样的妥帖、大方、端庄而又虚伪。她盈盈一笑,可话还没说出口,墨列忽然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眼泪横流。

        笑声戛然而止,他站定了身子,直直的看着墨暖与宋怀予,突然就从嘴里挤出一抹难看而又带的几分得意的笑,就像是地狱归来的鬼混,眼神阴惨惨的。

        就那么直勾勾的望着墨暖。

        墨暖被那眼神渗的脊背冒汗,她头一次的,萌生了退意。

        而宋怀予却悄无声息的往她的身前侧了半步。

        忽然,墨列猛地伸手,一把拿起桌子上的酒壶,仰起头来,潺潺清酒悉数灌入喉中。

        宋怀予反应过来,急步去夺,可为时晚矣。墨列心满意足的擦着嘴站定,脖颈间还残留着酒的流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