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媳妇只想离婚在线阅读 - 第218章 成功架起一条鸿沟

第218章 成功架起一条鸿沟

        秦河的语气越发冷厉:“对云朵来说是皆大欢喜就够了,我帮我老婆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你为了那云朵竟然利用你自己的事业?”

        秦河深呼吸:“有人想要我手里的研究结果不是今天才有的,早就有了,因为谁早一天研究出来谁就能得到国家更多研究经费的支持。

        而且还能参加学术领域的各种排名,是香馍馍,好多心术不正的人在虎视眈眈。

        对方一直没出手,我每天必须要提心吊胆防备着。

        所以我就主动了点,和警察合作,用假的成果吊出了简安,有什么不妥当?

        至于你来兴师问罪!”

        之前云朵还担心秦河忙活了那么久要前功尽弃了,现在不用担心了,原来简安之前偷走的是假的。

        “我不是兴师问罪,就是难过,没想到你竟然利用我,你计划好了一切,让那云朵还因此白得了一个工程队,只有我像是傻子一样,以为帮你找到了偷东西的人,没想到……”

        “本来也没想利用你,是你非要往前窜的,校对数据这事儿本来用不着你,是你非要主动去的,无非是想着从中发现点什么,好找云朵的麻烦。

        不仅如此,之前你就找过云朵了,苛责云朵给我惹了麻烦。

        我就奇怪了,谁给你的权利,让你没事儿总是找云朵的不自在。

        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够清楚了,没想到你非要装作看不懂,那我只能按照自己的办法来了。”

        “你完全可以先告诉我,简安偷走的是假的……”

        “告诉你?你还会去报警吗?你是看到云朵从简安手里百得了一个工程队,认定了是云朵偷了我的东西给了简安。”

        云朵就说秦河怎么就肯定会有人报警,原来他早就算好了一切。

        从没关严的门缝里,云朵能看到廖文静双手垂着,紧紧地攥着,可以想见秦河的话对她的冲击有多大。

        不过云朵一点也不同情她。

        有的时候她这样的人还不如简安呢,简安是坏的光明正大,可是廖文静呢?

        处处打着为你好的幌子来满足她的不甘心!

        自己家,云朵不想这么在外面听,刚要进去,听到廖文静颤声问:“你还是怪我当年拒绝了你,对吧?”

        秦河无语极了:“多少年陈芝麻乱谷子的事儿,我早就忘了,你也没那么重要!”

        “但是你对我很重要,我当年为了不让你去下乡,你知道我做了什么吗?竟然还赌气下乡去了,你只知道我拒绝了你,您难道就不想想我为什么……”

        秦河不耐地打断她:“我的确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不管你做了什么,都不过是你自己的自我感动罢了,我没让你做。

        后来我去插队,我承认多少有赌气的承认在,但是我不后悔,不后悔去插队。

        因为不去插队,我就不会认识云朵!”

        “呵呵,那云朵……”

        云朵实在不想听下去了,推门进去,佯装没听到他们刚才说了什么。

        “文静姐来了?怎么了?吵架了吗?”

        云朵没事儿人一样的态度本来就刺激到了廖文静,更不要说秦河看到云朵的慌张,让廖文静越发的歇斯底里。

        “秦河,你就那么在意她吗?”

        “我老婆,我当然在意了。”

        “你不觉得她虚伪吗?刚才咱们的话她明明听到了,却装作没事儿人一样。”廖文静看着秦河用手指着云朵,愤怒质问。

        明明是个学识不错的高级知识分子,可是却越来越胡搅蛮缠,云朵实在是看不惯。

        更不要说这还是自己家了,廖文静一个外人这么委屈至极的样子实在让人烦躁。

        云朵说:“我不装作没事儿人难道你想我质问你,为什么跑到我家来发疯吗?你和秦河你们俩以前也许感情不错,可是那终究过去了,或者你非要我们俩离婚了你就高兴了?”

        “你还想着你们和和美美的吗?”廖文静冷笑。

        秦河快烦死了,他走到云朵身边揽着云朵的肩膀:“今天高兴,出去吃吧,儿子说她想吃深城招待所那里面的西餐了,狠狠心带他奢侈一把。”

        “高兴吗?”廖文静冷笑。

        秦河说:“我们先走了,一会儿你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上。”

        “当年为了不让你去下乡,街道主任的儿子非要我……我不从,他就用强的,后来我要去报警,他威胁我说,要是去报警了,让你也倒霉……我没办法,就一直忍气吞声……”

        秦河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僵住了,云朵也愣了半天,之后不可思议的转身。

        “是不是都说是我爸当年护了他们家不少?是啊,我爸是护了不少,但是我爸就是一个副的,他能做的有限,要是不是我当年忍气吞声……”

        人都是冲动的,廖文静也是如此。

        她被秦河对云朵的感情刺激了,说出了当年不堪的事情,可是说出来她就后悔了。

        这么多年她没说,她就是不想用这事儿来让秦河内疚。

        没想到一冲动,还是说了!

        她刚要道歉,秦河缓缓转身:“真的?”

        没了以往看向自己的冷厉,廖文静心底刚升起的那点内疚也烟消云散了,她说:“真的,不信你可以问秦雪。”

        秦河当下跌跌撞撞地走到电话旁边,拿起电话就要给他姐秦雪打电话,云朵阻止了他:“家里的电话打不了长途,只能接。”

        电话吧嗒一声掉了。

        云朵捡起来放好,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廖文静。

        真是厉害的人!

        她不仅成功地在自己和秦河之间架起了一条鸿沟,还让自己不能有任何的抱怨和不满。

        毕竟廖文静的牺牲真的是很大!

        云朵更是无从指责,因为人家藏在心里这么久没说,就是不想说,谁让她和秦河刺激了她呢。

        真正应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廖文静看着内疚至极的秦河以及不发一言的云朵,茶里茶气道:“事情早就过去了,如果不是话赶话说到这儿了,我绝对是会让这事儿烂在心里的。”

        “可是你并没有让这事儿烂在心里。”云朵没忍住。